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中共好戰史上的三種侵略模式 美軍警告背後的情勢

—中共好戰的歷史與現狀

作者:
美國軍方權威機構的警告說明,中共的核潛艇活動已經讓美軍感到,那不是常規的演習,而是有備戰甚至作戰演練,也就是為動用潛艇發射核導彈做準備。這種核威脅行動,中共不會報導,美軍也不會報導;然而,沒有報導,並不等於平安無事。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屢屢發飆。

 

過去兩個月來,中共對周邊國家的軍事威脅和與美軍的海上對抗,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危險階段,中美冷戰和雙方海軍的演習不斷升級。中共的好戰是一時判斷錯誤,還是其傳統的延續?中共對美國的核威脅是真是假?這是中共點燃中美冷戰之後,值得思考的重要問題。

一、美軍的大規模軍力展示和當局的軍費壓縮行動

去年上半年以來,中共通過一系列對美國的核威脅行動,點燃了中美冷戰。面對這種複雜而危險的局勢,國際上出現了兩種簡單化的認識。一種認為,拜登當局不願增加軍費、擴軍備戰,中共就可能為所欲為;另一種則認為,美軍枕戈待旦,其它受中共威脅的國家可以高枕無憂。這兩種看法都忽視了問題的另一個側面,美軍確實在努力展現對中共的威懾力量,而拜登當局卻設法遏制美軍的這種努力。

今年以來美軍對中共的備戰和防範型威懾不斷加強,美國海軍已將現有的航母艦隊和兩棲打擊群絕大多數都調往東亞地區,來增加這一地區的防衛力量。最近羅斯福號航母編隊用3個月的時間,先在南海與從中東地區調來的尼米茲號航母編隊共同演習;然後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北上巴士海峽,再沿菲律賓以東海域一路南下,駛到南半球印度尼西亞的南部海域,威懾在那一帶為中共核潛艇測量航道的船隻;最後從印尼西部的印度洋海區穿過馬六甲海峽,走了一個360度的大圓圈航程,重回南海,再與從中東調來的馬金島兩棲打擊群聯合演習,震懾中共海軍在南海國際水域大規模造島建海軍基地的行動。這種針對一個挑起冷戰的核大國的軍力展示,是二戰以後從未有過的,比美蘇冷戰時期雙方的海軍對峙規模更大。由此可見,美國軍方對當前中美冷戰狀態下中共的軍事威脅是何等警惕。

但另一方面,行政當局對軍方的這種努力不但不以實際行動加以鼓勵,反而設法「拖後腿」。美國海軍官網4月9日報導,美國軍方提出的下一財政年度所需要的軍費預算是7,530億,但拜登當局提交給國會的國防部軍事預算只有7,150億美元,比目前財政年度的實際軍費支出7,316億減少2.3%;考慮到物價上漲的幅度,下一年度的軍費縮減幅度實際上將達到5%以上。再考慮到民主黨控制的聯邦眾議院可能進一步削減行政當局提交的國防預算,而拜登當局正在大手筆地為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花巨額支出,就可以發現,當局並非缺錢缺到不顧美國的國家安全而砍軍費的程度。軍費不足的根源在於,民主黨及拜登當局對中共的綏靖企圖十分明顯。

二、台海危機國際化

南海只是中美軍事對抗的一個方面,中美冷戰之下,台灣首當其衝。那台灣所面臨的中共軍事威脅有多嚴重?

今年3月台灣的國際戰略學會與國際研究學會發佈了一個民調。此民調顯示,63%的民眾認為,中國不會攻打台灣。這個民調無疑是有缺陷的,它應該把對應答者提出的問題分成兩個,即中共想不想攻台,和中共會不會攻台。很顯然,動機願望與現實可能性是兩回事,公眾對這兩個問題的認知肯定會有差別。中共會不會攻台,不取決於它想不想,而取決於它能不能。

