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千百度:太殘忍了!女網友揭中共治下的新疆「毫無人權」

作者:
跟爸爸視頻的時間只有15分鐘,我真的說不出話來,幾度哽咽心痛,我就一直問他好不好,我該怎麼做。整整15分鐘,爸爸就回了我一句:等我回家。我不敢在他看着我的時候哭出來,我怕他堅持不下去。視頻通話里,我只能看到我爸爸的臉,其他什麼都看不到。後來爸爸就說好了,高考加油,就柱着拐杖走了。我才看到他那時是坐在水泥地上。冬天啊那是。

中共當局在新疆地區設立技術培訓和再教育營,打擊宗教、推動民族和語言同化,被世界多國譴責。圖為新疆再教育營

「你是新疆人嗎?你去過新疆嗎?你是對新疆有什麼研究?你憑什麼談論新疆?!」當人們指責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權,將成千上萬的少數民族關進「再教育進集中營」,實施強制洗腦和勞動時,往往會受到不明真相的小粉紅和五毛的這類詰問。

顯而易見,這類詰問的潛台詞是說只有新疆人、去過新疆的人和對新疆有研究的人才有資格談論新疆。且不說這種邏輯的荒謬,難道不正是一些有良知和勇氣的新疆人、去過新疆的人和對新疆有研究的人大量曝光了中共踐踏新疆人權的黑幕,讓那些新疆之外的人、沒有去過新疆以及對新疆沒有研究的人得知了真相,從而站出來紛紛譴責中共的罪行嗎?!

不說遠的,就說幾天前,3月30日,推特賬號@Erkin_A發佈了一位已獲得哈薩克斯坦國籍的少數民族曝光新疆真相的帖文,作者父親被關進教育營長達一年半後放出。由於至親仍在新疆未離開中國,作者選擇以匿名方式來講述這段故事。

「我覺得我真的應該把我在新疆見到的說出來,憋不住了。」

這位匿名網友顯然很愛自己的父親,說真的是個好爸爸,也是個很好的丈夫。「但是17年我真的崩潰了,因為我爸爸也被帶去『學習』了。剛開始也說的是3天就出來,但是之後整整一年半後才出來,這期間我去了兩次中國(我當時已經有哈國國籍),所以很放心地去了。但是我要求見我爸爸的時候,第一次被拒絕,第二次才同意在社區里跟爸爸視頻通話。我印象里爸爸是黑皮膚的,但是視頻里他真的很白,是那種慘白。我當時就已經想到了,因為走不出去,所以他基本就沒見到過什麼太陽,當時已經是爸爸進去半年之後了。跟爸爸視頻的時間只有15分鐘,我真的說不出話來,幾度哽咽心痛,我就一直問他好不好,我該怎麼做。整整15分鐘,爸爸就回了我一句:等我回家。我不敢在他看着我的時候哭出來,我怕他堅持不下去。視頻通話里,我只能看到我爸爸的臉,其他什麼都看不到。後來爸爸就說好了,高考加油,就柱着拐杖走了。我才看到他那時是坐在水泥地上。冬天啊那是。通話結束,我被社區工作人員帶着簽了一張白紙,什麼都沒寫就讓我簽字,我非常嚴肅地拒絕了。但是那個工作人員就給我媽打了一個電話,內容就一句話:你女兒不配合我們工作,就把電話給我了。我媽在那頭說,別掙扎,簽字吧。我簽了……第二天我就被各種說服回哈國了。」

當局原本說好一年後就放這位網友的爸爸出來,結果一年到了之後卻沒兌現諾言,將她爸爸轉移到了另一個地方。為了探望爸爸。她第二次回到了新疆。她說:「我進到了管理比『教育中心』松一點的『教育中心』,那裏關着的是各種在去年『學習』過程中表現良好的學員,他們都有統一的服裝,早晨6點起床,食堂清真不清真不分,全靠眼力挑飯,看哪個裏沒豬肉狗肉,運氣好挑到清真的,運氣不好,你要是拒絕吃,就被記浪費食物扣分。這個制度是扣到一定分數,就關回原來的那個教育中心。上午學習改編的歷史,下午學習各種馬克思列寧巴巴的東西,晚上看一小時新聞,完了就睡覺。期間沒有任何其它活動,上廁所需報備,生病報備。我爸爸患有糖尿病,而且好多年了,一直吃的是哈國的藥,我一直就是以送藥的理由回去的。後來好不容易我爸爸出來了,簽了各種保密協議,紅頭文件,從此三代無權干涉中國國政。

就是人生任何一個考點我弟都過不去了,這些我們都妥協了,也沒辦法不妥協。然後就是半年不讓出縣城,一年不讓出市,兩年不讓出國,各種各樣的限制條令。然後總算出來了,總算是平安的。結果我們一家四口剛團聚第二天晚上,我媽就被帶走了!我真的是太噁心中國了。原因是我媽漢語水平不達標必須學習一個月。好在這回真的是一個月,就放我媽回來了,我也去看了我媽。宿舍8個人,就跟學校宿舍差不多,有廁所有浴室。我多少還是緊張焦慮,我都抑鬱了那年。好在我媽一個月之後就出來了。我爸媽至今為止都沒有告訴我在裏面經歷了什麼,但是他們出來之後都病了一年多。我想裏面的日子肯定是不好過的,重點是我爸媽至今沒能來到哈國,我就怕這回再有什麼事會不會再來一波。」

出來自己的父母,這位匿名網友還提到了自家親戚的遭遇。她說:「我家有個親戚三胎懷孕了,當時已經是6個月大,丈夫在『學習』就被社區強制墮胎。他家也很崩潰,因為之前備孕的時候就已經跟社區說好要交超生罰款的,但是還是被強行抓走墮胎了,至此那個嫂嫂就再無生育能力了。後來又聽我爸說,裏面最高年齡是75歲的維吾爾族爺爺,最小年齡只有16歲,分班,老弱病殘孕婦一個班,剩下的人好幾十個班,爸媽都被關進去,親戚都被關進去,小孩在家活活餓死的也有。真是慘無人道了。」

中共自知迫害新疆少數民族的黑幕見不了光,所以還非法強制被迫害者封嘴。這位匿名網友告訴讀者:「再後來爸爸被叫去縣委簽定一個協議,就是根本沒發生過這樣的事的協議,也就是說我爸媽還有其他人關進去的這段時間就是去外地工作了,後來教育中心的書籍被全部拿去燒掉,焚屍(毀)滅跡。

教育中心變成了職業學院。至於被判刑的人或者在教育期間反抗的人都被帶走了,不知道去了哪裏,迄今沒有消息。」

帖文最後說:「我真的怕,我認為沒有人可以承受骨肉分離,所以我願意發聲,但是請求博主匿名,等有朝一日我能接我家人到這片自由土地的時候會將收集的資料全部上交。我只想說,中國(共)政府化有為無,拒不承認,逼迫自己的國民跪地求饒,為了自己的目標手段殘忍惡劣,環環相扣毫無人權可言,真的是傷透了許多其實是挺喜歡中國的人的心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568.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