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天亮:馬雲和溫家寶被封殺理由一樣 中共高層現嚴重分歧

章天亮:溫家寶被封殺其實跟馬雲被封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它反應出現在中共高層出現了嚴重的分歧。

章天亮溫家寶被封殺其實跟馬雲被封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它反應出現在中共高層出現了嚴重的分歧。(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中共官方4月10日通報稱,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罰款182.28億元人民幣。這是中共實施「反壟斷法」以來的最大罰單金額,也是當局針對阿里與創辦人馬雲的又一新動作。

前中共總理溫家寶3月下旬起,在澳門媒體發表追憶母親的長篇連載文章。溫感言,「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溫的文章被微信禁止分享,媒體轉載也被刪除;溫家寶言論被嚴控。有分析認為溫家寶是藉此文表達對習當局不滿。

「溫家寶被封殺其實跟馬雲被封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它反應出現在中共高層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溫家寶的發言恐怕跟現在的香港局勢是有關係的,也跟習近平明年準備聯任總書記有關。溫家寶可能會很後悔2012年他當時非常堅決地支持了習近平。」——章天亮

馬雲被整治是因得罪了習近平,溫家寶被封殺也是

4月15號《金融時報》刊登了一篇文章,講馬雲如何成為了習近平的敵人。其實封殺理由跟溫家寶差不多,溫家寶被封殺也是因為得罪了習近平;馬雲被封殺,也是這個原因。

《金融時報》的文章說,馬雲在2015年的時候踏入高層,曾經陪同習近平訪美。但是他的鋒芒太露,搶了習近平的風頭,導致了報復。這個說法跟《華爾街日報》不同,《華爾街日報》的說法是,阿里巴巴的攤子鋪得實在太大,從電商到金融,從媒體到娛樂,所以讓習近平感到了威脅。

當然,一件事情發生的原因不可能只有一個,我覺得兩份在英文世界非常有影響力的報紙,是在說同一個問題的兩個側面,都是很有道理的。我們以前的節目曾經談到過《華爾街日報》的說法,也提到過馬雲的背後有一股西方左派勢力的支持。

這裏我們來說一說《金融時報》的說法。外邊普遍認為,馬雲因為去年10月份在上海陸家嘴經濟論壇發言的時候,得罪了習近平。但是事情不這麼簡單。《金融時報》說馬雲和中共高層的磨擦是由來已久的,特別是馬雲在國際社會大受歡迎,比習近平還要受歡迎,所以習近平對此根本就無法接受。

形若木偶的中共高官對比人性活絡的馬雲,西方更歡迎後者

中共高層一般來說都是非常死板,不苟言笑,照本宣科,他們其實像機器一樣。這也沒辦法,如果你在官場中鋒芒太露,很有可能就會受到各方勢力的抨擊。因為你言多必失,就是沒毛病也能挑出毛病,何況如果你要說很多話,那很容易就被政敵攻擊,除非你在高層有非常強硬的後台。像當時朱鎔基是因為得到了鄧小平的強力支持,否則他也很難出頭的;溫家寶當時是得到了宋建的支持;包括胡錦濤也是一樣,所以如果你沒有這樣的後台,如果你鋒芒太露是真的很成問題。所以中共官場上的人為了自保,通常他都把自己的思想藏起來,而是看上級怎麼講。特別是當中央出現意見分歧的時候,就要看風向,然後決定站在哪一邊,所以他們講的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講的話。

那麼西方人看到中共領導人這些表現的時候,覺得他們像木偶一樣,所以當西方人一旦看到某個人能夠展現出人性的時候,印象就會非常好。當然這不是說中共的領導人像朱鎔基本人多麼有魅力就是多麼有魅力,他只不過是比其他官員稍微好一點。但是像胡錦濤、像習近平都不是這樣的人。所以當馬雲和習近平同時出現在一個舞台上的時候,大家當然願意聽馬雲說。馬雲這個人很風趣幽默,畢竟他能夠做這麼大的生意,他的見識、眼光,他對事物的看法,包括他的直覺、他流利的英文,甚至打太極拳、拍電影,甚至他還會變魔術,就是他在公開社交場合,比習近平給人的感覺要好得多,更受到歡迎。所以習近平心裏面肯定會覺得是不痛快的。

