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共產主義

信愛望:魔鬼撒旦的代言者馬列共產主義就是謊言欺騙暴力
2024-06-19

魔鬼撒旦的代言者馬列共產主義就是謊言欺騙暴力。1、馬列唯物主義謊言:世界是物質的,先有物質後有意識。?真實情況:神造天地萬物,各從其類,光、水、地、風、火、雷、電、等皆出於神,神的大能顯而易見,耶穌是真人,也是真神。三位一體的神不僅惜在、今在、永在,而且意識智慧能量物質等具全。2...

撣封塵:「共產主義接班人」是天大的笑話(圖)
2024-06-15

新民主同盟表明,如果不想下一代被洗腦成中共紅領巾少先隊,就一定要將洗腦教育反對到底。(攝影:梁路思/大紀元)連日來,由山東聊城團委攪動少先隊小江湖,掀起的紅領巾風波,在全國少工委出面調停之後,不但風波尺度陡然增高,而且風向發生巨變,場面波詭雲譎。反對紅領巾佩戴三折式更改為披肩式的...

王克明:馮友蘭臨終談毛澤東
2024-06-11

馮友蘭說,如果認為打出共產主義的旗號,社會生產力就會比以前高几千倍,那就是空想共產主義,因為它的立足點是人們的願望。在刮「共產風」的時候,認為只要打出共產主義的旗號,糧食的畝產就會提高到一百二十萬斤,便是空想共產主義。極左思潮就是空想共產主義。極左思潮在「文化大革命」時期,達到了高潮,統治了中國,造成了十年動亂。

習說這話是真?還是哄中國老百姓玩兒?【阿波羅網報道】
2024-05-29

阿波羅網方尋報道/近年來,關於共產主義信仰是否真實的問題引發了廣泛討論。2020年5月25日,一系列社交媒體上的討論再次將這一話題推向公眾視野。經濟學家何清漣於2020年在推特上分享了一段共產黨高層對話,近日在網上流傳。她指出蘇聯領導人勃列日涅夫曾對其兄弟說:什麼共產主義,不過是...

【老照片】毛的大食物觀:前後矛盾的最高指示(圖集)
2024-05-20

【難忘的歲月】閒時少吃,忙時多吃。12個月的口糧按13個月安排,留有餘地。——毛的大食物觀

政治作家: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為何潰敗
2024-05-17

美國之所以取得成功,正是因為經濟和政治權力被分散和分配,分佈在各州之間、各個地方政府之間、數百萬企業和數千萬民眾之間。隱藏在我們隊伍中的那些意識形態主義者堅信他們能夠並應該控制一切,他們正在通過宣傳、審查、不受監督的官僚制度和行政命令來操縱政治進程,以集中他們控制經濟的權力。世界範圍內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給出的警示是清楚無誤的:任何得到對我們經濟控制權的人,都會不可避免地毀掉經濟,導致社會衰敗。

紐約反以親巴抗議中 驚見鼓吹共產主義革命(圖)
2024-05-11

最近紐約出現的反以色列、親巴勒斯坦抗議活動中,出現共產主義組織積極散發小冊子,並鼓動進行實體革命和衝突升級。紐約當局也察覺,這波抗議活動中,有外來者不斷升級局勢,並試圖製造混亂。

梁啓超批判共產主義和無產階級專制(圖)
2024-04-24

我作這篇文的動機,全因討論共產主義及對俄問題而起。第一,我根本不相信萬應靈藥式的什麼什麼主義,可以適用於任何國家。政治原理可以有世界性,政治問題及政策,祇是國別的,不會有世界性。哲學、科學上問題可以有普遍且永久性,政治上問題,祇是當時此地的,不會有普遍且永久性。所以侈談外國流行的...

訪蘇歸來,諾貝爾獎得主拋棄了共產主義(圖)
2024-04-06

邊走邊看邊觀察的紀德,在兩個多月的訪問結束後,對共產主義的幻想徹底破滅。他如此慨嘆道:「我想今天在其他任何國家,哪怕在希特拉的德國,人們的思想也不會比這裏更不自由,更遭受扭曲,更膽戰心驚,更唯唯諾諾!」 從幻夢中清醒過來的紀德在發表了《訪蘇歸來》後,卻遭到了蘇聯的「朋友們」的猛烈攻擊。於是紀德發表公開聲明,稱:「我擁抱的是真理,假如黨離開真理,我當即就離開黨。」

擔心更多反共抗議 古巴禁止多地聖週遊行(圖)
2024-04-02

天主教徒每年都會慶祝聖周,紀念耶穌基督的受難和復活。今年,古巴共產黨政權禁止該國多個地區傳統的聖週遊行,包括耶穌受難日的遊行。2024年3月29日,天主教徒參加哈瓦那街頭的耶穌受難日遊行。2024年的聖周於3月24日開始,3月31日復活節星期日結束。最初的報導顯示,古巴獨裁政權對...

南渡文化悲劇:民族主義從香港反哺中國大陸
2024-04-02

除了南渡而來的文化精英以外,向香港延伸的共產主義分子和中共的地下黨組織網絡也跟着來了。夾縫求生的香港文化產業,創造了一個並不存在的「中國」。被中國大陸接手過去以後,那個並不存在的「中國」正在從夢想變成噩夢。如今這個受到民族主義狂熱背書的極權主義噩夢,也給香港帶來了歷史上最黑暗的時代。

華裔母親談共產主義 馬斯克轉發 破5千萬觀看
2024-03-09

*美國一位華裔移民母親西姐,談共產主義在美國的滲透,被前首富馬斯克轉發,受訪視頻超過5千萬點擊。華裔第一代移民母親西姐:我來的時候是1986年,當然我當時毫無準備,那覺得到了美國,把那個共產主義拋在我身後了,會萬事大吉了,對不對?就覺得在這那絕對是自由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共產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