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一國兩制B版 就像金庸改寫黃藥師梅超風有一腿

作者:
以後要不要反對派呢?當然要。一個大老闆營運公司,不會完全相信CEO。大老闆不希望行政總裁和他的副手情如手足,兩個高級打工仔結拜兄弟,只會讓高層B與高層A不和,B來打A的小報告,A也與B勢不兩立。B反對A可以,因為我想從B的嘴巴里知道A在搞什麼鬼,交上來的數目是否真確,我可以分而治之,但B不可以把我的廠也想拆掉。

香港大洗牌,進入新朝代。你說已經是一國一制,但中方說:仍然要玩一國兩制

說一國一制沒有錯,但中方說還是一國兩制,也沒有錯。因為以中方的角度:由戴卓爾夫人和鄧小平商談出來的一國兩制第一版本,在「國安法」通過之日起,已經結束。今日開始,香港進入後鄧小平時代,亦即由習近平定義的一國兩制第二版本。

一國兩制的後鄧小平時代第二版本,特徵就是本來中方三心兩意勉強讓你保留的一點民主制度結社新聞言論自由,通通取消。但是另一方面,香港身為簡單稅制、低稅甚或免稅的貿易自由港;港幣維持與美金掛鈎自由兌換的中介貨幣,一切不變。

至於法治,夾在中間,是比較敏感的問題。中國相信,即使連同司法清場包括香港法官的人選,只要香港維持其他的經濟金融自由制度,西方的資金照樣進來。

因為中方認為:在新加坡,李光耀從來不容許批評政府,新加坡的法庭也不會有獨立的政治判決。遠東經濟評論曾經批評李光耀,被新加坡政府控告誹謗,新加坡的法庭照樣判決誹謗罪名成立。中方認為:一九九七年之後,我容許香港的高度自治程度,已經比新加坡還寬鬆很多,但敬酒不喝喝罰酒,香港的泛民主派和一些其所認定的幕後勢力,還要得寸進尺。於是忍無可忍,這一次中方親自下場,把林鄭月娥班子什麼的一起往一旁猛力一推,自己搬來一張凳子坐下,擼起衣袖,一手搶過林鄭月娥這幫人手裏再整弄的一副撲克牌,一拍桌子,直接與美國和西方對干。

那麼以後要不要反對派呢?當然要。一個大老闆營運公司,不會完全相信CEO。大老闆不希望行政總裁和他的副手情如手足,兩個高級打工仔結拜兄弟,只會讓高層B與高層A不和,B來打A的小報告,A也與B勢不兩立。B反對A可以,因為我想從B的嘴巴里知道A在搞什麼鬼,交上來的數目是否真確,我可以分而治之,但B不可以把我的廠也想拆掉。

所以香港的反對派,也是中國重新定義的反對派。馮檢基、狄志遠、鄭家富、單仲偕這類老反對派,將可獲准復出。六四燭光會停辦兩三年。

畢竟金庸小說也改寫了兩三次,改成黃藥師竟與梅超風有了一腿,讀者喜不喜歡不重要,但作者年紀大了,心態變了,作者喜歡。

小說讀者沒有反對聲音,尚且如此。何況香港政治。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0/1566648.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