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弗林將軍:「深暗勢力」追殺我和我的家人時,我學到的5條教訓

作者:
我必須承認,我很少把自己的信仰表露無遺,但與深層勢力的鬥爭教會了我,我們的上帝是多麼信實。即使我的許多朋友和同事拋棄了我,上帝也從未這樣做過。事實上,經歷這些磨難只會讓他更親近。讓信仰成為你今天戰鬥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編譯:約瑟

你不需要長時間看新聞就能看到美國正在迅速變化。這種下滑不僅體現在我們的領導地位上,也體現在今天許多美國人盲目接受的對與錯定義的轉變上。

我們的領導人希望我們相信,這些價值觀的變化是不可避免的,它們是好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被稱為「進步派」。

然而,對於我們這些仍然相信美國賴以建立的不朽真理的人來說,他們所謂的「進步」至少可以說是令人擔憂的。

可悲的是,有些人將聽任這種警告發展成失敗主義。他們會避開我們面前的戰鬥,希望找到一個可以撤退的陣地。

對於那些寧願撤退或投降而不願戰鬥的人,我要問你們一個簡單的問題:

如果美國倒下了,你會去哪裏?

你會到哪裏去尋找另一個提供機會和個人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保障的國家呢?

你將在哪裏找到一個國家,其建國文件保證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請說出一個地方能給你和你的家人提供與美國相同或更多的服務。

答案很簡單:沒有這樣的地方。

儘管美國在走下坡路,但它仍然是地球上最好的國家。這是我們的土地,這是我們的人民,這是我們的城市、社區和街道。這是我們的國家。

儘管為美國靈魂而戰的戰鬥在我們面前激烈,但我們不能袖手旁觀,希望能找到退路。不會有。

雖然我聽起來很悲觀,但我絕對不是。上帝讓我忍受了左派長達一年的鬥爭,他們要摧毀我和我的家庭。他們想讓我作為一個榜樣,給那些敢於挑戰沼澤地區根深蒂固的官僚主義的人。

儘管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我仍然站在你們面前,向你們證明勝利是絕對可能的。

我們今天作為享有言論自由和和平集會的美國公民聚集在這裏,這一事實應該使我們充滿希望。

但滿懷希望並不是生存計劃。希望從來沒有贏得過戰爭,也不會在後方贏得和平。在這篇文章中,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在與仍然威脅我們國家的黑暗勢力的戰鬥中所學到的經驗。

當為真理而戰時,最重要的起點是要在真理本身有充分的基礎。我用大寫的T來指代真理,比如「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活」。

對上帝的信仰是恢復美國偉大的鬥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的個人信仰與我們的個人自由是密不可分的。

亞歷克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是一位偉大的法國作家,著有開創性的著作《美國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他寫道:「我剛到美國時,這個國家的宗教方面首先引起了我的注意……

「美國人把基督教和自由的概念緊密地結合在了自己的頭腦中,所以不可能讓他們只想到這一個而不想到另一個。」

托克維爾說得完全正確。在美國建國之前,在全能的造物主之前,世界上沒有任何文件將公民的個人權利與其獨特的價值和自主權直接聯繫起來。

我們不應該試圖紀念我們的締造者願意承諾他們的生命、財富和神聖的榮譽,而不承認作為這種勇敢的基礎的信仰。

信仰和自由永遠不能分開。

如果你希望像我們的開國元勛那樣勇敢地為美國而戰,那麼請相信全能的上帝。你要倚靠他的能力,如刀劍盾牌。

我必須承認,我很少把自己的信仰表露無遺,但與深層勢力的鬥爭教會了我,我們的上帝是多麼信實。即使我的許多朋友和同事拋棄了我,上帝也從未這樣做過。事實上,經歷這些磨難只會讓他更親近。讓信仰成為你今天戰鬥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我們紮根於信仰的同時,我們也必須紮根於開國元勛們的著作中。如果我們要保存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和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等偉人的遺產,我們必須知道他們所代表的是什麼。你們會加入到維護我們建國價值觀的戰鬥中來嗎?

任何人都可以更多地了解我們國家的建立。從簡單的開始。你最後一次閱讀憲法或獨立宣言是什麼時候?

