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舞弊揭秘:Smartmatic 委內瑞拉的冷酷

作者:
「Smartmatic公司聲稱自己是美國公司,但其真正的所有者——可能是具有若干政治派系的委內瑞拉精英——仍然隱藏在荷蘭和巴巴多斯的控股公司網絡背後……該公司被認為正在退出委內瑞拉的選舉活動,現在專注於世界其它地區,包括通過其子公司Sequoia在美國開展業務」。除了最初的三個工程師,Smartmatic,然後是Sequoia,至少有三十個匿名投資者,包括,可能是當時的委內瑞拉副總統,這在維基解密系統中的CARACAS00002063001.2 OF004被發現。

1999年6月9日,時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紐約

川普特朗普)總統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只是在福克斯商業台主持人盧‧多布斯(Lou Dobbs)的節目中,含糊地解釋了川普法律團隊為何與西德尼‧鮑威爾分道揚鑣,稱他們對此案有「不同的意見」。很多人都在討論這個話題。

奧卡姆剃刀定律(Occam’s Razor,即簡單有效原理,殺雞不用宰牛刀。)可以給個更簡單的解釋:鮑威爾正在調查的是複雜的跨國計算機欺詐案,涉及多個國家,而不僅僅是美國,這對全世界的民主制度有着巨大的影響。調查這件事,需要詳細分析和證明。比起選票認證,選舉團開會前對總統選舉提出質疑的時間,要長得多。

我與兩位明白這種欺詐行為的人進行的討論證實了這一點,他們說,這種欺詐行為在很大程度上源於委內瑞拉(古巴伊朗真主黨的朋友們,可能還有其他人提供了一點幫助)。

這些人希望匿名,因為他們擔心自己在外國的安全,他們經常這樣做。

其中一人是前中央情報局官員,曾在行動處(Directorate of Operations)任職,並在幾個國家擔任站長。另一位是委內瑞拉人,住在美國。

近年來,他們與美國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簡稱DEA)和其它機構合作,「策反」委內瑞拉和古巴體制內的領導人和軍事人員,他們許多人參與了這兩個國家以及伊朗和真主党進行的大量麻醉品貿易,或掌握了有關這些貿易的資料。

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導,這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犯罪團伙,尤其是涉及真主黨的犯罪團伙,瀕臨被曝光和起訴。但在毛拉(mullahs,對伊斯蘭教教士們的稱呼)們的要求下,奧巴馬政府最終放過了他們,以保護當時剛剛開始的《伊朗核協議》。

這些人告訴我的信息,有些是可以被證實的,而有些則是出於目前任何人都無法控制的原因而不能被證實。我把它留給讀者自己去判斷。

然而,為了記錄在案,也為了了解我們正在處理的問題,委內瑞拉政府的下列成員目前因販毒而在美國被起訴: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國會議長迪奧斯達多‧卡韋略(Diosdado Cabello)、石油部長塔雷克‧艾薩米(Tareck El Aissami)、副總統德爾西‧羅德里格斯(Delcy Rodriguez)、前情報局長雨果‧卡瓦哈爾(Hugo Carvajal)和委內瑞拉陸軍參謀長弗拉基米爾‧帕德里諾( Vladimir Padrino)。

為了說明犯罪的程度,臭名昭著的墨西哥「毒販」埃爾查波(El Chapo)據說資產約12億美元。我的一個線人告訴我,迪奧斯達多‧卡韋略的身價超過200億美元!這讓他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把石油美元和毒品美元混合在一起,你就有了一杯利潤豐厚的雞尾酒。委內瑞拉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擁有地球上最豐富的油田之一。

Smartmatic

這兩個人跟我談到了Smartmatic系統的起源,他們在某些方面把它比作911事件,並提到這是我們傾向於低估對手的另一個例子,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低估了對手的電腦能力。

由於要擔心中共和俄羅斯,委內瑞拉或多或少已經不在我們的關注範圍之內。但是,考慮到上面的數字,它不應該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之外。他們的統治階級,而不是他們的人民,顯然有足夠的營運資本來造成和任何國家一樣大的危害。

我被告知,委內瑞拉不僅僅是一個香蕉共和國(指那些擁有廣泛貪污和有強大外國勢力介入及間接支配的國家),而是一個日益壯大的犯罪國家,其觸角伸向哥倫比亞,並越過大西洋伸向我們北約一個主要盟友西班牙

回到Smartmatic。

1998年,社會主義者雨果‧查韋斯(Hugo Chavez)為了終身成為最高領袖,修改了他的國家的憲法,允許他的任期從5年改為6年,但是,如果有20%的委內瑞拉人簽署要求罷免的請願書,就要舉行選舉。

出乎查韋斯意料的是,這樣的請願真的完成了,他想讓簽名無效的企圖失敗了。

為了保證考迪羅(Caudillo)在即將舉行的總統罷免公投中獲勝,必須發明一種制度。

(註:考迪羅(Caudillo),亦稱考迪羅主義、考迪羅制度,考迪羅制度是拉丁美洲特有的軍閥、大地主和教會三位一體的本土化獨裁制度。對外投靠外國勢力,對內殘酷鎮壓人民反抗。)

