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三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今日焦點:戰狼不狼,軍事自媒體被封;再制中共7實體,美遠程打擊群進南海;兩黨提新法,推全球抗共。(大紀元合成)

今日焦點:戰狼不狼,軍事自媒體被封;再制中共7實體,美遠程打擊群進南海;兩黨提新法,推全球抗共;中國疫苗坑老友,菲百餘人中招;中南海全打美疫苗,工作需要;金正恩罕見示警,中共沒錢了。

60秒看世界

英國白金漢宮今天(9日)表示,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今天已經離世,享年99歲。菲臘親王陪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整整73年。

川普特朗普)9日表示,參議員盧比奧如果在2022年競選連任,他將全力支持。盧比奧是川普政策的支持者,堅定支持「美國優先」的政策。

挪威警方9日表示,總理瑟爾貝克因為舉辦家庭聚會為自己慶生,違反社交距離防疫規定,被罰2萬挪威克朗。

日本現役職業鋼琴家、99歲的室井摩耶子,即將迎來百歲生日。7日她在東京舉行了一場紀念演奏會,不僅彈奏了貝多芬的舉世名作,而且談笑風生,妙語連珠。

「長賜輪」擱淺蘇伊士運河,一度造成全球航運大亂,影響了各地的原物料供應鏈。蘇伊士運河管理局8日表示,在船東支付10億美元的賠償費用前,不會放行長賜輪通行。

《今日印度》9日報導,新德里甘加羅摩醫院至少有37名醫生接種兩劑疫苗後,依然被檢測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呈現陽性。目前印度接種的疫苗,一種是英國研發的叫做「防風罩」的疫苗,另一種是本土研製的叫做「考瓦辛」。

截止到美東時間4月9日下午3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82萬7,966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3,505萬1,041人,死亡總數是292萬2,761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趙立堅被網友稱為是中共「首席」戰狼,但是他今天卻有點蔫了,措辭明顯弱化了不少。同時,大陸一大批「愛國自媒體」也被當局給封了。中共兩大詭異現象,對應着美國的三大動作。在美國的鎖喉和釜底抽薪之下,中共有點上不來氣了。

戰狼不狼趙立堅措辭有變

在9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趙立堅針對美國的兩大動作分別做出了回應。從他的措辭來看,明顯軟化了不少,似乎失去了往日「戰狼」的咄咄逼人與不可一世。

趙立堅表示,美國政府為了「維護自身科技壟斷和霸權地位,遏制中國發展」,中方反對「打壓中國高科技企業」。他聲稱中共「將採取必要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他沒有說中共會採取什麼樣的「必要措施」,怎麼樣「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這是一個相當「柔和」的說法,跟以往有些不同。

以往偶爾還能從戰狼口中聽到採取「報復措施」,對美國進行「反制」。當然戰狼這麼說,卻看不到中共的什麼「報復」、「反制」措施。但是這次連這麼說都不說了,只說是用「必要措施」來「維護」合法權益。

怎麼理解他說的採取「必要措施」來「維護」合法權益呢?我們打個比方,假設美國跟中共進行拳擊比賽。如果是比賽,應該是攻防兼備,這叫「報復」、「反制」,或者叫反擊。

但趙立堅的說法,給人感覺是這樣的:美國的拳頭照着中共頭部打過來了,中共馬上雙手抱緊了頭部,沒有進攻。用抱頭動作,擋住美國的拳頭,「維護」不被打得太重。而這個抱頭動作就是中共不被打太重的「必要措施」。

這是趙立堅的第一個回應,第二個回應是這麼說的。他表示中共在中美關係、經貿、涉疆、涉港、涉台等問題的「立場是一貫的」。他還表示,中方致力於「同美方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的合作關係。呼籲美方「客觀理性」看待美中關係,停止推進有關「消極法案」。

他的這個說法也是弱化了很多。大家知道,在台灣、香港和新疆的問題上,中共以往的說法相當「狼」,聲稱是中共「內政」,絕不容干涉。尤其是台灣的問題,中共多次聲稱這是「底線」等等,言外之意,如果踩到底線就會如何如何。