中國和西方企業家人際與社交關係的迥異生態

《金融時報》講了一件事:中國每年在烏鎮舉辦「世界互聯網大會」,前幾年開這個大會的時候,來的人都是屬於級別相當高的人,是屬於國際上大佬級的人,當然中國的大佬們也會去。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互聯網大佬們在一起吃飯,叫「烏鎮之夜」,就像華山論劍一樣,參加的人物像馬化騰劉強東雷軍、丁磊等等。到2017年時,已經舉辦了很多屆大會,在這些頭面人物里,獨獨缺席了馬雲,而且連續缺席了四年。記者問馬云為什麼,馬雲就說沒有人請他,也不知道這件事。但是後來馬雲說,如果他要是想真的舉行這樣一個宴會,那麼來的人就不是這批人了,什麼總統、總理之類都會來。他還問:你信不信。還跟記者挑戰了一下。

其實我不清楚馬雲和那些互聯網大佬們的私人恩怨,因為中國有句話叫「同行是冤家」,馬雲一度是中國首富,如果說這些互聯網大佬們對他羨慕嫉妒恨,我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大家看到中國的企業家,他的人際關係和西方有很大的不同,西方的企業家們互相之間有一種合作的關係,大家互相之間搞這麼一個圈子。而在中國,你搞這樣一個圈子就很危險,就像馬雲搞一個湖畔大學,中共覺得你是不是要變成「東林黨」;你培養一些商界的成功人物,它會覺得你是不是籌謀「篡黨奪權」,它會懷疑。

西方的私營企業家跟誰合作、不跟誰合作是他們自己決定,根據業務開展情況來做決定,中國卻不是這樣。整個中國的經濟它是共產黨控制的,所以你跟誰合作、不能跟誰合作,是中共高層來決定的。所以在這樣一個環境下,與其你跟其他別的企業家搞好關係,不如跟中共官員搞好關係,特別是跟政治局常委搞好關係。所以這些中國企業家們,這些創始人們,他們的交往熱情就不是那麼高。

《金融時報》:2018達沃斯晚宴就已註定了馬雲的下場

馬雲顯然是一個很驕傲的人,雖然不知道馬雲是否是一個有神論者,但是我們確切知道他是共產黨員,理論上來說,應該是一個無神論者,無神論者其實難以保持一顆謙卑的心態。有神論的人他會覺得在上帝之下,我們人都很渺小,因為你人生不過百年,你和這個宇宙的時間、永生的神相比,那你實在是太渺小了。你在人間幹的事業再轟轟烈烈,在神里看不值一提,就像是我們人看一個小螞蟻,你也不過是一隻螞蟻而已。

所以有神論的人,他會有一種謙卑的心態,但是無神論的人,他容易自我膨脹,甚至想做這個世界的主宰,特別在中國那個環境下,權力、錢幾乎是可以帶來一切的,所以馬雲在那裏,走到哪兒都是享受國王一般的待遇。《金融時報》說他自我膨脹,這也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所以當時當記者問到烏鎮晚宴的時候,馬雲就說我沒考慮參加,也沒人請我。然後他說,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我想開飯局,我請到的都是世界級的精英。這是2017年烏鎮大會時馬雲說的話。

幾個月之後的2018年1月份達沃斯論壇,馬雲就擺了一場世界級的大飯局:當時在達沃斯論壇首日的夜晚,他宴請了30多位他在各個國家的老朋友,國王、王后、總統、總理、首相和三位國際組織的負責人,還有像比爾蓋茨這樣眾多的西方頂級商業領袖。馬雲跟他們一塊吃飯,談笑風生。當時參加達沃斯論壇的還有一個人,是習近平的心腹劉鶴,劉鶴都沒有受到馬雲的邀請,你想劉鶴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馬雲和各國的元首交際看起來很熱鬧、很熟絡,他的英語又流暢,講話又風趣幽默,所以西方政治圈和經濟圈的高層,對馬雲的印象相當好。

我們想,如果馬雲交往的是王子、總理之類的,他想起習近平的時候,會不會覺得習近平這個人有點土得掉渣?非常有可能。當時在達沃斯晚宴之後,馬雲又坐自己的私人飛機飛到了法國,在法國他購買了城堡和葡萄園,會見泰國總理、以色列總理、約旦國王之類的。那年他在海外度過了半年多的時間,各個國家之間穿梭訪問。

所以中共高層對他就越來越不安,覺得他的影響力太大了,不光是國內有影響,國際上也有影響力。馬雲在公開場合和私人場合說的話,可能都讓中共感到很尷尬。馬雲有時候旅行結束之後會被叫去談話,按照《金融時報》的說法,那天達沃斯晚宴就已經註定了馬雲的下場。前段時間阿里巴巴被罰款182億,那頓達沃斯晚宴就是128億的一個晚宴,實在太貴了,當然實際情況可能比我們知道的更加複雜。

