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汗毛倒豎的真實:德國穆斯林政客為何投票支持同性戀婚姻?

作者:
基爾帕特里克:青少年幻想聖戰者將在天堂得到72個處女的獎勵,這是恐怖行為的主要動機之一。穆斯林相信,聖戰行為將消除你過去的罪孽,並為你和你的父母贏得在天堂的一席之地。

2020年選舉的混亂及其後果轉移了國家對政治伊斯蘭教的長期威脅的關注。煽動健忘症的是基督教教會——梵蒂岡帶頭——關於「和平宗教」的迷覺鼓點。

但是,雖然伊斯蘭教已經從公眾的腦海中退去,而伊斯蘭教的野心卻依然存在。拜登總統*準備通過重啟伊朗核協議來促進這些目標。

教皇方濟各3月以「共存」的名義訪問了伊拉克大阿亞圖拉阿里·西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 Sistani),忽視了伊斯蘭教對宗教主導權的追求。梵蒂岡緩緩推進,新近推出的十部分網絡研討會,將耶穌的母親重塑為「瑪麗亞,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信仰典範」

2021年3月6日,教皇弗朗西斯在伊拉克納傑夫進行訪問時,受到伊斯蘭教什葉派最權威的人物之一——大阿亞圖拉阿里·西斯坦尼的歡迎。

著名伊斯蘭教觀察家威廉·基爾帕特里克(William Kilpatrick)警告基督徒不要輕信多元文化和諧的幻想。他同意談論對這種擴張主義意識形態的動機原則的誤解。

基爾帕特里克寫道:「從歷史上看,基督教一直是歐洲抵禦伊斯蘭化的最堅固堡壘。這一遺產已經被揮霍殆盡,幾乎喪失殆盡。」他最新的著作《天主教徒需要了解的伊斯蘭教》就是為了奪回這一遺產而做出的努力。

莫琳·穆拉基(Maureen Mullarkey):你一直在警告我們那個我們可能會稱為根本原因謬誤。許多主流評論將伊斯蘭恐怖主義的起源解釋為外交政策問題或社會經濟因素。你拒絕這種推理。為什麼這麼說?

基爾帕特里克: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根本原因是伊斯蘭教。歷史上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間的衝突主要是宗教戰爭。它們並不像許多同時代的人所說的那樣,是爭奪資源的戰爭。伊斯蘭教的信條蓋過了了關於「和平宗教」的溢美之詞。

正是對伊斯蘭教的信仰為聖戰分子提供了動力。聖戰學說——穆斯林有宗教義務與不信教者作戰的信念——在《可蘭經》、聖訓和《穆罕默德的一生》中有着堅實的基礎。它也植根於伊斯蘭歷史上漫長的血雨腥風中。

熱衷於暴力聖戰並不是因為貧窮或社會正義問題。暴力是一種神學上的要求。《可蘭經》明確指出,行善或在清真寺祈禱不如為真主的事業而戰(9:19-20)。

莫琳·穆拉基:這指向了伊斯蘭教的天堂概念。為什麼非穆斯林要擔心天堂里的那些處女?

基爾帕特里克:青少年幻想聖戰者將在天堂得到72個處女的獎勵,這是恐怖行為的主要動機之一。穆斯林相信,聖戰行為將消除你過去的罪孽,並為你和你的父母贏得在天堂的一席之地。

非穆斯林不想成為一些年輕穆斯林通往天堂的門票,他們有一種既得利益,那就是去揭穿這種對男性友好的、對來世後宮的描繪。沒有處女,你就失去了參加聖戰的主要動機之一。

莫琳·穆拉基:穆斯林相信《可蘭經》是由神指示的。因此,任何試圖質疑文本的行為都是褻瀆神靈的。批判這種信仰的可行性如何?

