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200年前就有人證明了「人死後還有意識」

我想在日常的生活中,很多朋友都曾遇到過這樣的事。當親人咽下最後一口氣,不再發出呼吸聲後,都會情緒驚動到頂點的濤濤大哭,並拼命的呼喊着去世者的名字,仿佛逝者能聽到召喚回到人世間,再多看他的親人一眼。 那麼問題來了?大家這種呼喊聲僅僅只是在世者的心理安慰嗎?去世者能不能聽到親人的呼喊聲?

雖然目前無法100%的佐證是與不是,畢竟這個實驗必須有1人走向死亡才能做。但是,縱使是生命的代價,歷史上總有人願意去挑戰。

人在死後會不會有短暫的意識這件事,18世紀末的時候,人們已經做過嘗試,並且得出了1個答案,不過由於這個答案,僅僅是孤證,同樣的實驗,在有記載的歷史中並未重複發生過,是真是假,已無從考證。

安托萬-洛朗·拉瓦錫本是一名化學家,且還是法國科學院的院士,他闡明了燃燒作用的氧化學說,為化學的基礎研究打下了牢固的基礎,可謂法國化學界的領軍人物。

但是由於安托萬-洛朗·拉瓦錫的私生活不合乎當時主流思想,他不但丟掉了熱愛的科學工作,甚至自己的小命也丟掉了。

1769年,拉瓦錫為了投資財富,獲得法國科學院名譽院士的同時,他選擇用五十萬法郎,疏通包稅局,成為一名包稅官,承包了食鹽和煙草的徵稅大權,並先後兼任皇家火藥監督及財政委員。

而這即為安托萬-洛朗·拉瓦錫最高的頂點,科學的事業之上,他拿到了法國最高榮譽,生活上,他當上了包稅官,成為法國最有權的一批人之一。

俗話常說盛極而衰,安托萬-洛朗·拉瓦錫在充分享受生活的時候,不幸捲入了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混亂政局,成為下棋人的同時成為別人的棋子。

當時的法國議會激進派們,為了討好最廣大的貧瘠人民群眾,決定將在大革命前被視為「吸血鬼」的包稅官幹掉,而其中就包括了安托萬-洛朗·拉瓦錫。抓捕安托萬-洛朗·拉瓦錫的行為,完全忽視了他幫新議會貢獻的法國量衡制、國際通用單位等。

只是因為安托萬-洛朗·拉瓦錫是包稅官,縱使他沒有犯錯,也必須死亡,他的犧牲是為了安定民心。

面對着自己生命的即將結束,不甘平凡的安托萬-洛朗·拉瓦錫並未頹廢絕望,他認為自己就算死也要轟轟烈烈的。於是重新思考起自己的人生最後一步可以做什麼?

安托萬-洛朗·拉瓦錫的最後思考結果是,他決定以他最後的生命體驗,去證明一個世人從未證實之事,那就是,人在死後會不會還有意識,是否可以聽到自己家人的聲音?

走上斷頭台的時候,安托萬-洛朗·拉瓦錫將負責行刑的劊子手叫到身邊,說了人生最後的拜託,那就是當自己的頭顱被砍下來之後,希望劊子手能夠數數他的眼睛是否在眨動,以及眨動了多少?眨動眼睛,是安托萬-洛朗·拉瓦錫證明自己的意識還在,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

劊子手敬畏面前的科學家,於是答應了做這件事,而這件事的結果,讓整個法國學術界震動了。劊子手佐證下,安托萬-洛朗·拉瓦錫的眼睛確實是在眨動,且數量還不少哦,共計11下。

換一句說,安托萬-洛朗·拉瓦錫證的實驗雖然還有很多不合理或者說是簡陋,但是他也樸實的表明出了,人在死後的短暫瞬間是有意識的,他是可以聽到親人的呼喊聲,雖然他再也無法回應了。

我們中國人在親人去世瞬間,進行濤濤大哭,可能誤打誤撞的認知到了這一點,這是在給去世之人做最後的告白。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袁載譽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766.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