Smartmatic是一家由三位年輕的委內瑞拉工程師於2000年4月在美國特拉華州成立的公司。

據《紐約時報》報道,2004年1月,委內瑞拉政府機構向這三人擁有的一家科技公司投資了20萬美元。

一個商人的投資

據與我交談的先生們說,這筆錢來自一位商人,古巴情報部門曾與他接觸,要求他對新生的Smartmatic公司進行必要的投資,以便將其技術提高到必要的水平。

(註:自查韋斯以來,古巴情報部門幾乎完全控制了委內瑞拉的重大行動,包括根據我的消息來源,在查韋斯患癌後,選擇馬杜羅取代查韋斯)。

我被告知,這名商人已經「叛變」,目前正受到我們的一個機構,大概是緝毒局的保護,他正在外國為針對委內瑞拉政府的刑事訴訟提供證據。

我們希望也能收集到一些我們可以學習的資訊。美國政府的一個令人遺憾的方面是,我們的機構,如DEA,似乎仍然是各自為政。據我們所知,司法部尚未介入。

這名商人是繼幾周前西德尼‧鮑威爾提到的委內瑞拉軍官之後,第二位就此事做出宣誓的人。

在這位商人投資後不久(2004年8月),雨果‧查韋斯贏得了公投,但卻被當地的民權組織斥為欺詐選舉。

最後一點在政治評論家迪尼希‧德索扎(Debbie D』Souza)對科瑞娜‧馬查多(Maria Corina Machado)的大量英語採訪中得到了證實,馬查多是委內瑞拉民權領袖和政治家,她一直受到迫害

除此之外,馬查多女士詳細敘述了成立一個名為「請加入」(Sú mate)的公民投票權利組織的過程,這個組織在一天內徵集到罷免選舉所需的簽名,在只需要240萬的情況下獲得了300萬的簽名。

但這在委內瑞拉的悲劇中只是一個非常快樂的插曲。我的一位玻利維亞朋友最近訪問了委內瑞拉,他告訴我,他在街頭看到的饑民尤如大屠殺中的畫面。

Smartmatic的所有者

又回到Smartmatic。誰擁有它?

這一點不清楚,儘管該公司可能被認為建於美國(見上文)。到2006年,它被用在了阿根廷有爭議的選舉中,顯然是為了操控這些選舉。2011年,地位相當於聯合國副秘書長的馬洛奇‧布朗勳爵(Lord Malloch-Brown)在英國成立了該公司,「他在2007年擔任了索羅斯基金和機構的領導職位。」

哼……

同樣重要的是,一封2006年的維基泄密郵件講述了這個故事:

「Smartmatic公司聲稱自己是美國公司,但其真正的所有者——可能是具有若干政治派系的委內瑞拉精英——仍然隱藏在荷蘭和巴巴多斯的控股公司網絡背後……該公司被認為正在退出委內瑞拉的選舉活動,現在專注於世界其它地區,包括通過其子公司Sequoia在美國開展業務」。

除了最初的三個工程師,Smartmatic,然後是Sequoia,至少有三十個匿名投資者,包括,可能是當時的委內瑞拉副總統,這在維基解密系統中的CARACAS00002063001.2 OF004被發現。

Dominion

但Dominion在哪呢?美國不是用的它們的投票機嗎?

2010年,在為Smartmatic工作了5年多之後,Sequoia前開發副總裁,同時也是他們的首席軟件架構師Eric Coomer來到Dominion Voting Systems擔任美國工程副總裁。

從Dominion/Smartmatic/Sequoia公司員工得到的反饋是從故意不透明到令人噁心的公共關係。只有真正的計算機取證研究才能解決任何問題,更不用說完全放棄計算機投票了(可能是正確的做法)。

謎團重重,毫無疑問,西德尼‧鮑威爾也會同意。無論她釋放什麼級別的「大海怪」,都會有更多謎團。

根據我的消息來源,其中一個我無法核實的說法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某位高層是「前」查韋斯主義支持者(Chavista)。

破壞我們的選舉

另一個是關於理查德‧格林納爾(Richard Grenell)大使於2020年10月21日前往墨西哥城的旅行,我的消息來源和我都非常欽佩他。

格林納爾大使前往那裏會見了委內瑞拉副總統德爾西‧羅德里格斯(Delcy Rodriquez)的哥哥豪爾赫‧羅德里格斯(Jorge Rodriquez)(見上述起訴名單)。我們可以認為,豪爾赫和他的妹妹德爾西一樣,擁有巨大財富,是「幕後的實權人物」。

正如《紐約時報》所解釋的那樣,在可預見的國務院沒有被告知這次見面的氣急敗壞中,會面的目的是談判馬杜羅和同夥的離開,從而將委內瑞拉人民從他們漫長的國家噩夢中解救出來。

這無疑是一個值得稱讚的目標,但註定以格林納爾不知道的原因而失敗。(我曾與他聯繫討論這個問題,但他拒絕了)。

根據我的消息來源,羅德里格斯當時很清楚,他的國家領導人正在通過他們的計算機系統參與破壞我們的選舉。

這使得任何談判都變得毫無意義,更重要的是,羅德里格斯真的非常鄙視美國,以至於他不想參與任何協議。

格林納爾沒有理由知道這件事,我的消息來源說,但豪爾赫的仇恨不只是出於通常的反美情緒,還夾雜了復仇心理。儘管豪爾赫本人現在可以被稱為「玻利加爾」(boligarch)(今天委內瑞拉富有的商人——玻利瓦爾革命寡頭),但他的父親是一名共產黨游擊隊員,多年前被殺。豪爾赫為此指責中情局

就在我打字的時候,有消息說西德尼‧鮑威爾即將放出她的第一個「大海怪」,關於喬治亞州的選民舞弊。正如我前幾天所寫的那樣,無論輸贏或平局,為了我們,更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她的不滿都必須得到宣洩。

問題很嚴重。

原文The Smartmatic Story: From Venezuela With No Lov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米高‧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歡樂宮》(The Devil s Pleasure Palace)和《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都由邂逅書局出版。他的最新著作《背水一戰》(Last Stands)是一本關於從希臘朝鮮戰爭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斯出版社出版。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94.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