兩種不同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間也存在衝突

我曾經說過,西方左派對國際秩序,對未來世界新秩序,他們有他們一套想法,他們搞的是文化馬克思主義,它是一種意識形態;中共搞的是無產階級專政式的馬列主義,它跟文化馬克思主義不是一回事。

文化馬克思主義主要是想通過文化的方式,把社會一步一步地變成共產黨國家。中共搞的其實是一種列寧式政黨,是講暴力革命的,其實馬克思暴力革命講得不多,列寧講的是通過一個政黨組黨的方式搞暴力革命,去顛覆現行的制度。它跟西方這種漸進式通過文化的方式來顛覆現行制度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思路。所以這兩者互相之間也是有衝突的。

《1984》的作者是喬治奧威爾,其實他本人是有一點傾向文化馬克思主義的,雖然他的《1984》這本書對共產黨的描述簡直是入木三分,而且極具預見性,但他其實本人還是對社會主義有好感,它是一種漸進式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的想法。所以,兩種不同的社會主義,它們之間是互不相容的。所以西方左派他們有一套對國際新秩序的看法,中共有一套對國際秩序的看法,是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

習近平整治馬雲的三大原因

馬雲的思想跟參加達沃斯論壇的西方左派的精英們更加一致,就是說在這個全球化4.0的時代,國際秩序應該是什麼樣的,馬雲的想法跟習近平也是不一樣的。總結起來馬雲倒霉,可能是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就是馬雲搶了習近平的風頭。其實中共領導人在外面可能會很受尊重,紅地毯、禮炮、三軍儀仗隊之類的,但是其實人家尊重的不是你,尊重的是你的這個地位。假如說胡錦濤現在到西方去旅行,不會再有這樣的待遇了,因為你不再是國家元首了,你受到的歡迎禮遇也會降低很多。

馬雲他得到這些東西,至少有一部分是跟他的個人魅力有關係,跟他個人的成功是有關係的,所以馬雲得到東西跟他本人有關。而習近平得到的東西跟他本人基本無關。你不用說習近平了,換個人坐在他那個位置上,來到其它國家也是一樣接待,因為人家看重的不是你這個人,看重的是你的位置。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他知道馬雲比他風光,比他受歡迎,整治馬雲這可能是他的妒忌心的一種表現。

第二個原因,就是馬雲搞的文化馬克思主義這一套和西方左派搞的這一套,跟習近平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設計是不一樣的。

第三個原因,就是馬雲跨界,從金融到電商,從媒體到娛樂等等,他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這也是習近平不能容忍的。

這就是習近平整治馬雲的三大原因。

為什麼說溫家寶會後悔當初支持習近平

我們再來分析一下關於溫家寶為什麼後悔支持習近平。這裏涉及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就是習近平當時是怎麼上位的。

2012年,中共官場圍繞習近平上位這個事,發生了一次大地震,那就是薄熙來被抓,後來甚至導致周永康被抓。在「改革開放」之後,第一次有政治局常委級別的人落馬,包括徐才厚郭伯雄,中央軍委副主席級別的人落馬。當時為了抓薄熙來和周永康,高層的阻力非常大,所以這個事能做成,跟溫家寶有很大的關係。

溫家寶當時是豁出去了,就是死也得把薄熙來整下來,死也得把周永康整下來。他做這個事當然也是為了他自身的政治安全考慮,但是他客觀上是幫了習近平,而且當時習近平並沒有露出他真正的對中國未來社會的構想。所以習近平上位之後,我覺得溫家寶會非常地失望,因為溫家寶有一個很大的擔心,就是「文革」再來。

2012年3月,溫家寶作為總理在最後一次新聞發佈會上,特別警告「文革」餘毒的問題,所以溫家寶也因此是一定要打薄熙來的。習近平當時雖然沒有搞「唱紅」,但是習近平提出一個問題,他說「兩個30年不要互相否定」,就是「文革」之前的30年和「文革」之後的30年,不要互相否定,他有一種變相地為「文革」翻案的意思。

「文革」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領導幹部終身制,毛澤東就是做黨主席做到死,現在習近平要繼續做總書記、做國家主席,包括搞流氓外交、香港問題等,這都是溫家寶痛心疾首的。溫家寶就發文章,借回憶自己母親為名批評習近平。結果溫家寶的文章就被封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3/1584207.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