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兩會鬧哄哄 習近平要接管國務院

作者:
有人分析:兩茶杯,一個裝水,一個裝藥。那意思就是習近平身體不健康,有病,總不能開一天會,三不五時從兜里摸出藥丸擱嘴裏,再喝口水咽下去吧。於是乎,放茶杯里熱水一化,到時間兒就喝,鏡頭裏還看不出任何異樣,不就和諧了嗎?

北京現在正在開兩會,不同的人關心的重點不一樣。我們今天也湊湊熱鬧,談一下今年兩會的一些重要看點。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咱們看不出門道,起碼可以湊熱鬧,跟大家妄議一下中央。

大家都知道,兩會每年都開,除了向體制內官員交代政策,也是中共表現執政合法性的會議。今年人大政協分別在3月4日、5日召開,會期比往年壓縮了幾天,11日,也就是今天閉幕。

兩會期間,官媒和官員的表達,往往透露出很重要的方向。今年有一個熱詞,就是官員強調和官媒大肆報導的,是「領航把舵」。

比如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說,「習近平總書記領航掌舵」。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把抗疫、脫貧等功勞,歸功於「最根本在於有習近平總書記掌舵領航」。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在發言中,稱近年取得的偉大勝利,「是習近平總書記掌舵領航的結果」。

廣東省委書記李希稱,深刻體會到「總書記領航把舵」是「我們最大的信心所在、底氣所在、力量所在」。

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稱中共「取得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根本在於有習近平總書記掌舵領航」。

福建省委書記尹力也表態,「成績來之不易,根本在於習近平總書記的掌舵領航和黨中央堅強領導。」

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參加浙江代表團審議時,吹捧習核心為「全黨的核心掌舵領航」。

習近平的大秘、中辦主任丁薛祥更誇張,他在貴州團表態說,以習為核心的中共中央,是「行穩致遠的定盤星」。「舵手」怎麼說還只是個人,定盤「星」,這真是「吹上天了」。

我們上面提到的這些官員,基本上都是習近平最重要的一批親信,陳敏爾、蔡奇、李強、李希、尹力、丁薛祥,全都是習近平所謂「之江新軍」的核心人物。

掌舵領航,這是形容領袖的詞。「文革」時期只要毛澤東一露面,一定伴隨大海航行靠舵手這首歌。而吹上天了,這就是偉大領袖的級別了,「文革」前就有歌曲,「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現在習近平是定盤星,等於說,習近平是偉大領袖級別,和毛澤東級別是一樣的。

另外,人大審議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修正草案)》,估計今天已經通過了。這個組織法修正案,授權人大常委會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可決定「國務院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包括對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的任免;也可以根據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提名,決定軍委會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

以往人大常委會只可任免國務院部委首長等部級官員。草案通過後,人大常委會將可以隨時任免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大家都知道人大是栗戰書的地盤,人大常委基本上由習控制的。所以這個修正案,目的是未來兩年,習近平可以隨時調整副國級的高級官員,包括國務院副總理、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等等。

這是人大組織法30多年來的第一次修改。

看起來,這條草案主要針對的是國務院,也就是李克強掌管的系統。今明兩年,國務院副總理人事的變動,大概是可以預期的。

其實自十八大以來,李克強的總理地位與權力,就一直在被削弱。和溫家寶朱鎔基比起來,李克強基本上沒什麼權力,更不要說和周恩來比了。李克強大概只能算是個經濟執行管理官員。以往,國務院副總理任選是由總理提名的,當然這也只是個表面形式,這種副國級級別高官的任命,都是高層派系博弈、妥協的產物,不是李克強一人能拍板決定的。此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擴權,不僅是對李克強的進一步削權,更是習近平提前佈局二十大高層人事之舉。

目前距離中共二十大不到兩年時間,高層人事安排需要提前內部確定。《組織法(修正草案)》通過後,預料很快有國務院副總理人員乃至軍委副主席變動。目前習近平居「核心」地位,加上強勢反腐高壓震懾政敵,在高層人事上具主導權,另外,現任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是習近平親信;此次《組織法(修正草案)》通過後,為習近平提前佈局二十大高層人事鋪平道路。

習近平此舉,一方面,將自己親信提前部署到位,卡位二十大關鍵職位,營造既成事實局面,令官場與政敵不敢輕易公開反對;另一方面,將自己親信提前部署到位,在二十大高層核心人事大戰中增兵助陣,改變雙方力量對比。更重要的是,嚴防二十大上江派等反習勢力糾集政變,臨時威脅改變早前內部人事協議。

之前,中共十六大上江澤民曾慶紅曾操控軍方勢力發動政變,中共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高層人事均有激烈博弈,直到最後一刻仍有黑馬出現。習近平如今提前佈局,消除政變隱患,降低變數。

