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武漢之行後世衛組織又遭遇滑鐵盧

2月9日周二,世衛組織在武漢兩周調查後發表聲明稱,新冠大流行不可能始於武漢實驗室的泄漏。兩天後2月11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改口說,關於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設仍在考慮之列。之後相繼傳來世衛專家爆料:說 中共當局拒絕向調查人員提供2019年12月武漢爆發疫情初期發現早期病例的原始材料。

首先回顧世衛專家組在武漢的調查結果:周二,世衛組織食品安全和動物疾病專家、調查組主席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新聞發佈會上否定了病毒是從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泄露的懷疑和假設,聲稱,這種假設「極不可能」,並且不建議在今後的研究中使用,他認為:病毒最可能」的途徑是通過中間物種交叉進入人類。

就在2月9日世衛組織專家組長作出以上聲明的同一天,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就在第一時間對世衛的病毒起源評估表示質疑,他堅稱有「重要證據」表明,病毒起源於中國的實驗室。蓬佩奧還指出:「必須說我們(特朗普政府)離開世衛組織的原因是因為我們開始相信它是腐敗的」。他雖然希望中國對世衛的影響力不會影響到致命病毒起源的結論,但悲觀地質疑:「世衛已經政治化了」,「它在中國向習近平總書記屈服。」

美國佛州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也發推表示,COVID-19威脅面前,世衛充當中共傀儡,幫助傳播錯誤信息並不作為。這是不可原諒的,必須追究他們的責任。

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本周三對福克斯新聞表示,世衛組織無視特朗普政府國務院1月發佈的有關武漢實驗室的事實核查報告。「我認為世衛組織昨天(周二)發表的講話是虛假的。」「我和蓬佩奧一起非常努力工作,以便在幾周前的卸任之前獲得一些最好的情報,以便我們可以談論我們對中國和COVID的了解。」

拉特克利夫補充說:「中共軍方下令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最早於2017年開始對冠狀病毒做實驗。其中一些病毒在基因上與當前的COVID-19病毒有96.2%的相似性,此外,一些從事類似冠狀病毒研究的科學家在2019年秋天患上了COVID症狀的疾病。」

這指的是:在美國國務院的事實核查聲明中,列出武漢病毒所的三大疑點:1.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內部幾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發病,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2.從至少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註:乙型冠狀病毒屬一種感染蝙蝠的病毒,屬於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實驗,而且在COVID-19爆發之前沒有停止的跡象;3.武漢病毒所存在秘密軍事活動。

面對失去信譽的危機,世衛總幹事譚德塞11日改口說:「在與調查小組的一些成員交談後,我想澄清的是,所有假設仍然是公開的,需要進一步研究。」也就是說:關於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設仍在考慮之列。

《華爾街日報》2月12日援引世衛調查人員的話報道說, 中共當局拒絕向調查人員提供2019年12月中國武漢市爆發疫情初期發現的174個早期病例的原始、個性化數據,而這些數據可能會幫助專家們確定病毒首次在中國開始傳播的方式和時間,雙方因為這些細節的缺乏而發生激烈的爭論。

周六(2月13日),世衛調查團成員、澳大利亞傳染病專家多米尼克·德懷爾(Dominic Dwyer)也向路透社證實中國政府拒絕提供原始數據的爆料。他說,獲得原始數據尤為重要,因為在174個病例中,只有一半的病例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而華南市場是武漢最初發現病毒的地方。

周六(2月13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世衛組織使命從未如此重要,美國對其專家所做的工作深表敬意。這就是拜登總統為何選擇重新加入世衛組織的原因。這也意味着要以最高標準來要求世衛。在關鍵時刻,保護世衛組織的信譽是重中之重。美國對通報COVID-19調查早期結果的方式深感關切,並對得出這些結果的過程提出質疑。重申調查團的報告必須不受中共的干預。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聲明指出「世衛報告必須是獨立的,專家的調查結果不受中國(中共)政府的干預或改變。為了更好地了解這次疫情並為下一次疫情做好準備,中國必須提供疫情爆發初期的數據。展望未來,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都應該參與到預防和應對衛生突發事件的透明和穩健的過程中來——這樣世界才能儘快了解到儘可能多的信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214/1557161.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