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菁:文革這些笑話不會重演嗎?

—文革笑話——認認真真走過場

作者:

經過那個年代的人都清楚,「毛著作」講用活動中的活學活用事跡,憶苦會上聲淚俱下的控訴,中共權力之爭下信誓旦旦的站隊表態,這些「文革」時中共用來塑造神、改造民眾思想、讓人民在恐懼下臣服的行為,是非常荒唐可笑。如下是一些例子。

講用毛

一九六七年八月,四川省某縣第十次「學習毛澤東著作講用會」在「東方紅」樂曲中開幕了。

熱烈的掌聲中,一位農民代表首先走上台,他說:「『毛主席』的書是咱貧下中農的命根子。飯可以少吃,水可以少喝,『毛主席』的書不可以少讀。煮飯前,我默念『要節約鬧革命』、『忙時吃干,閒時吃稀』這兩條最高指示;挖地時就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走路時就背『下定決心…排除萬難…』;上廁所時就背『吐故納新,新陳代謝』。有一次,我一邊走一邊背語錄,一腳踩到岩腳去了都不曉得。幸好半崖上一籠刺把我掛住了。這時我耳邊響起『毛主席』的聲音:『我們的同志在困難的時候要看到光明……』於是我鼓足勇氣爬上崖來……」

伴隨着又一陣熱烈的掌聲,一位工人代表上台「講用」。他說:「『毛主席』的書是咱工人階級的指路明燈,覺可以不睡,衣服可以不換,老婆可以不要,『毛主席』的書不讀不行!有一次我邊開機器邊讀紅寶書,車床把我的手指頭割了半截,我忍住痛,繼續學毛着。」

第三次熱烈的掌聲響起,走上講台的是一位駐軍代表,他說:「『毛主席』的書是威力無比的原子彈,只要有了它,沒有人可以有人,沒有槍可以有槍,沒有一切可以有一切。一我們部隊拉練(長途行軍訓練),我懷裏揣着紅寶書,背上背着七斤重的鋼槍和五斤半的被卷,一走就十里山路,累得我上氣不接下氣,我就背『毛主席』語錄來鼓舞自己。誰知走到一座獨木橋,腳一滑,掉到河裏去了。在這關鍵時刻,我腦中鬥爭很激烈,是要槍和被卷,還是要紅寶書?一種對毛主席無限愛戴的階級感情,使我迅速甩掉槍和被卷,高舉紅寶書游上岸。」

自然,他也像前兩位講用者一樣,贏得了雷鳴般的掌聲。

第四位走上台的是臂帶紅袖章,身掛「忠」字包的紅衛兵代表。他上台先背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等連串語錄,然後向聽眾發問:「今天會上有沒有階級鬥爭?有沒有階級敵人?」

會場上無人回答,每個人都緊張地望着他。

他表情更為嚴峻:「同志們,階級敵人到處都有,這個會場上也有剛才那三個講用代表就是百分之百的階級敵人。請大家想一想,這三個傢伙剛才講了些什麼?一個說他背『毛主席語錄『掉下山崖,一個說他學紅寶書斷了指頭,一個說他背最高指示差點被淹死。同志們,他們三個都是現行反革命!……」

憶苦專家

「文革」中,最普遍、最常用的教育方式便是「憶苦思甜」,「憶苦思甜」採用的方式有:開憶苦會,就是找人發言,控訴「萬惡的舊社會」,感念「黨」的恩情;吃憶苦飯,就是在飯里人為地加上米糠或野菜,讓人難以下咽,以使人常想起「舊社會」吃不飽的日子,感念「新社會」的幸福生活;唱憶苦歌,歌的名字叫「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

某礦有位苦大仇深的老工人,有人給他贈了個雅號,叫「憶苦專家」。他每每憶起苦來,都能達到感情真摯,字字血、聲聲淚的狀態,頗能激發人的階級感情。

這樣礦里礦外的單位紛紛請他去憶苦會上訴苦,他在甲單位的憶苦大會上,控訴日本鬼子殺害了他父親;在乙單位他控訴國民黨保長逼死了他父親;在丙單位,他控訴地主打死了他父親;在丁單位他控訴,在資本家的煤窯里,瓦斯爆炸炸死了他父親。

人們平素又曾聽他說,他父親是1960年餓死的。有人問他:「你到底有多少父親?」他說:「當然只有一個。」「你父親死了幾次?」「死是死了幾次,但他命大,得救還是活過來了,直到1960年才餓死。」人們問:「憶苦專家,你一會兒說日本鬼子統治時最苦,一會兒說國民黨統治最苦,一會兒說給地主當長工時最苦,一會兒說在資本家的煤窯里最苦,那你倒是說說,到底什麼時候最苦?」憶苦專家想了一想,最後說:「都苦,但最苦的還是1960年餓死人那陣子。」

表態專家

「文革」中,逢中央領導人事變動,各地各單位都效仿北京的做法,開群眾大會表態,因此這種大會被稱為「表態大會」。在大會上代表大家表態的非先進模範人物莫屬。某大廠有個工人劉某,是老勞模,經常在大會上代表大家「表態」,得了個雅號叫「表態專家」。

1969年九大確定林彪為毛的接班人,開除劉少奇的黨籍時,他在大會上表態:這是我們工人階級的共同心愿,我們一千個擁護一萬個擁護,如果讓劉少奇的陰謀得逞,我們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1971年,林彪墜機身亡後,他又在聲討大會上表態,如果不是「毛主席」高瞻遠矚,及時粉碎林彪一夥的罪惡陰謀,我們就要吃遍苦、受二茬罪。

1973年,鄧小平出來工作,他在大會上表態,如果不讓鄧小平這樣有豐富經驗的老革命家出來主持中央工作,讓林彪一類騙子篡奪了領導權,我們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1976年批鄧小平、反擊右傾翻案風時,他表態:如果讓鄧小平的反革命陰謀得逞,我們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1976年10月「四人幫」倒台後,他又在大會上表態:如果讓「四人幫」的反革命陰謀得逞,我們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有人問他:劉模範,你這麼表態,到底是誰的陰謀得逞你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呢?這位表態專家說:我也鬧不清。人們問:你既鬧不清,為什麼要在數千人的群眾大會上胡講?表態專家說:「這都是領導安排的嘛,還不是領導上咋說咱咋說,稿子咋寫我咋念。」

人不禁啞然而道:「劉勞模呀,你真不愧是個緊跟領導的「勞模」!」

熱熱鬧鬧、轟轟烈烈地走過場,而且是由下至上的一級一級的騙,這就是中共邪惡治下中國人的應對方式,而這背後人性的扭曲又是何等的讓人悲哀。

參考資料:

《文革大笑話》

《文革笑料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8/1573895.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