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古風:北京冬奧會面臨的十大尷尬

作者:
據中國人權雙周刊報道,國際奧委會的商業運作模式面臨的難題,其實應該是國際人權界的難題。在全球經濟繁榮時期,許多國家想過把辦奧運的癮,國際奧委會遵守《奧林匹克憲章》,將人權承諾打包發送,不怕承辦國不同意;但如今各民主國家都遵從民意看緊荷包,奧委會的選擇空間極小,人權原則就只能流於形式了。

古風:北京冬奧會面臨的十大尷尬 3月17日,維族、藏人及港人等多個受中共迫害團體在白宮外集會﹐呼籲抵制2022北京冬奧會。(新唐人截圖)

在距離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舉辦還剩不到一年之際,國際社會上抵制這場國際體育盛會的呼聲越來越高。最讓北京尷尬的就是中國新疆和香港人權等問題還在持續發酵,在國際上激起了非常廣泛的譴責,促使西方國家和其它許多國家結成了極為罕見的反制中共聯盟。在過去的幾個月里,越來越多的國家和民間組織,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會 ,要求更換比賽國家。

1. 國際社會抵制 的尷尬

據美國之音報道,2月初,全球180多個倡導組織簽署公開信,呼籲各國政府抵制北京冬奧會 ,以此回應中共政府在新疆大規模拘禁維吾爾穆斯林等侵犯人權的行為。加拿大議會也無異議通過一項決議,認定中(共)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人實行民族滅絕政策,並要求加拿大政府採取行動,將2022年冬奧會的主辦地改到其它城市。同時,亦有多名美國國會議員發起決議案,要求美國政府抵制北京冬奧會。

據德國之聲報道,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卸任前也曾公開稱,中共迫害維吾爾人的作法是「種族滅絕」。現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認可蓬佩奧關於「種族滅絕」的這種說法,但拜登政府目前還沒有對是否抵制北京冬奧發聲。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黑利在她的推特上寫到:「我們必須抵制2022年的中國冬奧會,這對於我們的運動員而言會是一個重大損失,但將這與中國正在發生的種族滅絕相權衡,鼓勵中(共)國會導致更恐怖的未來。」

2. 重要嘉賓難以邀請的尷尬

受新冠疫情、新疆人權 、香港問題 、中美關係、中歐關係和中國戰狼外交等影響,中共在邀請出席北京冬奧會開幕序的國際嘉賓時,無疑會遇到許多尷尬。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英國外長發表聯合聲明,一致認同中國政府在新疆大規模鎮壓和迫害人權的行為,並呼籲中國終結對維吾爾穆斯林以及新疆其他少數族裔與宗教信仰者的壓迫,釋放已被中共任意拘禁的人。

在這輪制裁行動中,歐盟27國最先發表聲明,並於2月19日宣佈對新疆官員予以制裁,制裁措施包括旅行禁令和凍結海外資產和交易。

到目前為止,在國際上已有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英國和歐盟27國參與制裁中共,另有印度、日本、台灣、緬甸等國與中國關係緊張。還有一些國家雖然沒有公開與中共反目,但他們都是美國及其盟國的追隨者。如果美歐等32國出面抵制北京冬奧會,其追隨國首腦們也必然不會受邀出席北京冬奧會開幕序,剩下的只有俄羅斯、朝鮮和非洲等窮國。

3. 賽事期間防疫的尷尬

就在北京冬奧會進入倒計時時,中國推出了「肛拭子檢測」 的防疫方式,此舉引起了國際社會關注。儘管中方表示這不是惟一的檢測方式,但還是給北京帶來尷尬。

紐約時報中文網3月8日報道,作為遏制新冠病毒的措施之一,中國要求一些來自海外的旅客接受侵入性肛拭子檢測,此舉激怒和震驚美國、日本等數個外國政府。中共官方媒體承認,一些到達北京和上海等城市的遊客被要求接受肛拭子檢測。不過報道稱,具體要求可能會因遊客是否被視為高危人群而有所不同。

4. 贊助商招攬的尷尬

據美國之音中文網2月24日報道,針對國際社會抵制 北京冬奧會的呼聲日益高漲,目前國際奧委會全球贊助商大多噤聲不表態,但部分觀察人士認為,這是因為贊助商還未感受到政治壓力。美國之音以電子郵件致函可口可樂、愛彼迎、三星、英特爾、源訓、安聯人壽、歐米茄等數家大型贊助商,希望取得他們對抵制呼聲的回應。但只有歐米茄和安聯人壽透過電子郵件回復。

美國史密斯學院經濟學教授、奧運經濟學專家安德魯.辛巴里斯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目前的局勢非常詭譎,已有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等政治人物以中國的人權紀錄違反奧運憲章為由,支持取消北京的主辦權或抵制2022北京冬奧。他說,目前國際社會對新疆、香港、西藏等問題的抗議聲浪持續不斷,這對中國將是非常「難堪」的「負面宣傳」,也會連累到TOP奧運全球夥伴贊助商的聲譽,雖然目前大多數的贊助商都不願表態。

