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拜登美式大躍進有個「攔路虎」

拜登上任不到三個月,這位從政四十餘年、一向以溫和形象出現的老牌政客,如今的革命理想十分膨脹。且不談他頒發近60道總統令實現民主黨多年夢想的性別多元化、大麻合法化、綠色能源計劃、打開國門迎非移、黑人賠償計劃這些改天換地的社會工程,僅最近陸續推出三項超級龐大的經濟刺激計劃,就共逾6萬億。這一政府通過大撒幣對經濟實行超強刺激,其狂想勁頭堪比毛澤東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大躍進,更讓2009年撒幣5萬億人民幣的北京自愧弗如。

圖為2021年3月25日,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白宮東廳舉行的首次新聞發佈會。

拜登上任不到三個月,這位從政四十餘年、一向以溫和形象出現的老牌政客,如今的革命理想十分膨脹。且不談他頒發近60道總統令實現民主黨多年夢想的性別多元化、大麻合法化、綠色能源計劃、打開國門迎非移、黑人賠償計劃這些改天換地的社會工程,僅最近陸續推出三項超級龐大的經濟刺激計劃,就共逾6萬億。這一政府通過大撒幣對經濟實行超強刺激,其狂想勁頭堪比毛澤東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大躍進,更讓2009年撒幣5萬億人民幣的北京自愧弗如。

拜登「偉大的社會建設工程」

拜登稱他的計劃給美國帶來了百年一遇的機會,包括三個分期推出的計劃:1.9萬億美元的美國救援計劃(American Rescue Plan),錢大部分流向民主黨各州、包括不少對外援助;一個是剛公佈的2.3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計劃,長達8年,核心是修繕公路和橋樑、擴大寬帶網絡接入和增加研發資金,包括6210億美元基建重建,如公路、橋樑、高速公路和港口,以及對電動車市場的1740億美元投資、在2030年前建設全國充電網絡。除此之外,拜登還將於4月發佈另一項經濟提案,使刺激總規模再增加2萬億美元。錢從哪裏來?拜登的方法很直接:將企業稅從現在的21%提高至28%,以負擔巨額政府支出。

民主黨與世界各國左派政府一樣,掌權就是為了痛快花錢,享受分蛋糕那種上帝式快感,但從不想錢從何來——就算想,也就三條路:加稅、印鈔、舉債。

加稅計劃讓支持拜登的商界煩憂憤怒

據各媒體報道,拜登的計劃中,企業稅稅率將由21%提高至28%、為期15年,並對跨國企業獲利課徵最低稅率。

民主黨的進步派議員為這個計劃熱血沸騰,AOC高度讚揚拜登的刺激經濟計劃,說希望拿出更多的錢,做得更多;共和黨很不滿,包括麥康奈爾在內表示反對;曾全力支持拜登競選的跨國企業、包括在2020大選日之前一周主動找到捍衛民主聯盟(Protect Democracy)要求一道發表支持拜登的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都坐立不安,準備開展強力遊說。

一向力挺拜登與民主黨的《華盛頓郵報》4月1日發表《民主黨人、共和黨人和企業為拜登提議的加稅而戰》,彭博社則於3月31日刊載《拜登的基礎設施計劃受到國會各方的擠壓》,提到各種反對加稅的聲音。

印鈔、發債雙管齊下

2020年遭遇新冠疫情,世界各國無一例外地印鈔、舉債以渡難關,美聯儲瘋狂印鈔3萬億美元——根據美聯儲公佈的數據估算,2020年美國貨幣增量約為11萬億美元,這一年美國印鈔量就占美元總量的34%。現在,拜登要推出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大規模刺激經濟計劃,共需6.2萬億(三個方案依次為1.9萬億+2.3萬億+2萬億),最後都只能依靠印鈔、舉債解決,美元想不貶值也難。

印鈔瘋狂有風險,所以美國政府還得想法子發行國債。所謂國債,就是美國財政部代表聯邦政府發行的國家公債。根據美國財政部數據,美國國債中約三分之一的公共債務由外國政府持有,其餘部分由投資者、州和地方政府、共同基金、美聯儲等持有。

美國國債的吸引力下降

截至2021年3月1日,美國國債規模超過28萬億美元,高出GDP約30%,平均每個家庭將負擔約28萬美元,每人將負擔約8.5萬美元。住在紐約的讀者了解美國國債的即期變化有優勢,只要去紐約曼哈頓的第六大道看那塊標有「Our National Debt」字樣的巨大數字時鐘,就可知道美國國債的最新規模。已經有專家估計,拜登四年任期結束,新增國債至少為7萬億,超過奧巴馬的5萬億。

美債的吸引力開始退潮。據美國財政部2021年2月16日公佈的報告,在過去33個月內,全球央行有25個月在大幅淨拋售約1萬億美元的美債,這是全球央行拋美債的創紀錄水平。與此同時,包括日本、德國、印度、俄羅斯、英國、法國、加拿大等29個美債持有者均不同程度地減持。其中俄羅斯為減持之最,已將手中超過90%的美國國債拋掉了。舊債在拋售,新債認領不積極,最新總額達1000億美元的10年期和2年期美債拍賣已出現認購滯銷趨勢,美財長耶倫女士在2月23日稱,儘管市場對百年期國債興趣不大,但不排除重新考慮。她甚至還想改變債務衡量標準,提出用債務利息支付比衡量一國債務,可能比債務對GDP之比更好。

美國的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歷來是全球風險資產的定價錨,就算是那些認為全球化風險極低的積極擁護者,也將美國國債收益率偏高認定為全球化最大風險。不幸的是,近幾個月來,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持續上行(等於美聯儲變相加息),3月下旬已經逼近1.7%。而美國多數資產評估機構為十年期國債收益設置的臨界點為1.5%,花旗略高,設為1.7%,而摩根大通則調整為2%。

外國購買者卻步,美國國債已進入內循環

以下這組數據說明美債對外國購買者吸引力下降。當前美聯儲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總和已高達7.34萬億美元,但早在2020年12月16日,美聯儲持有的美債(除公司債、MBS等之外)為4.66萬億美元,這意味着,美聯儲持有的美債已超過海外主要官方持有人持有數量的總和——這一數據表明,美債已經進入「內循環與內債化」,而不是像以往那樣,全球購買,分散了美國國內的通脹壓力。美國國債內循環和內債化趨勢日益加劇的現實,必將強化「美國金融市場地位不斷弱化」的疑問,引發「美元霸權還能撐多久」的疑問。

民主黨的進步派都有毛澤東當年發動「大躍進」的氣概: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從來花錢不手軟,總以為國會是萬能的,通過一個議案、批准一個計劃,錢就滾滾而來。對拜登這總額高達6.2萬億美元的投資,南希‧佩洛西等人正在考慮如何在程序上想辦法,將項目拆分包裝,分項批准,獨獨沒想到耶倫財長籌錢的煩惱:在美債不斷擴大的「內循環和內債化」趨勢下,如何說服外部買家入場購買是當務之急。如果外部買家不會大規模入場,那就得想法應付通貨膨脹與美元貶值。

總之,拜登的理想很宏大,民主党進步派想花錢的願望更是非常強烈。但他們認為阻礙拜登實現其自稱「百年一遇」的偉大夢想的是共和黨,卻完全錯了。拜登實現夢想的「攔路虎」不是共和黨,也不是那些曾經支持過他但現在反對加稅的商界人士,而是錢,是美國那無與倫比的高大債台,更何況,在美國債台高築的情況下,這種超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是一場國運的豪賭。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3/1576505.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