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看戲 聖母婊演的不怎麼樣

作者:
大陸網民對明星要求嚴格,也是對的。一來明星藝人收入人民幣以億計,二來有了錢之後個個辦了美加英國香港新加坡居留權。三來這個行業,每在國慶和春晚表演其非常精湛的愛國和民族團結的歌藝演技,中國網民稱之為「聖母婊」(這三個字相信不必詳細解釋)——我們知道你一貫在演戲,你也知道我們一貫知道你一貫在演戲,我們也一貫知道你一貫知道我們一貫知道你在演戲。

全國義和團抗擊西方品牌種族主義白人至上的欺凌,進入可歌可泣的階段。中港台當紅明星藝人首當其衝,成為犧牲品,亦即英文所說的Victims,在全國民喝令之下,紛紛表態愛國,做代言者撕毀合同,本來穿此等名牌的紛紛切割。網民也跟着燒Nike、替各地H&M拆招牌。

大陸網民對明星要求嚴格,也是對的。一來明星藝人收入人民幣以億計,二來有了錢之後個個辦了美加英國香港新加坡居留權。三來這個行業,每在國慶和春晚表演其非常精湛的愛國和民族團結的歌藝演技,中國網民稱之為「聖母婊」(這三個字相信不必詳細解釋)——我們知道你一貫在演戲,你也知道我們一貫知道你一貫在演戲,我們也一貫知道你一貫知道我們一貫知道你在演戲。

好了,八國聯軍來了,讓我們中國網民做一回導演也過把癮:一聲愛國表態Camera,「偶像」即刻表情肅穆,拿起一張標語。網民說:神情不夠誠意,Cut,Take Two,偶像乖乖的再Take Two,Take Three。

中國網民平時買票進戲院,覺得觀眾許多年血汗打工錢,化為這群吃香喝辣的俊男美女精英的天價片酬,成就其北京平時上海五星酒店為歐洲時裝走紅地氈,錢櫃卡拉OK包貴賓廳唱K吸草,包私人飛機去辦理外國物業居留,還在法國買酒莊。若不是八國聯軍殺過來,幾時有機會讓老百姓耍小狗一樣,喝一聲Sit,偶像乖乖坐下來。再喝一聲「握手」,它前爪就遞上來。

好像法國大革命斷頭台下一面織毛衣、另跳舞歡呼一面數人頭掉落的群眾。人人心裏此刻其實都感激H&M和Nike,感謝拜登政府,在新疆棉的問題上,略略動了一下,讓無權無勢沒有錢也沒有居留權的大陸網民樂一把。

包括劉亦菲,雖曾年前表態支持香港警察平暴,因當時有花木蘭電影上映,票房收錢在即;這一回沒有市場壓力,只透過經理人工作室冷冷回一句:與Adidas的代理合約已經完結,被網民怒轟為何不如眾星一樣親自在個人帳戶表態,擺一副臭官僚架子,喝令我們花木蘭大姐滾回美國,以前愛國一筆勾銷。她演戲,觀眾知道。

怕就怕廣大網民又犯三分鐘熱度的老毛病,中央一聲Cut:大家勿衝動,現在讓我們化悲憤為理性力量。那時我們的大明星怎樣回過頭來再向西方品牌乞求續約?

因為這一次,洋人包括德國瑞典,似乎真正的動怒了。而聖母婊硬碰洋人,事溯八國聯軍,早有京城賽金花和瓦德西將軍的佳話。如何收場,我等香港觀眾,早已發出會心而深沉的微笑。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9/1574212.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