中共是否想攻台,看它的戰備和軍事威脅就一清二楚了。當它出動航母編隊到台灣東部擺出一個包圍台灣的姿態,當它在福建不斷增強軍力的時候,就可以明確地作出判斷,那都是武力威脅台灣的動作。如果它判斷武力準備之後,攻擊台灣並不會給自己帶來危險,它的下一步就可能進入實戰準備了。但今天的台海危機已經不再是兩岸關係問題了。中共去年上半年對美國的三項核威脅行動點燃了中美冷戰,對美國來說,美蘇冷戰結束後30年裏,印太地區的和平局面已經被中共的擴軍備戰和對外擴張完全打破了;在這種情況下,台海危機不再是兩岸之間的問題,而且與美國的國家安全厲害相關。可以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與台灣進入了同命共險的命運共同體。

從軍事層面講,中共一旦控制台灣,美軍就無法再有效防衛第一島鏈,而只能退守第二、第三島鏈,那樣就無法有效遏制中共利用核潛艇在中太平洋或東太平洋海域威脅美國的戰略企圖。從經濟層面來講,一旦台灣被中共控制,整個東亞地區都可能陷入中共的軍事包圍之中,而日本和韓國的國家安全就會失去保障。在經濟全球化的格局下,東亞地區被中共管控,全球經濟都會陷入巨大的危險之中。所以,不光是美軍現在明確表示,要幫助中華民國維護安全,日本也看到了這一點,菅義偉首相訪美,其重要目的就是與美國溝通協作,來協防台灣。因為一旦台灣被攻克,日本就陷入了嚴重困境,日本現在也和台灣、美國一樣,成了同命共險的命運共同體。

正是台海危機的國際化,反而讓多數台灣民眾發現,台灣的安全得到了相當大程度上的國際保護,上述民調中61.1%的受訪者人認為,美國會對台灣加以防衛並幫忙。

三、中共的侵略傳統

中共從來就不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政權;相反,它實際上一直想用武力來實現其國際野心。這種野心不只是對付台灣,它認為佔領台灣是「內政」,不是國際目標;它的國際野心是像蘇聯那樣,把其它國家變成自己的勢力範圍。中共參與的對外侵略活動可以分為三種:第一種是中共軍隊直接進入外國,參與他國內戰,比如韓戰;第二種是使用所有手段去武裝、供應其它國家的代理人軍隊發動該國內戰,比如越南戰爭;第三種是直接與鄰國交戰,比如上世紀70年代末期的中越戰爭。

中共建立政權之前就開始介入周邊國家的內戰,其目的是扶持親中共勢力,擴大中共的勢力範圍,這是韓戰爆發的原因。中共建國後先在越南策動獨立戰爭,60年代又推動了越南內戰。除了韓戰和越南內戰這兩場導致美軍介入的戰爭之外,中共還和印度、蘇聯、越南爆發過邊境戰爭,也大規模炮擊過金門島。可以說,對中國的周邊鄰國來說,一個共產黨極權政權從來是好戰的,亞洲現代史上,除了發動二戰的大日本帝國那樣的法西斯政權,幾乎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那樣,對周邊國家的侵略以及與周邊國家的軍事衝突反覆發生。

本世紀初,中共在韓戰中不只是出動志願軍與聯合國軍作戰,而且在朝鮮內戰爆發前一年就提前派出中共軍隊,作為北韓發動南侵戰爭的主力。沒有中共為北韓提供具有實戰經驗的步兵主力,北韓根本沒有大規模地面戰爭的作戰能力,當時北韓自己的步兵從無實戰經歷,也沒有戰術和戰斗方面的戰場操練。中共出動步兵到北韓,幫助北韓準備內戰,發生在1949年,距離韓戰爆發還有一年。

我曾主編的《當代中國研究》雜誌2000年夏季號發表過牛津大學政治學博士徐澤榮的論文,標題是「中國在韓戰中的角色」。他在文中介紹,林彪的四野1949年夏天從南下作戰的部隊中抽調了3個師又2個團(番號是156師、164師、166師),全員滿裝進入朝鮮,編入北韓軍隊,佔北朝鮮軍隊人數的46.5%。北韓靠這些中共軍隊,1年後發動了韓戰。

