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萬人上訪幕後 天津事件真相

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創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誣陷法輪功。為了澄清事實,消除該文的惡劣影響。4月18日至24日,天津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前往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

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創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誣陷法輪功。為了澄清事實,消除該文的惡劣影響。4月18日至24日,天津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前往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網絡圖片)

1999年4月23日晚九點左右,夜色完全籠罩了天津。空氣中的涼意陣陣襲來,讓人不經意間就會打個哆嗦。張麗華騎着自行車匆匆從天津教育學院回家。她加了件暖和一點的羊絨衫,很快就又騎着自行車匆匆奔天津市委大樓的方向而去。

出門前,張麗華心裏掠過些許憂慮,她交代了先生一句:今晚再去市政府,不知道結果怎樣,也可能會被他們抓……

22年前,張麗華,親歷了天津教育學院打人、抓人事件,此事件直接引發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信訪辦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因此,天津事件,又被稱為「四二五」中南海萬人上訪的幕後「導火索」。

近日,現旅居新西蘭的張麗華向大紀元分享這段經歷時,往事一幕幕又清晰地浮現在她眼前。

圖為2020年12月,張麗華攝於新西蘭基督城。(受訪人提供)

人生低谷之際遇到法輪功

1999年,張麗華修煉法輪功才一年。那時候,她每天騎着自行車到天津市和平區的煉功點煉功。那裏人多的時候,大概有一百人。

雖然,她還算是個新學員,但她心裏非常清楚,法輪功給自己帶來了什麼。

用張麗華自己的話說,修煉法輪功之前,那正是她人生的最低谷——經濟、身體和精神狀況最不好的時候。

1998年,她從天津一家國營企業的進出口部門的業務員職位下崗、失業在家已經一年;當時,家裏房子拆遷,又急需要錢。之前四年之內,她經歷了三次大手術:生孩子,胎位不正,剖腹產縫了12針;膽結石手術,再縫12針;宮外孕手術,差點丟了性命。

很長時間以來,她身體非常虛弱,全身沒有力氣,吃不下飯;胸口總像壓着一塊大石頭,喘不上氣來。她也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

她先生幫她預約好,1998年3月36日那天下午去一家三甲醫院做全身體檢。

頭一天,也就是3月25日,張麗華去了一位親戚家。親戚家沙發上放了一本書——《北京法輪大法學員修煉心得交流》。她順手翻了翻,覺得感興趣,回家時就從親戚那裏借了回來。

3月26日上午,張麗華等着去醫院體檢。就在這空檔,她坐在沙發上把整本書看完。

「這本修煉心得交流,給了我很大的震動。我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群人在修煉呢。」

「看的過程當中,我就流眼淚了。我看到大法弟子通過修煉,身體各種毛病都沒有了。關鍵是,過去他們有很多想不開的事情,心裏糾結的地方,他們都能想開了。他們的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為原則的佛家上乘功法,包括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對祛病健身有奇效。

「法輪功這麼好,我也想煉法輪功。」張麗華聽到心底有一個純真的聲音在呼喚着她。

放下這本書,張麗華決定不去醫院做體檢了。她給這位親戚打電話,準備下午就去親戚家。

「我從沙發上站起來。就在我起來的那一瞬間,感覺全身特別輕鬆。」

到了親戚那裏,這一下午,親戚教會了她法輪功的頭四套動功功法。

傍晚吃飯的時候,親戚按照張麗華平常的飯量,給她盛了一小半碗米飯,張麗華幾口就吃下去了。

張麗華問親戚:「你再幫我盛點米飯,好嗎?」

「你今天怎麼了,改胃口了?」

「我怎麼覺得餓了呢?」

張麗華很開心,「學了這幾套功法,我就覺得自己全身輕鬆,而且想吃飯了。」

吃完晚飯,親戚帶着她去煉功點煉功。

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的時候,張麗華覺得頭頂上好像有個燈,又好像是有一個太陽在照着,感覺被一種熱的能量籠罩着。手掌和腳掌,往外排涼氣(編註:法輪功淨化身體的一種表現)。

煉到了第三套功法,疊扣小腹的時候,張麗華就感覺肚子裏有法輪在轉。「有東西在轉。而且渾身發熱,覺得特別舒服。」

由於身體長期衰弱,張麗華通常需要吃兩粒的速效救心丸,才能睡着覺。自從煉功之後,「躺下就可以睡好」。

修煉法輪功兩周,張麗華一身的病都好了。

從此,如果沒有天氣等一些意外情況,張麗華每天都去煉功點煉功。

「我騎車去煉功點煉功的時候,就像師父說的,就像有人推你一樣,(非常輕鬆)。」

那時候,張麗華「開心得總想唱歌」。

「那種愉悅的心情,沒有得大法的人,是無論如何也體會不到的」,她說。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張麗華覺得每一天都那麼平靜、喜樂,充滿了希望。

波瀾乍起

1999年4月中旬的一天,張麗華聽到煉功點的學員講,科痞何作庥在天津教育學院創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文章充滿對法輪功的抹黑之詞。

張麗華說,「當時,很多同修就自發地說:想去天津教育學院,跟他們講清楚法輪功究竟是什麼;法輪功有多好,我們可以以自身的修煉經歷,去跟他們說事實。」

「當時,我說,我也想去。」

4月21日、22日、23日,張麗華去了三天。頭兩天從上午九點多到下午四五點鐘,再回去給家人做飯;第三天,待的時間則更長。

21日,張麗華到了天津教育學院發現,已經自發地來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從衣着和外表上看,有的是天津市區來的,也有是郊區來的。

「我看到他們非常安靜整齊地坐在不妨礙別人行走的路邊、樓角,並自動留出通往學院各個樓通道。」

「這些學員非常平和、非常理性,沒有喊口號,沒有打標語。他們只是在那裏靜靜地坐着,或者是看書,或者是煉功。」

張麗華找了一個位置,也坐了下來。

她觀察到,為了不影響學院的教學活動,很多學員吃很少的食物,少喝水,這樣就減少了去廁所的次數,減少了走動。

「大夥去的是校外的公共衛生間,自覺排隊,並且禮讓不修煉的民眾,讓他們先上(廁所)。」

「在教育學院的院區內,每隔一小會,就有一個同修拿着一個垃圾袋,把所有的空水瓶、食品袋、紙,及他人丟在地上的紙屑收走。」

三天之內,天津教育學院大院內整潔、乾淨,教學活動沒有受到影響。

「雖然坐了幾百上千人,但是非常安靜、非常整潔,(地面)沒有垃圾。」

4月22日那天,天很陰,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點。

張麗華說,「我們坐在那裏,沒有遮擋,淋着雨。」

「我看到對面樓的窗戶,是拉着紗簾的。兩個紗簾對接的地方,露出一個攝像頭來。」

「那個攝像頭不斷地調整着方向,偷偷地拍錄。」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9/1582664.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