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自取其辱迎來一連串打臉; 武力犯台,國軍擁四大優勢,共軍面臨八大掣肘

有意將SARS病毒武器化;海底撈錄視頻傳回中國,港股遭腰斬,56天內市值暴跌2000億;中共使館辦「想像中國」畫賽結果事與願違。抵制?阿迪達斯在華銷售漲156%。中共報復澳洲,鐵礦石飆升天價;三星與台積電的差距還在擴大;

自從拜登政府上台後,中共武力犯台的問題隨之成為輿論熱點。國軍有哪些優勢?共軍有哪些掣肘因素?看看軍事專家提供的詳細分析。

實錘證據現身!中共軍方科學家曾討論將SARS病毒武器化,並斷言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生物戰」。

大家都知道中共蠻橫、囂張,動輒制裁報復別國,但最後卻往往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近日,中共與土耳其當局合作主辦「我想像的中國」繪畫比賽,結果事與願違,土耳其民眾痛批中共在新疆犯下的種族滅絕罪。

遭抵制後,阿迪達斯一季度在華銷售漲156%。北京報復澳大利亞,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結果鐵礦石飆升天價。

科技新聞,三星與台積電的差距還在擴大。

預言生物戰:中共軍方科學家曾討論將SARS病毒武器化

據澳大利亞媒體調查記者周末報道稱,中共軍方科學家數年前曾討論將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冠狀病毒武器化,並在一份文件中概述他們的想法,文中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使用生物武器,而且致勝的核心武器將是生物武器。

5月8日,周末澳大利亞人報(The Weekend Australian)指查證後報道,這份文件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科學家和中國高級公衛官員在2015年所撰寫;美國國務院官員調查2019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起源時,於去年5月取得這份文件。文件中形容SARS冠狀病毒預示了「基因武器的新時代」,還說它們可經「人為操縱成為新興人類疾病病毒,然後變成武器,以前所未見的方式釋出」。

據悉,英國國會下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和澳大利亞國會情報及安全聯席委員會主席派特森(James Paterson)認為,這份文件引發外界對中國在中共病毒起源資訊上缺乏透明度的嚴重關切。

這份文件所列的18名作者當中,有些是中國公衛和軍方高層。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國防大學追蹤系統,其中10名作者是與西安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該校的國防研究水準被列為「非常高風險」,包括醫學和心理科學研究。

文件中也提到美國前空軍上校安斯可夫(Michael J. Ainscough)有關衝突模式和生物武器的研究,作者們據此推斷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生物戰」,而且致勝的核心武器將是生物武器。

中共若武力犯台,專家:共軍無法速戰速決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評估中共6年內恐攻打台灣。戰略專家揭仲表示,中共若想武力犯台,無法達成速戰速決的要求。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5月8日在台北舉辦「你的戰略,我的家園(二)島鏈戰略中的一個島——從軍事看海峽兩岸」講座,由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長蘇紫雲主持。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主講。

揭仲指出,中共為了避免強敵軍事干預或給連鎖效應提供足夠的時間,共軍強調必須速戰速決,力爭最短時間瓦解國軍有組織抵抗的效果。

揭仲說,首先中共認為國軍有強大戰略預警,使得共軍在準備武力犯台階段就會被國軍發現,也就是沒有戰略奇襲的可能性。

其次是國軍聯合制壓作戰,有從本島跨海打擊中國大陸東南駐軍目標的能力。

第三是國軍整個聯合防空體系作戰能力很高,對共軍空中進犯部隊造成很大危害。

第四是共軍認為目前國軍防衛體系做得還不錯。所以現階段中共若想武力犯台,國軍的行動會對共軍造成很大的傷害。

他說,中國學者也承認現階段共軍的問題也不少。包括共軍在關鍵戰力上,航艦戰鬥群預警範圍小、打擊能力低;空中加油能量嚴重不足;海洋監視與追蹤覆蓋率不足。在第一波兵力投送能量需求上,估計約4-6個旅與標準的空中及海上投送合計約12到15個旅的主力還有明顯差距。

另外,他說,中國學者指出共軍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不足。包括2020年11月7日才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聯合作戰綱要》試行,還需逐次完善新一代《聯合作戰條令》與《戰備工作條例》等基本制度。各軍兵種戰術網路還未完全整合。指參人員也還無法完全勝任現代化的聯合作戰。