5. 政府財政支出的尷尬

新華社2015年07月31日報道,2022年北京冬奧會財政預算15.1億美元,這其中65%來源於社會投資,比如說三個奧運村全都是社會投資。另外,2015年新建的北京至張家口高鐵投資584.1億元(約83億美元)不在此預算之列。

由於受新冠疫情和美歐等國抵制的原因,社會投資及國際贊助商的熱情都會受到影響。這給原本就靠舉債度日的北京財政帶來尷尬。

6. 國際觀眾數量太少的尷尬

據紐約時報2021年3月16日認為,如果我們不禁止美國運動員參賽(2022北京冬奧會)的話,除了運動員和教練的家人,美國觀眾應該呆在國內,不要為中共從酒店、餐飲和門票上獲得的巨額收入做出貢獻。那些經常把大批客戶和合作夥伴送到現場觀看奧運會的美國公司,應該改為把他們送到美國的比賽場館去。經濟和外交上的抵制還應該包括與全國廣播公司(NBC)的合作。NBC在揭露中共鎮壓和暴行的真相上已經做了重要工作。NBC可以不播放開幕式和閉幕式上任何展示極端愛國主義的元素,而用對有記錄的中共違犯人權行為的報道取而代之。

受疫情及國際抵制等影響,2022北京冬奧會的國際觀眾人數必然是大減,媒體代理商和贊助商的信心都會因此而打折扣。這對主辦方來說無疑會顯得很尷尬。

7. 維權訪民鬧場的尷尬

維權訪民是中國一大特色,無論是中共主要領導人外出視察工作,還是國內舉辦重大賽事,都會出現維權訪民鬧場事件。

自由亞洲電台2008年12月31日報道,2008北京奧運會期間,北京當地訪民曾向奧組委遞交過示威遊行申請,但未獲得批准。訪民楊秋雨對記者說:「現場有好幾千訪民,他們凌晨四點多鐘就趕到中紀委所在地排隊。申請遊行的目的就是抗議當地政府對訪民實施非法拘禁。」

20多年過去了,中國的訪民至少比當年多出好幾倍,為了討個說法,許多訪民還跑到美國來攔截出訪的中共領導人。可以肯定,中國的訪民決不會放過北京冬奧會這種機會。

8. 新疆人權 問題的尷尬

北京冬奧會期間,中共當局是否允許各國記者前去新疆實地採訪?這是北京最尷尬的問題。

據中共外交部官網2021年2月4日報道,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記者會時,彭博社記者提問:「澳大利亞政府呼籲中方允許聯合國官員立刻、不受阻礙地進入新疆開展有意義的調查,外交部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我們歡迎包括新一屆美國政府相關官員在內的外國各界人士,到新疆走一走、看一看。同時,我們也堅決反對任何國家、任何人,打着人權旗號干涉內政,反對任何人鼓吹到新疆搞有罪推定式的所謂「調查」。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有外媒記者在3月29日外交部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共同舉行的涉疆問題新聞發佈會表示,聽說外國記者赴新疆採訪時會有警察跟蹤。新疆官方新聞發言人徐貴相回應稱,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

可見,國際社會都非常關注北京冬奧會期間能否前往新疆自由採訪。但對中共來說,新疆和西藏早已成為新聞禁區。

9. 香港問題 的尷尬

據法廣報道,2021年3月5日,近200名各界人士日前參與一項全球聯署行動,聲援香港民主,並呼籲抵制北京2022年冬奧會。

該活動發起人王丹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該聯署聲明的英文版在3月5日被發送給了美國國務院、眾議院及白宮的相關官員。」

該聲明指出,鑑於中共政權在香港、新疆及大陸所推行的多種暴政,及其對台灣自由民主體制的持續威脅,中共政權「已經具備法西斯政權的性質,不配主辦奧運會這樣重大的國際體育活動」。

近幾年來,國際社會對香港問題是高度關注,北京明年要舉辦冬奧會,但香港問題是無法迴避的。

10. 國際奧委的尷尬

據中國人權雙周刊報道,國際奧委會的商業運作模式面臨的難題,其實應該是國際人權界的難題。在全球經濟繁榮時期,許多國家想過把辦奧運的癮,國際奧委會遵守《奧林匹克憲章》,將人權承諾打包發送,不怕承辦國不同意;但如今各民主國家都遵從民意看緊荷包,奧委會的選擇空間極小,人權原則就只能流於形式了。

習近平上任以來,出於裝點盛世的需要,政治上面臨高層殘酷激烈的權爭,經濟上「三駕馬車」已經死火,失業問題將成為他任期內始終無法驅散的烏雲。面對民怨四起的局面,總得有場「太平盛事」點綴「習氏十年」, 因此,舉辦奧運當然是首選。

北京冬奧申辦成功以來,國際人權組織就紛紛發表聲明,抗議國際奧委會的決定。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呼聲,國際奧委會也很尷尬。當然,國際社會反對聲音越大,國際奧委會的利益也就越大,因為中共的獨裁們就愛吃這一套。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5/1577130.html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