我們往往忘記把憲法從頭讀到尾是多麼容易。奧巴馬總統的《合理醫療費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有31.4萬多字,但構架我們整個政府體系的文件只有4500字。普通美國人半小時就能讀完。

當然,如果我們真的想要進入開國元勛們的思維模式,我們必須深入挖掘。《聯邦黨人文集》、德·托克維爾的《美國的民主》、潘恩(Thomas Paine)的《常識》以及約翰·洛克(John Locke)的著作都值得一讀。

美國的概念的確是奇蹟,但它遠非偶然。在費城集會的人們都是有信仰和品格的勇敢的人,他們冒着一切危險去「確保自由的祝福」。

我們必須了解他們的犧牲,我們必須尊重他們的犧牲。

偉大的小冊子作家托馬斯·潘恩在他的《美國危機》(The American Crisis)一書中雄辯地寫道:「我們得到的東西太廉價,我們對它的尊重太輕:只有昂貴才賦予每件東西價值。」上天知道如何給它的貨物定價;像自由這樣神聖的一篇文章居然得不到很高的評價,那才怪呢。」

這些話是喬治·華盛頓將軍下令向整個大陸軍宣讀的,但它們今天仍然同樣適用於我們。自由需要每一代人的犧牲。

當我們在我們的信念和對我們的建國文件的清晰理解的基礎上繼續前行時,我們絕不能忘記我們的家庭在「堅守真理」中的重要性。

當沒有人站在我身邊的時候,我的妻子洛莉就在那裏,自從我們13歲相遇以來,她一直都在那裏。1981年,我和高中時的心上人結婚了,那是我做過的最好的決定之一。

洛莉是我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大海上的靠山。同樣的性格和信念使她成為一名出色的軍嫂,也使她能夠承受過去幾年的政治鬥爭。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她在身邊,我感到無比幸福。

正如我們所知,黑暗的力量如此努力地要消滅這個家庭是有原因的。他們看到了家庭的紐帶是多麼強大,所以他們想重新定義它,淡化它,用對國家的依賴來取代它。

我們不能讓他們毀了我們的家庭。只要婚姻和家庭穩固,自由就永遠有奮鬥的機會。

永遠不要向那些說他們比你更懂得如何養育孩子的人讓步。上帝把照顧孩子的責任交給了父母,而不是政府。

正如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名言所說:「自由是脆弱的,它永遠不會在一代人之後消失。」當你訓練你的孩子們時,把里根的話牢記在心。如果下一代不懂得維護自由,你們今天為自由而戰就毫無意義。

不要認為保護家庭的鬥爭與拯救美國的鬥爭是不同的。保護家庭的鬥爭是我們拯救美國之戰的基石。你在生活中做的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太可能像它一樣重要或有意義。

再看看我們的祖先,我們看到他們為了子孫後代而勇敢地行動。從他們的言行舉止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對孩子和孩子的孩子的關心。

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敦促批准美國憲法,他的理由是「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無論我們的影響力在哪裏,我們都將誠心誠意地、一致地推薦這部憲法,並將我們未來的想法和努力用於妥善管理它。」

當你為美國而戰時,請記住你是在為你的家庭而戰(媽媽,爸爸)。當你與黑暗勢力鬥爭的時候,把它當作指路明燈吧。

在把家庭的重要性建立在信仰和建國的基礎之上之後,愛國者們必須認識到真正友誼的重要性。

約翰·亞當斯稱友誼是「人類最傑出的榮耀之一……我希望從友誼中獲得我未來生活的主要幸福。」

當我因為幫助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然後擔任他的第一位國家安全顧問而成為左派最喜歡的攻擊目標時,很多說他們是我朋友的人拋棄了我。

那些之前和我相處過的人突然不再打電話、發短訊,也不再和我和我的家人交流。只有在我最需要它們的時候,它們才露出它們的真面目。

說實話,我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然而,正是在這些黑暗的日子裏,我發現我的朋友比我意識到的還要多。信件開始從全國各地湧入,有些甚至來自世界各地。

這些信中有許多是我從未見過的基督徒和愛國者寫來的,信中有鼓勵的話語、為我的法律辯護提供的資金,以及在我最黑暗的時刻為我祈禱的內容。這是真正的朋友的表達方式。

我被這些成千上萬的朋友所感動,我把感謝他們每一個人作為我的使命。我至今仍珍藏着他們的信。

你可能不會像我一樣收到成千上萬的鼓勵信,但你現在應該想想誰是你真正的朋友。如果你要為自由而戰,你必須問問自己,當形勢艱難時,你所依賴的人們是否會和你在一起。

記住,你並不孤單。還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美國人想要捍衛我們偉大的民族遺產,但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想要分裂以征服我們。

別讓他們逍遙法外。找到你真正的朋友,勇敢地和他們站在一起。如果我們一起努力,我們就能贏得這場鬥爭。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告訴了你們信仰的重要性,談到了我們國家的建立,談到了家庭的重要性和真正友誼的價值。這些是我發現的至關重要的元素,當其他一切似乎都對你不利時。