揭仲指出,中共武力犯台能否速戰速決,關鍵其實不是看擁有多少飛機、航艦及導彈,最關鍵還是看整個後勤動員與速度。根據中共學者估計認為當中共武力犯台時,需進行中長程投送的兵力高達數十萬人。所將消耗龐大各種物資近3千萬噸,油料超過580萬噸。合成旅在登島作戰階段,每天光是汽油與柴油需求量,估計高達63萬公斤。

他說,「但除了龐大的物資之外,還要考慮傷員的問題。」中國學者估計「海上作戰部隊」傷員比例約為13%~17%,「空中作戰部隊」約為8%~11%,「陸上作戰部隊」約為5%~8%,「導彈作戰部隊」約為4%~6%,總傷員估計至少約12萬人,重傷病員估計至少6萬人,常備藥材足以應付40多萬部隊持續作戰30多天。

揭仲說,有這麼龐大的物資要去運送,中共估計需要火車3,100專列、汽車110萬車次,空運2,200架次,海運至少7,800艘次,更難是要怎麼樣能迅速、及時、精確,且川流不息地輸送到成千上萬個補給點,可以想像是多麼複雜的工程。

他表示,目前共軍在後勤動員面臨幾個問題,包括既有後勤保障網鏈與戰略方向不符,所以這幾年才開始要對後勤動員保障體系進行大規模調整;還有國防動員體系調整2018年下半年才開始也沒多久,到目前為止共軍未正式實施過大規模的跨海戰略投送演練。因此他認為共軍短期內若想武力犯台,除非台灣民心士氣非常脆弱,否則共軍無法達成速戰速決的要求。

蘇紫雲表示,在作戰層面也恐有問題,共軍各類新型號裝備是否具備「初始戰力」(IOC)仍有疑問,且品質性能也出現弊端,包括戰甲車防護力,作戰機發動機壽命太短等問題,都是要命指標。

蘇紫雲說,最重要是在台海、南海等預設戰場,屬於科技密集的海空作戰環境,對初具規模的中共海空軍,恐怕是一場科技戰的電磁夢靨,戰場偵測與指揮鏈恐將遭美軍完全制霸。

自取其辱!中使館辦「想像中國」畫賽,但畫風走偏

近日,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為了紀念中土建交50周年,與土耳其當局合作主辦「我想像的中國」繪畫比賽,沒想到當地民眾紛紛上傳維吾爾人受到迫害的圖片,痛批中共在新疆犯下的種族滅絕罪。

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和土耳其教育部近日以當地中學生為對象,聯合主辦「我想像的中國」繪畫比賽。但沒想到,「#我想像的中國」(#hayalimdekicin)很快成為社交媒體推特上的熱門主題標籤,不少用戶紛紛上傳圖片,揭露維吾爾族人在新疆所遭受的殘酷迫害,以此向中共抗議。

圖:2021年2月26日,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中共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前抗議

這些圖片的創作內容包括:新疆集中營里正在遭受酷刑的藍衫男子、披着五星旗紅袍的人用手摀住維吾爾女孩的口鼻、家中大人全被關進集中營的男孩獨坐家中哭泣等。也有網友上傳維吾爾人作證的視頻,控訴他們在新疆的家人遭到迫害;還有人上傳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的畫作。

土耳其前外長和總理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glu)也在推文上傳了一張他人畫作,諷刺中共。推文寫道:「親愛的孩子們,把從我們祖先土地上拯救兄弟姐妹的夢畫出來,然後送去參賽。大聲說給那些不想聽的人!」

另有土耳其網友留言寫道:「我想像的中國,就是強制婦女墮胎的地方。」「我想像的中國,這個政權把孩子與家人分離,讓無辜的人悲痛欲絕,把父母關進納粹集中營,破壞我們的家庭!!」「如果你想聽土耳其年輕人想像的中國,讓我們來提醒你:結束種族滅絕、恢復民族與宗教自由、立刻清空關押數百萬人的集中營。」

還有網民呼籲學生參加比賽,「用數千張圖片描繪出中共對我們親戚施加的酷刑和種族滅絕」。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9/1590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