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關鍵意見領袖撈得4300萬 為什麼惹眼紅

—KOL專業惹爭議

作者:
亦流亡海外的中國當代文藝批評家李劼,也很傲慢的說過:「本筆非常驚訝一批識字人。因為這個族群不以嫉妒為罪孽,理直氣壯地嫉妒得咬牙切齒。假如他們有本事嫉妒到了聚嘯山林的地步,倒也是回事。他們專門盯着不按照官府意志生活、不按照世俗標準行事的兒女挑剔,惡言惡語,將所有不敢向官府嚷嚷出來的怒氣,轉潑到特立獨行者的頭上,以示自己有文化。」

香港因有兩年以來的事變,某KOL離港售樓,得現金四千三百萬,引起鬨動。

世界是個大市場,KOL與傳統學術界媒體之間,亦公平競爭。當「學者」欲開講一堂康德蘇格拉底,疫情中On-line來聽課之半打呵欠的學生僅小貓四五;人家KOL網絡課金、將國際關係串連歷史哲學美學,煉接中港局勢,復可結合本人曾進出官場的經驗,舌粲蓮花的點擊數額一節至少十萬,遂月入港幣數十萬至百萬元,廣泛引起紅眼症,此中國人性哲學之必然。

西方「傳統知識分子行業」漸冇得撈,必須自有全球化下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由。如英國獨立電視台首席名嘴摩根(Piers Morgan),一口咬定梅根說謊;而衛報的社論和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的社會系教授從來不敢。兩星期後此奸妃終於承認說了大話,那麼人家名嘴年薪幾百萬鎊,如美國的Tucker Carlson,價值就在這裏啦。因為人家洞悉人性,事事講中呀。

三十年前盤踞英美電視台的知識分子型主播主持,如Larry King、宗毓華、Sir Robin Day,位位年薪早直迫荷里活第一線明星。他們憑什麼?憑擁有市場。香港因為這特殊的兩年,KOL也追了上來。

唯港式KOL與西方不同在於:港K須先流亡民主國家,方有恃無恐的遙距的大罵共產黨,課金方盛。若要恨得牙痒痒,中港政府方最有資格。港式KOL之海外課金制度,故或只是階段性的虛火,有無持續性,尚待觀察。

亦流亡海外的中國當代文藝批評家李劼,也很傲慢的說過:「本筆非常驚訝一批識字人。因為這個族群不以嫉妒為罪孽,理直氣壯地嫉妒得咬牙切齒。假如他們有本事嫉妒到了聚嘯山林的地步,倒也是回事。他們專門盯着不按照官府意志生活、不按照世俗標準行事的兒女挑剔,惡言惡語,將所有不敢向官府嚷嚷出來的怒氣,轉潑到特立獨行者的頭上,以示自己有文化。」

還有冒充也「敢言」呢。此一中國文化深層結構問題,李老師一眼看穿。此所以香港KOL與大陸公知,無一例外的必如水滸楊志賣刀,除上有高衙內之官府威脅,於民間下亦必招來潑皮牛二及小粉紅之跟纏謾罵,一條街的攤販的竊竊私語。Some of them do get a bit rich。忽收了聲的,亦即受恐嚇或收足了錢。

別讓他們賣樓跑了,最渴望特府以國安法出手抓KOL者,當一眾清貧之牛二和小粉紅矣。畢竟在中國人社會,一部戲票房課金六十億而暫未引起眼紅者,唯「你好!李煥英」的才女導演賈玲而已——她幸好是肥婆一名,不斷強調自己長相丑,若貌似高圓圓,中國網民加小粉紅早就活活手撕之,還讓賈導哭一把笑一抹的用掩眼法賺幾億,將來再偷偷移民加拿大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7/1577981.html

短評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