但是這次趙立堅在談到台灣、香港和新疆等問題時,只說是「立場一貫」,沒有那種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狼勁了。而且他還表示不與美方衝突、對抗,也讓美國「客觀理性」一些。

這種措辭和語氣,不像是中共的「首席戰狼」。需要承認一點,趙立堅雖然是「首席戰狼」,但他只是在按照「狼王」的指令行事。也就是說,他現在軟化,其實在反映着「狼王」、也就是北京當局的態度。一向「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北京當局,為什麼會有這些變化呢?

軍事自媒體被封「愛國」過頭?

其實在趙立堅的這個詭異表現之前,大陸還有一個沒太引起人們注意的動作,中共當局封了不少大陸的軍事自媒體,也封了一些時政論壇。

我注意到推特上有人在議論,大陸知名時政論壇「凱迪社區」的凱迪網「貓眼看人」,在3月30日被突然關閉了。這裏曾經聚集不少大陸自由派人士,每天在這裏議政,大曝歷史內幕,有的帖子言論「很大膽」。

中共一直不允許人們發出不同聲音,所以「貓眼看人」被關閉,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奇怪的是,不少談論軍事的「自媒體」在之前就被大批關掉了。

3月22日,大陸超級大本營軍事論壇管理團隊宣佈,即日起「深入自查自糾」內部管理問題和存量內容問題。並從23日0點「永久關閉」海軍版、空軍版、陸軍版、航天及新概念武器版。關閉了這4個討論版,實際就是關閉了軍事裝備討論版,不許人們再討論這些了。

隨後,「新浪軍事」、「軍武次位面」、騰訊網軍事頻道「講武堂」等等,這些軍事類的微信公眾號也都被關停了。

今年2月,當局已經向這些自媒體和公眾號發出通知,「不具備有關資質」的賬號,「不許採編發佈、評論解讀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領域及重大突發事件等相關信息內容。」

可能有朋友了解,這些自媒體常談論一些新型軍機,或正在建造中的軍艦等。被封鎖的軍事論壇也有不少涉及武器討論。

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表示,種種跡象表明,此次關停軍事自媒體賬號「極有可能來自高層指令」。中共繼整肅時政自媒體後,開始整肅軍事自媒體。

有網民指出,軍事自媒體和軍事公眾號在同一天被封,「應該是收緊了軍事類公眾號發聲。」當局「害怕自媒體泄漏太多軍事秘密」,要把軍事自媒體納入統一管理、統一口徑。

「自毀系統」與「光榮彈」秘密被泄密

今年1月初,一個叫「優質軍事領域創作者」PO文,《西藏軍區換裝科幻的單兵作戰系統:一鍵引導炮擊,印軍撿獲就自毀》。

文中表示,中共使用了一套單兵作戰的自毀系統。「如果單兵負重傷但又不想被俘,啟動自毀裝置,不但能維護軍人尊嚴,敵方也就無法獲得這套系統的任何信息。」

文中還指出,這個自毀系統同時也被控制在營旅一級的指揮部內。「如果指揮官在屏幕上發現單兵與其它部隊拉遠了距離,但又無法聯絡到該單兵的話,也會啟動自毀。」

我無法證實這個自媒體提到的自毀系統是否真實,但我相信這種事,中共做得出來。了解中共對越戰爭的朋友知道,那個時候中共讓前線打仗的士兵都隨身隱藏「卵形手雷」。中共把這個手雷稱為「光榮彈」,實際就是「自殺彈」。

有八百多萬粉絲的知名軍事博主「巍岳」,2018年在搜狐網撰文指出,這種「光榮彈」,是「為了在戰鬥中發生意外,彈盡無援時,被敵包圍無法突圍時,被敵特工捕獲即將無法反抗時,而採取同歸於盡的方法結束自己的生命」。

