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知名女記者謀殺案 資金來源調查延伸到中共

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於2017年10月被謀殺,當時她正在調查一個她認為向馬耳他政客行賄的公司網絡,涉及中共。

2020年10月16日,在馬耳他首都瓦萊塔,鮮花、照片和標語放在被暗殺記者達芙妮·卡魯阿納·加利齊亞的紀念碑前。(Joanna Demarco/Getty Images)

路透社發現,對馬耳他島高層腐敗指控的廣泛調查,首先由被謀殺的馬耳他知名記者達芙妮·卡魯阿納·加利齊亞(Daphne Caruana Galizia)發起,後來調查延伸到了中共,涉及一家中共國家電力公司在歐洲的4億美元投資。

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於2017年10月被謀殺,當時她正在調查一個她認為向馬耳他政客行賄的公司網絡。

現在,路透社和一群記者追蹤到了兩家涉及該網絡的公司,找到了埃森哲(Accenture)——一家全球諮詢公司的一名中共高管的親屬。據馬耳他官員所述以及官方記錄顯示,43歲的陳誠來自上海,在過去的十年裏代表中共國有企業上海電力(Shanghai Electric Power)在馬耳他以及另一個歐洲小國黑山共和國進行投資談判。

與中共的關係被揭露可能會增加一個新的國際層面醜聞,因此震動了馬耳他政府,導致總理於去年辭職;還可能包括針對導致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死亡的事件進行一系列官方調查。

在馬耳他政府的支持下,上海電力的投資被馬耳他和中共政治領導人定義為中共數萬億美元「一帶一路」倡議的組成部分,將資金投入到中亞和歐洲的經濟基礎設施建設領域。

2016年,在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死於汽車炸彈襲擊的前一年,她在她的博客上確認了陳誠在交易中的關鍵作用。

馬耳他共有6人被指控殺害了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正在等待審判,但是沒有跡象表明埃森哲、陳或任何中國公司或個人與這起犯罪有關。

卡魯阿納·加利齊亞的報導說,陳於2014年在英屬維爾京群島創辦了一家公司,但是目的不明。同年,陳在上海電力投資3.8億歐元(折合4億美元)購買馬耳他國家電力公司Enemalta股份的談判和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沒有具體說明陳有任何不當行為,陳和埃森哲當時也沒有回應卡魯阿納·加利齊亞的報導。

現在,路透社、《馬耳他時報》、「有組織犯罪和貪腐舉報項目」(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和《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的記者們都發現,陳的家族在香港又成立了兩家公司,都與馬耳他有商業聯繫。

路透社記者聯繫了陳和上海電力,但是他們均未發表評論。埃森哲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由於這些指控與我們的一名員工有關,本公司正在非常嚴肅地對待此事,認真地審查這些指控。在我們經營的每一個市場,我們都遵循最高的道德標準,對任何偏離這些標準的行為都採取零容忍。」Enemalta公司則拒絕回答有關陳的問題。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表示,「中國與其它國家的交流與合作都是公開透明的。」

據路透社此前報導,陳的家族成立的第一家公司名為麥克布里奇(Macbridge),計劃向兩名馬耳他政界人士控制的巴拿馬公司支付多達200萬美元。據路透社看到的財務記錄顯示,第二家公司名為道氏傳媒公司(Dow’s Media Company),從馬耳他首富之一約根·芬內奇(Yorgen Fenech)擁有的一家公司獲得了100萬歐元(折合120萬美元)。芬內奇目前在監獄裏,被控策劃謀殺卡魯阿納·加利齊亞,等待審判,但他拒不認罪。

據路透社看到的國際法律請求,馬耳他執法官員懷疑麥克布里奇公司和道氏傳媒公司是一個精心策劃陰謀的一部分,涉及中共—馬耳他交易的一些參與者,他們向馬耳他政界人士付款,並從中為自己牟利。路透社無法獨立判斷這種猜測是否正確。陳沒有回應路透社關於此事的提問。

芬內奇的律師拒絕就其當事人與陳之間的任何關係進行評論。

達芙妮之謎

據卡魯阿納·加利齊亞的家人敘述以及路透社看到的工作記錄顯示,她在2016年首次發現了最終通往中國的資金蹤跡,當時她開始調查兩家神秘的公司,她懷疑這兩家公司被用來賄賂政客。

除了名字,「17布萊克」(17 Black)有限公司和麥克布里奇有限公司,記者對這兩家公司的詳細情況知之甚少。據官方消息來源透露,這兩家公司參與了政府計劃,向一些高級政客支付回扣(未申報的利潤)。2016年4月,卡魯阿納·加利齊亞給兒子馬修發短訊說,她聽說這兩家公司「對破解犯罪網至關重要」。

