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陶傑:袁國勇 香港的伽利略

作者:
袁國勇身先士卒的深入民間,仔細檢查基層民居的通風系統和糞渠,一副專注嚴謹的態度,令我想起在實驗室里用一把孤獨的望遠鏡窺視天象的天文學家。然後遲至一年之後,雖然「高弗十九」冠狀病毒源來自美國、意大利或澳洲,已經成為十四億中國人民的堅固共識,但袁國勇還在「灼見名家」論壇,一個人、一把聲音,滿座衣冠,喃喃自語的重複:我還是認為這種病毒源自於武漢。一時四座俱靜。此語令我想起伽利略面對火刑。

香港的袁國勇醫生,以大歷史文化的角度,越來越像香港版的伽利略

首先袁醫生嚴正指出:病毒源自於武漢所謂的野生動物市場,至少與中國人食蝙蝠野味的陋習有關。此說即招惹某在中國謀生賺錢的美國白左「教授」標籤為宣揚「文化殖民主義」或「白人飲食文化優越論」,若發生在美國,恐怕袁國勇教授已遭到美國大學「除名文化」(Cancel Culture)開除、紐約時報開炮批判的第一劫。

然後袁國勇身先士卒的深入民間,仔細檢查基層民居的通風系統和糞渠,一副專注嚴謹的態度,令我想起在實驗室里用一把孤獨的望遠鏡窺視天象的天文學家。然後遲至一年之後,雖然「高弗十九」冠狀病毒源來自美國、意大利或澳洲,已經成為十四億中國人民的堅固共識,但袁國勇還在「灼見名家」論壇,一個人、一把聲音,滿座衣冠,喃喃自語的重複:我還是認為這種病毒源自於武漢。一時四座俱靜。此語令我想起伽利略面對火刑,頹然走出堅持地球為宇宙中心論說的宗教裁判所的法庭之際,仍喃喃自語:「但地球還在轉動啊。」

然後在打針抗疫之「你到底是不是中國人」的疫苗愛國戰爭之中,袁國勇毅然選擇了「西方列強」之復必泰,而且不要護士代勞,自己親手打,說會痛一點。此舉一語雙關,大有殉道之味。

袁醫生堅持科學的基本事實和邏輯思維,屬於亞里士多德所謂Methodology essentialism這一派,重天地事物之根本,輕「鴉片戰爭以來列強欺凌」之情緒。很明顯,袁醫生不是能接受七十年代據說學習了毛澤東思想之後可針灸麻醉開刀、一邊還可以吃西瓜一邊叫毛主席萬歲的「不同文化準則」的那種人。其黃皮白心之指數、洋奴漢奸之犯險,屢教不改,多次觸犯底線,在網絡時代,實令人為他擔心。

布萊希特在話劇「伽利略傳」里,借角色之口說:「哀愁國才需要英雄」(Unhappy the land that is in need of heroes)。袁醫生你打你的復必泰好了,在四周的喧譁躁狂之中,裝睡的人,你叫不醒;變了喪屍的,你也救不活。袁醫生你打針好了,讓護士替你打,不必悲壯地在電視新聞鏡頭前自己打。Yes,地球還在轉動,太陽才是中心,地球不是,袁醫生你自己打針好了,不要多聲響,我們都知道。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6/1569028.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