巍岳在文中表示,這種措施的動力源於「寧可站着死,決不跪着生,誓死不當俘虜」。他聲稱這是中共軍隊「至高無上的軍人榮譽和戰鬥精神」。

這些事情中共一直在做,但這些都是中共的軍事秘密,不能對外宣傳。但是這些自媒體為了表達「愛國」情懷,同時鼓動愛國民族情緒,「不經意間」就把中共的軍事秘密給泄漏了。

其實這些自媒體吹噓「厲害國」,與中共的戰狼外交還是多少有一些區別的。但是在外界看來,起到的作用卻是大同小異,美國已經採取了極具針對性的三大動作。

美三大動作之一:釜底抽薪

8日,美國商務部表示,將7家中國計算機實體列入美國經濟黑名單。商務部長雷蒙多聲明指出,「超級計算機對幾乎所有現代武器與國家安全系統的發展至關重要,其中包括核武器和極速武器。」她說「美國此舉在於阻止中國(中共)利用美國技術來支持其破壞全球穩定的軍事現代化努力」。

被制裁的7家實體分別是天津飛騰信息技術公司、上海集成電路技術與產業促進中心、信維微電子有限公司,以及國家超級計算濟南中心、深圳中心、無錫中心和鄭州中心。這些實體都與中共軍方有聯繫。

法新社報導,超級計算機無錫中心是「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所在地。它在2016年推出時,被認為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超級計算機。在2020年全球超級計算機的排名中,它僅次於日本和美國研發的超級計算機,名列第四。

中國擁有數量眾多的超級計算機,運用在多種領域,包括信息遙控、氣候研究、工程以及軍事研發。

《華盛頓郵報》披露,中共一個秘密軍事設施的超級計算機,裏面的晶片是天津飛騰利用美國軟件設計的,並且由台灣台積電製造。這家公司對外聲稱是商業公司,但實際隱瞞了與中共軍方的密切關係。

天津飛騰生產的微處理器,被用在中國最大的空氣動力學研究中心的超級計算機上。這個中心也偽裝成商業公司,實際是中共國防科委的一個正軍級單位,負責人就是一名少將。這個研究中心正在進行中共的高超音速武器研究。

高超音速技術是指一系列新興技術,它們可以以超過音速五倍的速度推進導彈,並有可能逃避當前的防禦。根據美國前官員和西方分析師的說法,中共導彈有一天可能瞄準美國航母或台灣。

《華盛頓郵報》引述匿名商務部高官的說法,美國這個舉措是「不讓美國的東西幫助中共軍事能力發展」。

從這名美國高官的說法來看,美國將這7家超級計算機實體拉入黑名單,就是在對中共的軍工科技研發釜底抽薪。當這些支撐中共軍事發展的超級計算機不能再使用美國的技術,失去了美國的精密工具和台灣的晶片,中共的軍事科技發展自然會嚴重受挫。

美國這次的拉黑動作,也許當時看不到效果。但美國的第二個大動作卻是立竿見影,中共有點怕怕的。

美三大動作之二:遠程打擊群進南海

9日,美國太平洋艦隊公佈,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與兩棲待命部隊已經在南海會合,將在南中國海展開遠程打擊群任務。美軍第七艦隊在臉書發佈了一段演習視頻。同一時間,美國海軍2架海巡及在菲律賓北部的巴士海峽上空盤旋。

太平洋艦隊表示,美國的兩棲待命部隊包括兩棲攻擊艦馬金島號、桑莫塞特號船塢平台登陸艦、兩棲船塢運輸艦聖地亞哥號。

8日,印太司令部在推文中表示,馬金島號上的官兵已經參與了「實彈訓練」。推文還附上了照片,顯示海軍官兵在甲板上以手槍進行打靶練習,並且標上了「自由開放印太」標籤。

馬金島號兩棲攻擊艦是「黃蜂」級兩棲攻擊艦的第八艘,也是美國海軍第二個以「馬金島」命名的艦艇。它使用混合動力系統,可搭載45架CH-46E「海上騎士」直升機,包括6架AV-8Bs「海鷂」式垂直起降戰機,以及坦克、裝甲車、卡車等。

