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忠誠廢物論 劍指誰

作者:
對於香港,本來可以說:「忠誠必廢物,廢物必忠誠」,但國家沒把話說死,可見體恤。但「忠誠廢物論」易在香港愛國陣營中引起分化,你廢、他廢、她廢,在環保科學的邏輯上,「源頭減廢」,必劍指最高人物的特首方百廢之源。

中國出手肅清香港民主派,整改立法會,同時增加立法會議席,讓愛國者可以多佔幾十席,卻又明察秋毫,知道愛國者之中口腔期眾多——譬如反對BNO移民英國,只着重飲食排泄之生理循環需求,嚴正指出去英國做文青、只會欣賞歷史文化沒有用,古堡的石頭不可以當飯吃——中國政府為防止有人將立法會增加的議席,只當做人民食堂多給農民們分發的幾隻碗和幾雙筷子,狠話說在前頭:國家要忠誠有能力的愛國者,不需要忠誠的廢物。

此語繼「政務官AO黨就是最大的反中政黨」之後,又一記悶天雷,愛國者們你眼看我眼,手機群組紛紛開始對他人之號入座,議論大家認識的誰誰,就是忠誠的廢物。至於幾時在設立「AO反中黨徒舉報熱線」之外,加設一條「忠誠廢物舉報熱線」,尚未可知。

中國近年講話口徑,心直口快,與西方白左轉彎抹角的拜登式偽善有異。如左膠說「基層弱勢社群」,中國就挑明「低端人口」;左膠說「心智能力受挑戰者」(Mentally-challenged),中方說,就是「廢物」。Call a spade a spade,符合達爾文主義的求真務實精神,令人欣賞。

當然也有人感到恐慌,覺得一國兩制沒有了,此屬過慮。忠誠問題,中央十分重視,然而在大陸官場,提出的口號叫做「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沒有說「忠誠一定要有能力,忠誠加能力才是絕對」;對大陸黨官要求,只斬釘截鐵的絕對,不問能力;對香港,忠誠加建能力一條,不提絕對。看到了沒有?這就是一國兩制中「兩制」的廣闊空間。

對於香港,本來可以說:「忠誠必廢物,廢物必忠誠」,但國家沒把話說死,可見體恤。

但「忠誠廢物論」易在香港愛國陣營中引起分化,你廢、他廢、她廢,在環保科學的邏輯上,「源頭減廢」,必劍指最高人物的特首方百廢之源。

如何避免自己被標籤為廢物?香港愛國陣營,若會玩政治,排廢自保,就是仿效紅樓夢里的賈母。

賈母是真正的掌權人物。面對劉姥姥入大觀園的擦鞋攻勢,賈母對劉姥姥笑說:「我不過是能吃口子就吃,能樂會子就樂的一個老廢物罷了。」此言充滿自信,越大權在握,方敢如此自貶。若真相信此言,將賈母當做老廢物對待,就是作死。

因此,如果我是梁愛詩老大姐和范徐麗泰這銀髮閃慧的一級,若有記者來問:香港這個亂局,你會對即將復出再做特首的梁振英有何提點?答:呵呵我何德何能,不過是有空去北京馬會泡個熱澡的老廢物罷了。

此時全場靜下來。這就叫做震懾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08/1565703.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