1949年斯大林給毛澤東划過地盤:越南離蘇聯太遠,蘇共不熟悉,而越共歷史上和中共密切,所以印支半島就劃給老毛經營。二戰結束後法國恢復了對越南的殖民統治。中共建國後,1950年7月上旬二野名將陳賡以首席軍事顧問的身份,指揮經過中國整訓的越共軍隊打擊法軍。中國向越南提供了大量軍事援助,各種槍支11萬6千支,各種大炮4,630門和大批通訊、工兵器材及糧食、被服、醫藥等軍需物資。中共先後派出防空、工程、鐵道、後勤保障等支援部隊共23個支隊,共95個團另83個營,總計32萬餘人,最多的時候一年達17萬人。中共的強力支持使越共擊敗了法軍,佔領了北越。

四、越南戰爭的中國角色

上個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的越南戰爭,其實完全是中共策動的。當時南越的越南共和國並不想進攻北越,但毛澤東卻想讓越共佔領南越,為此使用了中國的傾國之力,武裝和供應越共部隊,與援助南越的美軍打了一場震動世界的越南戰爭。

斯大林死後,毛澤東想當國際上共產黨國家的精神領袖,為此就要和莫斯科在共產黨政權與民主國家的國際戰略上一較高下。當時蘇共提出要和平、不要戰爭的對外戰略;而毛澤東就偏要在越南製造代理人戰爭,以此證明他的「武裝奪取政權」的戰略可以用到世界各國,這樣來壓倒莫斯科。於是,印度支那半島就被老毛變成了第二個朝鮮半島。

蘇共第一書記赫魯曉夫下台後秘密撰寫的回憶錄寫道:關於毛澤東,有一點我能肯定。至少在我認識他的時候,他爆發出一種急不可待地要統治世界的願望,他的計劃首先是統治亞洲,然後是別的國家。他的沙文主義和驕傲自大使我打了寒顫。我記得,有一次在北京我和毛澤東穿着游泳褲躺在游泳池邊上討論戰爭與和平問題。我說:「以前用拳頭和刺刀解決紛爭的時候,誰的人多、刺刀多,結果的確不一樣……現在有了原子彈,雙方部隊的數目對真正力量的對比和戰爭的結果就沒有意義了。哪一方的部隊愈多,它的炮灰就愈多。」而毛澤東卻說:「你們只要挑動美國人動武就行了,你們需要用多少個師來打垮他們,我們就會給你們多少個師——100個、200個、1,000個,都行。」我竭力向他說明,只要一兩枚導彈就能把中國全部的師都炸成粉末。但我的爭辯他連聽都不聽。

毛澤東在中國三年大饑荒之時,罄盡國力發動了越南戰爭,之後又把美國和蘇聯拉進了這場代理人戰爭。這場越南戰爭完全是中共發動和支撐的,沒有中共提供軍火及其它巨額援助,越共根本無力持續戰鬥。美軍是中共發動越南戰爭後才被動介入的。1964年7月老毛對北越大使說:「如果美國人轟炸越南北方或在越南北方登陸,我們就要打了,我們的軍隊想打仗了。我們去你們那裏,跨一步就到了」。中共對北越的軍事援助和部隊訓練從上世紀50年代末開始,於是北越軍隊奉命發動了越南內戰;中共的援助到1964年12月升級到了頂點,那時中共與越共簽訂了軍事協議,中共派遣30萬軍隊(5個步兵師和5個高炮師)開赴北越,代替北越軍隊承擔其國防,讓北越軍隊全力投入在南越的作戰。