這個艦艇還同時擁有MK57垂直發射系統、MK31型制導導彈武器系統等。還可以設置6個手術室、17床重症監護室以及47個病床。

南洋理工大學研究員許瑞麟認為,南海局勢緊張之際,美國兩棲待命部隊進入南海,與羅斯福號會合,美方這個舉措具有重要意義。羅斯福號及馬金島號在南海的活動,是要展現美國對區內安全的承諾,及對美菲同盟的「義務」。

《南華早報》表示,美國在鄰近中國海域部署遠程打擊群,意在向區內盟國和中共當局釋放信號:美軍將維持區內部署,全力抗衡中共。

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到了,最近一個階段,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和台海地區,局勢緊張不斷惡性升級。大批中國漁船滯留在菲律賓附近的爭議島礁,引發菲律賓當局非常不滿。

而中共軍機幾乎是天天侵擾台灣,甚至一度飛越台灣東南空域。特別是中共遼寧號,在055型南昌號驅逐艦伴隨下,行經日本沖繩西南宮古海峽,到台灣附近海域進行訓練。

中共海軍發言人高秀成還表示,遼寧號航艦編隊在台灣周邊海域的訓練是「例行性訓練」,今後將把這種訓練「常態組織」。

中共的一系列威脅挑釁動作,使南中國海和台海地區緊張空氣驟然升溫。而美軍在南海組建遠程打擊群,明顯是強力壓制中共,警告意味相當濃烈。而在美國的武裝示強之下,中共那邊立刻老實了,連戰狼也不敢發聲了。

戰狼不敢發聲,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美國正在醞釀第三個大動作。這是針對中共的一個遠景規劃,將把美中推向全面戰略對抗。

美三大動作之三:推動美中全面對抗

前面提到了趙立堅戰狼不狼,原因就是美國醞釀的這個大動作影響太大了。

8日,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嫩德斯提交了一項法案,《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得到了兩黨議員的支持。這是一個涵蓋非常廣泛的法案,推動美國與中共在全球展開全面競爭。

這份長達280頁的提案,主要涉及六大部分。

在「印太戰略部署」部分,法案強調,為實現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政治目標,必需優先考慮軍事投資。建議在2022至2026財年期間,向印太地區提供總計6億5,500萬美元的外國軍事援助資金。同時為印太安全倡議和相關計劃提供總計4億5,000萬美元的資金。同時加強美國的外交努力,在西半球,歐洲、亞洲、非洲、北極和大洋洲處理中共構成的競爭。

在「應對中國(中共)軍力提升」部分,建議加強與盟友在軍控領域的協調合作。共同面對中共的軍事現代化和擴張,要求對中共彈道導彈、超高音速滑翔器、巡航導彈、常規武裝,還有核、太空、網絡以及其它戰略領域的活動進行報告。

在「應對與中國(中共)貿易行為」部分,法案提出,追蹤中共侵犯知識產權的人,追蹤中共政府的補貼,監督中共利用香港繞過美國出口管制的活動,追蹤美國資本市場中的中共公司。

在「應對與中國金融交易安全」部分,建議擴大美國外資審議委員會審查金融交易是否有國安風險的工作範疇。

在「應對與中國(中共)意識形態分歧」部分,建議對普世價值進行投資,授權採取廣泛的人權和公民社會措施。提案中特別點名了香港和新疆等。

在「應對台海局勢」部分,法案呼籲美國加強與台灣的「夥伴關係」,美國官員與台灣官員的互動能力不應該受到限制等等。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葛來儀表示,法案反映了「美國國會非常關注中國(中共)對美國利益構成的各種挑戰,並試圖制定有效的應對措施」。