以前,中共一直是隔代指定,胡錦濤是鄧指定,習近平是江指定,胡錦濤下去前,有意指定的是胡春華孫政才

中共十九大前,孫政才突然落馬,一度傳出陳敏爾將接替孫政才作為總理接班人選的傳聞;但中共十九大上,陳敏爾與團派接班人選胡春華,兩人均未入常委。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五中全會前後,均傳出陳敏爾、胡春華入常、成為接班人的說法,另外還傳出習近平前大秘、上海市委書記李強進京出任副總理的消息,但在四中全會和五中全會都沒有發生。很多人認為,大概是內部鬥爭激烈。

這次人大《組織法(修正草案)》通過後,陳敏爾與李強,有可能很快進京,出任副總理。按照時間推算,應該不會晚於今年底的七中全會。

我們再看看老百姓關注的一些熱點吧。

一是GDP增長目標,是6%以上,不是左右,是以上。GDP之所以惹關注,是因為李克強2020年兩會時,沒提GDP,外界估計中共病毒下GDP太難看,沒法提,甚至有學者估計是負數。所以老李去年首次明確表示中國將不設GDP增長目標,這是1994年首次設置GDP指標以來的第一次。

今年設了6%,黨媒說是中國有底氣,去年疫情下逆勢增長2.3%,是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這個其實不對,因為台灣去年增長2.8%,比中國大陸更高。而且中共那個數據能不能信,大家見仁見智,反正我是不太信。

不過今年這個6%,大概沒什麼問題,因為去年經濟太差,甚至可能是負增長,所以如果疫情趨緩,恢復過程就是增長。如果疫情真的好轉,估計全球增長都很大,肯定超過6%,比如歐洲去年衰退10%,今年恢復前年情況,就有超過10%的增長了。

第二,兩會大肆宣傳兩個偉大勝利,一是戰勝疫情,另一個是全面脫貧。

戰勝疫情,可能會引起不少爭議吧?自己搞出來的禍事,自己戰勝,怎麼說也不能是個偉大勝利啊。

而全面脫貧爭議更大。和一些大陸朋友通話,大家都把這個全面脫貧當笑話。因為這是個簡單數學問題,19年沒脫貧,20年遇到嚴重疫情,經濟受到巨大影響,結果反而脫貧了?

李克強去年兩會時,還公開提到中國6億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被認為是打臉習總脫貧目標。今年人大政府報告李克強又發出「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返貧」的言論,輿論大嘩,因為這與外界一直批評習總又在搞「運動式脫貧」一致。

另外一個看點是人口、養老、延遲退休。這個就和所有老百姓都息息相關了。

現在中國面臨老齡化危機,全世界老齡化國家都是富裕國家,人均GDP到了3萬美元的時候出現的,中國1萬2000美元就出現了,所以叫做未富先老。

2月26日官方數據稱,未來5年,中國老年人口將超過3億人,勞動人口大幅減少3500萬人。兩頭擠壓,不知道老李的6%GDP增速怎麼實現。於是又帶出一直糾結的延後退休方案,現在爭議在男女一把都延到65退,還是漸進先男65,女緩緩?還是規定其它年齡退,過兩天看結果吧。總之延退是大方向了,沒錢了嘛。

人大代表提議在東北試點,全面放開隨便生,甚至撥款鼓勵生,還有降低結婚年齡,女孩18歲就可以結婚(現在是20歲)。但很多專家表示,即使放開生,也為時已晚。因為起碼要等到20年以後,才能反映到勞動力和稅收上。

再一個看點,就是香港完成一國一制。

兩會前港共就配合動作,香港參與民主派初選的47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然後香港媒體就傳出兩會可能討論改變香港選舉制度。

年初習近平提出所謂「愛國者治港」,等於DQ了港人治港的原則,北京也相繼為此定調。然後兩會人大審議改變香港選舉制度的決議草案,包括大幅減少直選立法會議席的比例,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建立所謂「有香港特色的新民主選舉制度」,赤裸裸地剝奪港人的基本選舉權,而且要保證一切選舉都被中央掌控。

不過,李克強仍然在政府報告中提「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且還是「不走樣不變形」,隻字不提愛國者治港,有輿論說這是老李代表反習勢力向習公開宣戰!這麼說也許過分,但李克強2022年肯定退休了,最後兩年時間,該說什麼說什麼,能說什麼說什麼,大概是這樣。

今年兩會還有個鬧哄哄事,大家都在吵,就是:習近平的杯子。

央視直播鏡頭顯示,一尊面前放了兩個「茶杯」,他旁邊的局常委李克強、栗戰書們,還有政協委員的桌上都是一個茶杯。

有人分析:兩茶杯,一個裝水,一個裝藥。那意思就是習近平身體不健康,有病,總不能開一天會,三不五時從兜里摸出藥丸擱嘴裏,再喝口水咽下去吧。於是乎,放茶杯里熱水一化,到時間兒就喝,鏡頭裏還看不出任何異樣,不就和諧了嗎?

這種事,海外未必關心,但大陸人關心,尤其是大陸官場會非常非常關心。領袖健康是最高機密,原因是下面官員都是政治官員,需要察言觀色,跟風站隊,站對了邊是最重要的。專制體制下,皇帝身體有問題,政治上一定出大事。

但對體制外的,尤其是海外的人來說,這個事,就只是一個笑談而已。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3/1567896.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