在此之前,馬耳他官員發現了一封由會計師於2015年12月寫給兩名高級人物的電子郵件,兩人分別是時任能源部長康拉德·米齊(Konrad Mizzi)和時任總理約瑟夫·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的密友、幕僚長基思·施布里(Keith Schembri)。那封電子郵件把「17布萊克」和麥克布里奇命名為「目標客戶」,他們將向施布里和米齊擁有的當時不為人知的巴拿馬公司支付估計200萬美元的資金。

2018年4月,也就是卡魯阿納·加利齊亞被謀殺6個月後,這封電子郵件的新聞在當地和國際媒體上曝光,施布里公開證實與麥克布里奇公司以及「17布萊克」公司有「未實現的商業計劃草案」,但是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去年12月,他在對這名記者死因的公開調查中表示,麥克布里奇公司被「錯誤地包含」在2015年12月的電子郵件中。

本月早些時候,施布里被指控在一件與本案無關的案件中參與洗錢、偽造和腐敗。他否認這些指控,目前正在監獄等待首場法庭聽證會。他沒有對本文發表評論。

米齊說,他不知道麥克布里奇公司和「17布萊克」公司,也不知道那封電子郵件。米齊沒有在任何刑事案件中受到指控。他在給路透的一份聲明中重申,他拒絕承認任何有關他與麥克布里奇公司有商業計劃,或者個人對任何公共項目有興趣的說法。米齊說,他知道陳是一名協助上海電力的顧問,「我與他的交往是在那種官方背景下進行的」。

當卡魯阿納·加利齊亞被謀殺時,她還在追查「17布萊克」—麥克布里奇的情報,她認為這是米齊和施布里成立他們的巴拿馬公司的關鍵原因所在。

據她的兒子馬修·卡魯阿納·加利齊亞回憶,「弄清這兩家公司的真相確實是她工作的核心,她決心要揭開謎底」,他是第一個趕到汽車爆炸現場的人。

暗殺事件發生一年後,路透社和《馬耳他時報》追蹤到「17布萊克」有限公司與杜拜的一家銀行有關,並確認其所有者為馬耳他大亨芬內奇。

一年後,也就是2019年11月,芬內奇在試圖乘坐豪華遊艇離開馬耳他時,在海上被捕。幾天後,他被控策劃暗殺這名記者,但是他否認這一指控。

麥克布里奇依然是個謎。

名片上的痕跡

警方搜查芬內奇的公寓時,找到了埃森哲諮詢公司顧問陳某的名片。

當警探們審問芬內奇時,這位被指控的大亨又解開了另一個謎。根據路透社查閱的審問記錄,芬內克告訴警方,他有關於麥克布里奇的信息,說麥克布里奇(Macbridge)的名字意思就是「馬耳他—中國橋」(Malta China Bridge)。他沒有透露更多細節,目前還不清楚他是否被問及了陳某以及那張名片。

在得知芬內奇披露的消息後,路透社搜索了中國的記錄,發現了一家名為麥克布里奇國際發展有限公司(Macbridg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pany Ltd)的公司,該公司於2014年9月30日在香港註冊。

香港的公司註冊處沒有披露誰擁有麥克布里奇公司,唯一的董事是一位65歲的中國婦女唐兆敏(音譯)。從《南德意志報》所獲得的1150萬份有關離岸公司的《巴拿馬文件》中發現的更多記錄證實,唐通過印度洋塞舌爾島上的一家公司運作,是麥克布里奇公司的最終所有者。

但是唐是誰?《巴拿馬文件》上只有她的一份顆粒狀的護照複印件,沒有地址和電話號碼。

業餘攝影家

然而,她的名字很罕見,其它公司的數據庫把記者帶到了中國大陸城市上海。在那裏,社交媒體上的一篇評論顯示,唐是一名業餘攝影愛好者,曾在一家汽車製造廠擔任經理,還曾為在中國經營肯德基品牌的百勝中國(Yum China)擔任經理。近年來,她在當地幾家公司註冊了小額投資。

通過追蹤她在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的帖子,記者們有了發現。唐自稱是埃森哲諮詢顧問陳某的岳母,在陳某的孩子們面前自稱是「姥姥」。一名家庭成員後來向路透社證實了唐—陳的關係。

記者無法聯繫到唐置評。記者向一家大型戶外廣告公司提出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公司記錄顯示唐目前是這家公司的經理和股東。