美國媒體形容,這個法案重點目標是確保美國在未來十年中有力量,在國家和國際力量的所有方面,與中共展開競爭。

這項提案是由梅嫩德斯與共和黨資深參議員里施聯合提出的,14日將在參議院外委會進行開會討論並投票。如果通過,將繼續經過參眾兩院的全院表決,並經白宮簽署生效。

從目前美國國會的情況看,針對中共的各種打擊防範措施,是兩黨議員不多的共識之一,所以提案在國會兩院估計都不會遇到太大問題。

美國這三個大動作,既有釜底抽薪和遠景規劃,又有眼前立竿見影的武力示強。所以可以想見,中共戰狼怎麼能「狼」得起來呢?再「狼」就挨打了。

打中國疫苗菲126人中招吉爾吉斯斯坦官員亡

再來關注一下疫情疫苗情況。

《自由時報》8日報導,去年年底,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護衛隊部分成員偷偷接種了走私進口的中國疫苗,是菲律賓國內第一批正式接種疫苗的群體。但是最近卻被證實,已經有126名成員都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其中45人仍然沒有康復。

菲律賓國防部長羅倫沙納當時也坦承,護衛隊接種的就是中國疫苗,是沒有經過政府許可的「走私貨」,他本人事先並不知情。

我在之前說過,杜特爾特這個人一向比較親共,所以他的護衛隊才可能從中國走私疫苗。但是中國人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卻積極接種中國疫苗。

就在這個消息傳出之前,中共還把一位中共「老朋友」給坑了,吉爾吉斯斯坦外交官注射了中國疫苗後,死了。

在中共駐吉爾吉斯斯坦大使館的官網上,有一個中共使館人員的談話。其中表示,「4月2日吉衛生部前新聞發言人巴亞利諾娃在社交網站發帖稱,吉外交部領事司司長沙基羅夫在接種中國援吉新冠疫苗後死亡」。談話中表示「沙死亡與中國疫苗無關」。

不知道大家怎麼看待中共的這個談話,我是不相信中共的自我洗白。它越是闢謠,我就越是相信有這種事。

8日節目中引用了天津網友爆料的兩個消息。其中一個是不到8個月的嬰兒被打疫苗,另一個是一名50歲男子注射疫苗後腦出血死亡。爆料中說天津當局要求,疫苗不良反應只能到天津一中心醫院。

今天又有一位天津網友來信,分享了一些內容。網友表示自己生活在天津,幾年前就「聽說了一中心涉嫌參與器官活體摘取」。從那以後就告訴家人不要再去那兒就醫了,一是那裏匯聚了很多怨氣,二是不想給那種地方送錢。

網友表示,當局把疫苗反應的人們都集中到那裏統一就診,「是因為某種政治需要。」網友說,「由於一中心長期從事違背道德的勾當,所以裏邊關鍵部門的工作人員應該是政治相當可靠的人。而把疫苗反應人群集中到那裏,可以最大限度地控制消息外流。」網友還表示,「預感全國對這種疫苗反應的人,可能都會按這個模式來運行。」

網友的這個說法,讓我不由得想到了日軍侵華時的「731部隊」。中共是不是也在搞什麼秘密研究呢?這真的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傳中南海全打美國疫苗稱工作需要

中共用給幾個雞蛋、送消費券等不同方式,誘騙人們接種國產疫苗。但是越這樣,人民的疑心越重。有網友表示,「前有十大毒疫苗事件,後有長春長生假疫苗案。你告訴我要打沒有三期臨床數據的疫苗?我不是膽小,我是記性太好。」

網絡上流傳一份名單,是遼寧省台安縣某鎮政府的65名官員接種疫苗名單,上面顯示只有3個人接種了國產疫苗。另外62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有的自稱有高血壓、糖尿病,有的自稱長期服用免疫藥,有的說貧血,有的說自己是酒精肝等等。反正就是不接種國產疫苗。

我們不禁要問,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怎麼不帶頭接種疫苗呢?正如一位網友說的,「如果中共領導人帶頭扎國產疫苗,相信一定會比五斤雞蛋作用大得多。」

但這是不可能的。8日,獨立學者吳祚來推文中貼出了一個截圖,裏面的文字內容捅破了這個秘密。文字中表示,一個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工作的人告訴家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警衛團全部打的是美國疫苗。還有中央辦公廳也都打的是美國的疫苗。在中南海工作的人打的都是美國疫苗。」

文字中還說,「據說北京的一個幹部在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發牢騷。然後組織部門找他談話,不准發牢騷,不准有任何違反黨的紀律的話。他們打美國的疫苗,這是工作需要。」

金正恩罕見發警告中共沒錢了?