現在我想談談這場戰鬥。

今天的美國需要戰士。我們需要像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總統那樣說:「我生來就是為暴風雨而生的,平靜不適合我。

我們需要有人站出來反對失敗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因為這些意識形態侵入了我們的意識主流,就像一排令人窒息的藤蔓,試圖扼殺美國強大的橡樹。

這些藤蔓表現為:

社交媒體審查思想的自由交流

驅動思想控制的主流信息

旨在強迫行為服從的政治正確

有選擇地應用和武器化旨在保護我們的理想、法律和機構

對家庭和愛國主義本身的大規模攻擊

這些問題都是大問題,但你不必非得成為華盛頓的超級明星才能成為解決問題的一部分。勝利可以通過許多人的協調努力,做小而勇敢的愛國主義行為來實現。

從接觸你周圍的人開始,在你的教會和社區發出一個直言不諱的聲音,你會驚訝地發現,只要冷靜、明智和恭敬地呈現主流新聞之外的觀點,就會有多少人的心和思想被動搖。

接下來,把行動發生的地方作為你的目標。人們常說:「歷史是由那些出現的人創造的。」「花點時間去市政廳參加會議。參加當地學校的董事會會議。了解你所在州的立法者,了解你所在州的國會大廈發生了什麼。

不要只是抱怨選舉不公平,而應該通過在任何適合你的政治層面上請願或遊說,以加強選舉廉潔法,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聯繫你當地的政黨選區,讓他們志願做一名投票觀察員。請記住,世界上最有權力的職位不是美國的總統,而是在任何一個選舉日,一個堅定而愛國的選區志願者。

如果你的地方官員拒絕維護正義,那就動用草根活動家的終極武器。告訴他們你會和他們競爭,並堅持到底。

各級政客最害怕的就是可能失去權力。即使在你所在的城鎮或選區,勝算對你不利,保守派的強勢表現可以防止你的官員在未來過於左傾。

無論你決定如何參與,今天就要做出決定。美國需要為自由而戰的戰士。

沒有人會來把我們從問題中解救出來。有些人認為司法系統會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但事實證明他們自己是不可靠的。

與其等着別人為我們奮鬥,不如自己努力奮鬥。

反對我們的力量很大。他們有金錢、權力和特權。

他們想把每一個辛勤工作的美國人強加到奴役和稅收的枷鎖中。

他們想用大型科技公司的審查制度和取消文化封住我們的口。

他們想把我們的孩子從我們身邊帶走,迫使他們向老大哥政府求助,而不是向真正愛他們的政府求助。

然而,儘管黑暗勢力計劃周密,擁有強大的力量,他們仍然可以被擊敗。

最近,一位朋友就美國歷史上一個熟悉的章節給了我一個有趣的新視角。記住,喬治·華盛頓將軍指揮了一小群愛國者對抗地球上最強大的軍事力量。

我的朋友說:「他的大陸軍在訓練、武器和數量上都不及英國正規軍。」紅衣士兵是一支精銳而紀律嚴明的軍隊,華盛頓的烏合之眾志願軍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殖民地因戰爭而分裂。在最關鍵的時期,國會實際上機能失調。1778年,在臭名昭著的福吉谷冬營中,華盛頓的11000人的軍隊幾乎因飢餓、疾病和士氣低落而解散!」

我們都知道故事的結局。克服重重困難,美國打敗了英國,成為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

這不是運氣,而是神的旨意使這一切成為可能。華盛頓總統後來指責他的美國同胞們說:「我們同樣應該相信,一個無視上帝本身規定的永恆秩序和權利規則的國家,永遠不會得到上帝的慈祥微笑。」

作為今天的愛國者,我們為同樣的「永恆的秩序和權利規則」而戰,「不管別人怎麼說,仁義的品格都沒有改變。

這些規則在世界建立之前就已確立,得到我們偉大的開國元勛們的肯定,並為每一代美國人維護,直到我們歷史上這一關鍵篇章。

在這些永恆的真理岌岌可危之際,你們現在願意為了自由和我一起戰鬥嗎?

當自由的火炬還在熊熊燃燒的時候,你們會成為那些足夠關心並把它傳給新一代的人嗎?

不能後退,也不能投降。正如我之前所問的,如果美國倒下了,你們會去哪裏?

我們的戰場在這裏。我們的盾牌是信念。我們的劍就是真理。

如果我們在邪惡和壓迫面前不退縮,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你會加入戰鬥嗎?

為了我們的孩子和孫子,我祈禱你會。

上帝保佑美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西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1/156714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