基爾帕特里克:但最終,他們的理由都是假設《可蘭經》是由神指示的。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對這一信仰的辯護卻異常薄弱。歸結為:他們說,《可蘭經》是一部如此傑出的文學傑作,只有神才能寫出它。

然而,《可蘭經》必須是現存最拙劣的書籍之一。歷史學家和散文家托馬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將其描述為「令人厭倦的、混亂的雜亂無章」。雖然《可蘭經》中偶爾有一些抒情的段落,但從整體上看,它缺乏連續性、連貫性和清晰度。無論作者是誰,他都有一定的詩歌天賦,但實際上沒有創作技巧。事實上,從作文的角度看,幾乎從書架上抽出的任何一本書都比它寫得好。簡而言之,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創世者居然沒有能力把它寫得更好。

幾乎沒有證據表明上帝寫了《可蘭經》。另一方面,《可蘭經》本身就有相當多的證據表明它是純粹的人為捏造。例如,書中有許多「方便的啟示」,這些啟示似乎是為了給穆罕默德一個好處(例如,他想要多少個妻子就有多少個妻子;更多的戰利品)或幫助他擺脫困境。

《可蘭經》經不起《聖經》一個半世紀以來的那種批判性的文本分析。但是,出於明顯的原因,經文學者一直不願意承擔這項任務。

莫琳·穆拉基:聖戰暴力不是全部。你還提請大家注意隱形或文化聖戰。你說的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基爾帕特里克:隱形聖戰是伊斯蘭版的左派在機構——學校、法院、媒體、企業、政黨,甚至教堂中的長征。和左派的「社會正義」戰士一樣,伊斯蘭文化戰士也遵循同樣的遊戲計劃。

隱形聖戰打着民權的旗號推進伊斯蘭議程。左派激進分子和伊斯蘭活動家都在呼籲廣泛認同的西方價值觀,如寬容和尊重多樣性。

但無論是左派還是伊斯蘭教徒都沒有表現出對他人權利的尊重。就像同性戀激進分子很少考慮他們起訴的基督教麵包師的良心自由一樣,穆斯林激進分子,尤其是歐洲的穆斯林激進分子,也很少考慮批評伊斯蘭教的人的言論自由權利。

在今天的歐洲大部分地區,伊斯蘭教褻瀆法壓倒了對言論自由的保障。

我們正處於一場兩線文化戰爭中——一方面是反對左派,另一方面是反對隱形聖戰。目前,我們在兩條戰線上都輸了。

莫琳·穆拉基:你寫道,基督徒天真地認為穆斯林是反對世俗主義的盟友,伊斯蘭家庭價值觀和基督教家庭價值觀是相似的。穆斯林反對性放任和其他世俗主義的熱情。他們堅持謙虛、貞潔和虔誠。你如何解釋這兩者的區別?

基爾帕特里克:基督教的家庭價值觀在傳統的伊斯蘭文化中沒有實質性的等同物。基督教的性規範和基督教對婚姻忠誠的強調鼓勵對女性的尊重。相比之下,伊斯蘭的性倫理貶低了女性的價值。而這種貶低是傳統穆斯林家庭中家庭暴力高發的原因。

在(穆斯林)「家庭價值」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男性榮譽——這種榮譽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一個男人控制生活中的女性的能力。妻子或女兒如果可能危害到丈夫、父親或兄弟的榮譽,就有可能受到嚴厲的懲罰,甚至死亡。

穆斯林男性對女性的控制不僅限於名譽殺人,還包括女性生殖器切割,這是一種旨在抑制性慾和保護貞操的殘忍行為。其他做法——強迫婚姻、童婚、臨時婚姻、一夫多妻制、毆打妻子和輕易離婚(對男性而言)是伊斯蘭社會經緯的一部分。這些做法的盛行掩蓋了基督徒和穆斯林有着相似的家庭價值觀的概念。

莫琳·穆拉基:2017年,德國議會投票支持同性婚姻。聯邦議院的6名穆斯林議員也都對「全民婚姻」措施投了贊成票。這是不是說明穆斯林可以同化西方文化,適應西方文化的平等理念?

基爾帕特里克:不,它不是。如果你把穆斯林的投票視為一種策略措施,就不會這樣說了。對同性婚姻的投票,通過瓦解傳統猶太-基督教對婚姻的理解,即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間的紐帶,為一夫多妻制打開了一扇門。

穆斯林成員的投票可以被看作是使伊斯蘭教法合法化的一個隱蔽步驟,同時,也破壞了一個關鍵的文化制度。就像同性婚姻一樣,一夫多妻制是西方社會的一種不穩定力量。而家庭結構和經濟的不穩定是一場漸進式文化戰爭的武器。它從內部削弱西方文化,從而達到聖戰的目的。

莫琳·穆拉基:穆斯林崇尚耶穌,尊敬瑪利亞。他們施捨、朝聖、每天祈禱。基督徒和穆斯林真的有那麼大的差距嗎?