8日,朝鮮勞動黨黨代會舉行了閉幕式。金正恩在會上講話,呼籲執政黨官員進行更艱辛的「苦行軍」,警告「前方有許多障礙和困難」,「鬥爭不會一帆風順」。

「苦行軍」是朝鮮官員指代1990年代大饑荒的特定詞,當時金家政權管理不善,蘇聯也不援助了,再加上自然災害,導致朝鮮發生大饑荒。由於金家政權的隱瞞,死亡人數一直是個謎,有數十萬到二三百萬的各種說法。

這是金正恩第一次拿當前的經濟困境,與1990年代導致幾十萬人喪生的大饑荒相提並論。這引起了外界的關注,是不是朝鮮遭遇了嚴重的困境呢?

金正恩此前也曾說過,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國際制裁和去年自然災害等多種因素,朝鮮面臨「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局面。而根據朝鮮監測小組的報告,目前還沒有發現,朝鮮有任何大規模饑荒,或人道主義災難的跡象。

在4月6日的開幕式上,金正恩也說過要面對「最糟糕的局面」。要求勞動黨的基層書記們,幫助改善民生。

韓聯社分析,金正恩這番話表明,顯然他不再把希望寄托在解除國際制裁了。他要加強內部管束,勒緊腰帶克服經濟困難。

近日離開朝鮮的俄羅斯大使麥塞哥拉說,平壤局勢日益嚴峻。雜貨店的糧食都賣光了,大量的工人失業。朝鮮經濟正面臨着幾十年來更容易崩潰的境地。

但是大家知道,每次朝鮮遭遇危機的時候,中共都會進行大量的援助,錢是錢,物是物。因為中共需要朝鮮,需要金家政權在國際社會幫它轉移注意力。所以它得養着朝鮮,不能讓金家政權倒掉。

3月22日金正恩與習近平互通信息後,朝鮮媒體說,習近平表示「為兩國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這意味着習近平可能要向朝鮮繼續提供一些援助。

韓國統一部發言人4月5日指出,有多種跡象表明,朝鮮正在採取措施,放鬆對中朝邊境的控制。

既然如此,金正恩為什麼還要發出這麼嚴厲的警告呢?

前《商業周刊》中國社長、駐中國資深記者羅谷在《上報》撰文,他引用自己去年出版的著作《低端中國》一書中的說法,指出「中國經濟危機即將到來」。

文中表示,在疫情衝擊下,富人還是越來越富,城市局面勉強維持,但占人口多數的農民工很慘。在去年第二季度,「農民工的薪資下降了9.2%,而整體城市居民的薪資才下降0.2%。在2020年,最有錢的20%中國人平均可支配薪資是八萬人民幣,是最窮的五分之一人口的10.2倍。」

文中還指出,「中國(中共)把掃除貧窮當作一種政治運動在操作,靠的是強迫遷徙大量人口。其中很多人根本不願意,且長期來看這未必能成功。」而且,「新的遷置區是不是生活方便、經濟會不會衰退……沒有人知道。這樣做的危險之處在於,中國西部可能到處都是一些大型的密集安置地,其中多數都沒有就業機會,所以很可能還是一樣回復成過去的窮途潦倒。」

通過羅谷的分析,應該不難想到金正恩發出嚴厲警告的背後之音。中共自己都顧不過來了,沒有精力和能力再照顧咱們了,所以得勒緊褲腰帶「苦行軍」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34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