隨後,一名路透社記者前往距離上海180英里的南京,結果證明這更有用。他此行的目的是參觀一家餐飲公司,公開的公司記錄顯示,唐是這家公司的股東之一。這家公司的總部竟然是一家肯德基(KFC)的特許經營店,位於一個購物中心,供應帶有中國風味的美國快餐:大約40元人民幣(6美元)的炸雞套餐和果凍榴槤水果球。

此次訪問證明了她與埃森哲高管陳以及馬耳他之間的新聯繫。附近另一家唐合夥擁有的肯德基的員工說,她不知道唐兆敏,但認識另一位合伙人,一個名叫王瑞的女士。員工說王是餐飲公司的老闆,但她很少去肯德基。

記錄顯示王瑞是一家名為道氏傳媒公司的香港公司的董事,該公司於2014年成立,成立時間比麥克布里奇早了兩周。根據路透社看到的銀行記錄,約根·芬內奇的17布萊克公司在2016年向道氏傳媒公司支付了100萬歐元。

根據肯德基工作人員提供的電話號碼,記者聯繫到了王瑞。她告訴路透社記者,她是唐兆敏的表妹,唐兆敏是陳的岳母。她說,她是應陳的要求,為他的目的成立了道氏媒體公司,對那100萬歐元以及道氏公司的活動一無所知。

王說,「他讓我成立公司,我認為這樣做沒有任何問題,他告訴我公司可以做媒體類的工作。」她補充說,當時陳告訴她,由於他與一家國有企業的關係,他無法自己創辦這家公司。王沒有透露這家公司的名字,也沒有詳細說明。

馬耳他的調查人員也在追蹤道氏傳媒公司和麥克布里奇公司。在路透社查閱過的國際法律請求中,他們找到了有關該公司業務活動、資金流動和最終所有者的信息。在2018年通過國際刑警組織提出的一項請求中,馬耳他警方向中共詢問了道氏傳媒公司以及該公司2016年從芬內奇的17布萊克公司獲得的100萬歐元。馬耳他警方表示,這筆錢可能涉及「非法資金」,可能與「腐敗和洗錢」有關。一名馬耳他官員表示,沒有來自中共的回覆記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表示不知道此事。

馬耳他還向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提出了法律請求,請求提供涉及麥克布里奇公司可能向馬耳他政客施布里和米齊支付款項的信息。這些要求還列舉了可能存在的腐敗以及洗錢行為。阿聯酋告訴馬耳他,他們沒有發現麥克布里奇公司的蹤跡。

支付

2020年6月,路透社和《馬耳他時報》披露,芬內奇的17布萊克公司從黑山的一個風電場工程項目中秘密獲利500萬美元,該項目涉及上海電力和馬耳他國家電力公司Enemalta。據Enemalta的內部審計顯示,陳某曾在Enemalta董事會的報告中推廣了這一項目。

2016年,17布萊克公司從風力發電場獲得了500萬美元的利潤。根據路透社看到的銀行記錄,以及馬耳他調查人員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向中國提出的請求顯示,在支付日的兩周前,也就是當年5月,芬內奇的公司向道氏傳媒公司支付了三筆款項中的第一筆,兩個月後,總共支付了100萬歐元。

據埃森哲公司的道德手冊顯示,陳的私人企業信息披露可能會給他在埃森哲公司帶來麻煩,他曾在那裏擔任能源業務董事。埃森哲沒有完全禁止其員工擁有私人商業利益,但它對可能發生的利益衝突提出了警告,包括使用埃森哲的信息或職位「謀取個人利益(或其家人或密友的利益)」。

當被問及陳與麥克布里奇公司、道氏傳媒公司的關係,以及他通過這些公司與馬耳他商界和政界人士的關係時,埃森哲公司表示正在仔細審查這些指控。上海電力沒有回應有關陳所扮演角色的問題。Enemalta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在對風電場交易進行內部審計後,「該報告已經轉交給警方,以協助任何調查,在這個階段作任何進一步的評論都是輕率的」。

迅速開展的調查

在馬耳他,揭露與中共的關係可能引發一系列官員腐敗調查,包括一項針對導致卡魯阿納·加利齊亞死亡的事件進行的公共調查,一項針對17布萊克公司的司法調查,一項針對黑山風電場交易的司法調查,還有馬耳他警察局金融犯罪處對17布萊克公司、麥克布里奇公司以及更廣泛的腐敗指控進行的調查。

在黑山共和國,路透社去年曝光了17布萊克公司在風力發電場融資中扮演的角色,這引發了司法調查。同一份報告還導致前能源部長康拉德·米齊被逐出馬耳他工黨。馬耳他前總理約瑟夫·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表示不了解米齊和施布里的任何商業交易。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大紀元記者秋生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31/1575322.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