基爾帕特里克:穆斯林所崇敬的耶穌不是福音書中的耶穌。《可蘭經》把他貶低為為穆罕默德開路的使者。他被大大貶低,被稱為「馬利亞之子」,以詆毀基督教的核心信條: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

事實上,《可蘭經》否定了基督教的所有核心信仰——三位一體、道成肉身、受難和復活。然而,穆斯林的辯護人繼續強調這兩種信仰之間所謂的相似之處,以創造對伊斯蘭教的正面看法。一個穆斯林組織在高速公路上豎起廣告牌,上面寫着:「穆斯林也愛耶穌」。不幸的是,一些基督徒很容易被欺騙。

至於施捨,嚴格來說是對其他穆斯林的義務。伊斯蘭教是一個至高無上的宗教,它認為穆斯林是「最好的人」(《可蘭經》3:110),非穆斯林是「最壞的生物」(98:6)。當穆斯林國家遭受自然災害時,往往不向基督教和其他非穆斯林居民提供救濟方案。

簡而言之,「慈善為人人」的概念與伊斯蘭信仰格格不入。同樣,把伊斯蘭朝聖與基督教朝聖相提並論也是牽強附會。穆斯林最重要的朝聖是去麥加——所有非穆斯林都被禁止進入的城市。

莫琳·穆拉基:瑪利亞在《可蘭經》中不是受到了很高的尊重嗎?這難道不值得梵蒂岡把她作為通往伊斯蘭教的橋樑來宣傳嗎?

基爾帕特里克:(穆斯林教義里的)瑪利亞和耶穌一樣,是穆斯林,不是猶太人或基督徒。她之所以重要,只是因為她是穆斯林先知的母親。如果說馬利亞是真主之母,那是一種褻瀆:「真主不許他自己生兒子!」(19:35)

她出現在《可蘭經》中的原因與耶穌出現在那裏的原因相同,即否定基督教關於耶穌神性的說法。穆罕默德把《舊約》和《新約》中的故事寫進了《可蘭經》,以吸引生活在阿拉伯的基督徒和猶太人加入他的新宗教。

莫琳·穆拉基:在你的書中,你堅持認為基督教會已經成為伊斯蘭教的幫凶。它應該如何回應伊斯蘭教的挑戰?

基爾帕特里克:它可以從摘下玫瑰色的眼鏡開始。自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1962-65年)以來,很多教會當局對伊斯蘭教持有一種盲目樂觀的觀點。我把它稱為「共同點」的方法:強調基督徒和穆斯林所謂的共同點,而忽略其他。

教皇方濟各是基督教在世界上最明顯的代表,他一直站在最前線,努力把所有的宗教都呈現為大致平等、同樣優秀的宗教。簡而言之,他鼓勵了那種促進伊斯蘭教對西方機構滲透的天真。儘管方濟各經常談到需要建造橋樑,而不是牆壁,但從比喻的角度來說,他在伊斯蘭教周圍建造了一堵巨大的保護牆,使其免受批評。

我們正在見證伊斯蘭教作為一個巨大而危險的力量的復活。但是,許多基督徒並沒有把這當作一個準備精神和文化戰爭的信號,而是把它當作一個展示他們寬容的機會。他們邀請伊斯蘭教更深入地融入我們的文化結構——一種在很大程度上由基督教塑造的文化。

威廉·基爾帕特里克(William Kilpatrick)是幾本關於伊斯蘭教的書的作者,包括《基督教、伊斯蘭教和無神論》和《聖戰政治不正確指南》。他的工作得到了Shillman基金會的部分支持。

莫琳·穆拉基(Maureen Mullarkey)是一位寫藝術和文化的藝術家,也是《聯邦黨人》的撰稿人。她有着網絡博客「Studio Matters」。

原文連結:https://thefederalist.com/2021/03/22/why-muslim-politicians-vote-for-gay-marriage/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聯邦黨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5/157275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