1968年越共在南越投入了大部分主力部隊,卻被美軍打垮,越共不得不與美國在巴黎舉行雙邊會談。據越共總書記黎筍回憶:中共施加壓力說,「你們不能坐下來和美國談判。你們必須把美國部隊牽到越南北部來和他們作戰。」當時越共軍隊在軍火、後勤等方面由中共全力供應,北越的防空則由中共和蘇聯承擔。據中共官方數據,為了這場越南戰爭,中國向越南無償提供了巨額數量的武器裝備和作戰物資,包括飛機179架,艦船145艘,坦克、裝甲車、履帶牽引車1,044輛,汽車16,333輛,火炮37,500餘門,槍支216萬餘支(挺),炮彈13億發,壓縮乾糧、副食品15.3萬餘噸,以及大量工兵、通信、防化器材、裝備零件、軍需被裝及其它物,總價值達200億美元。

由於美國1971年開始和中共接觸,老毛為了應付蘇聯的軍事威脅,投入了美國的懷抱,於是越南戰爭以美軍撤出收場,越共佔領了南越。老毛與「帝國主義頭子」談上了「戀愛」,結果是撕碎了老毛的「世界革命」理論,這套毛式說法成了其它共產黨國家的笑柄;而在許多西方國家的極左派心目中,毛澤東則從「世界革命」的「大英雄」變成了大叛徒。中國民眾犧牲了自己的生活,為越南提供巨額援助,最後越南與中國反而變成了冤家。因為中共把越共視為手中的「木偶」,要放出去才放,要收回來就收;而越共頭子的心思和被斯大林打壓的老毛一樣,所以越共不但沒因為中共援助他們佔領南越而感謝中共,反而對中共讓他們當炮灰打美軍,又掉過頭來和美國勾結充滿恨意。所以越共後來就和中共翻臉,上世紀70年代末終於爆發了中越戰爭。

五、中共對美國的核威脅是真是假?

今年2月3日美軍戰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Charles Richard)在美國海軍的權威雜誌Proceedings的2月號發表文章,呼籲美國軍方和聯邦政府領導人要設法阻嚇中國咄咄逼人的行動,包括正視核戰爭的現實可能性。他表示,美國與中國爆發核戰爭存在真實可能,中國已開始以冷戰高峰期以來從未見過的方式積極挑戰國際規範。理查德認為,如果美國官員放任不管,中國最近的行動將增加大國危機或衝突的風險。

美軍戰略司令部是負責冷戰狀態下對敵國實行核威懾的機構。它是美軍一體化司令部(聯合作戰司令部)之一,負責空間作戰、信息作戰、導彈防禦、情報偵察監視、全球打擊、戰略威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等領域。它組建於1992年,繼承美蘇冷戰時期的戰略空軍司令部,並在2002年合併了美國太空司令部。查爾斯·理查德將軍指揮的這個機構負責整合和協調指揮及控制能力,為總統、國防部長提供最準確和及時的信息。由於他的機構將美國傳統的核指揮和控制任務與空間任務、全球打擊、全球導彈防禦、全球指揮、控制、通信、電腦、情報、監視和偵察(C4ISR)相結合,所以,關於中共是否會動用核武器,民主國家裏誰也不可能比他獲得更多、更準確的資訊;也只有他知道,如果中共可能動用核武器,美國要如何防範。現在他發出上述警告,可見情勢不容樂觀。

美國軍方權威機構的警告說明,中共的核潛艇活動已經讓美軍感到,那不是常規的演習,而是有備戰甚至作戰演練,也就是為動用潛艇發射核導彈做準備。這種核威脅行動,中共不會報導,美軍也不會報導;然而,沒有報導,並不等於平安無事。美軍戰略司令部司令這樣的核大戰指揮員不會輕而易舉地信口開河;既然他開口說了,就意味着美國軍方掌握了確切的情報並作出了這樣的判斷;而且,這個判斷在美國軍方高層是有共識的,若軍方高層對此有意見分歧,顯然這位司令是不能這樣寫到文章里公開發表的。

這篇文章本身也是對中共軍方的最嚴厲警告。中美冷戰狀態下,美國不會主動發起對中共的核攻擊,但美國不會對中共的核潛艇反覆試圖進入中太平洋、用核導彈威脅美國的行動和計劃熟視無睹,一定會採取一系列防範監控措施,而這些防範監控措施必然引起中美兩國海軍的潛艇和反潛飛機的反覆較量。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2/1583924.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