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普習「友誼小船」將翻?兩人難逃「美國大選」?

—周曉輝:普習會為何難避「美國大選」話題

作者:

2024年5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右二)在北京與中共黨魁習近平會晤。

5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抵達北京,中共黨魁習近平予以高規格接待。不出意外,中俄雙方簽署了一系列合作協議,並發表聯合聲明繼續加強中俄合作「無上限」。但表面的喧囂卻無法掩蓋潛藏的問題,其中一個問題與11月美國大選結果有關。

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學術委員會主任安德烈·科爾圖諾夫在中共觀察網上發文稱「普京此次訪華,有六大理由」,其中第四個理由是如何應對「與西方的摩擦」。科爾圖諾夫認為,剛剛結束歐洲三國之行的習近平,會與普京分享他的「出訪印象」,他感覺普習對歐洲的看法略有不同:「普京對歐洲國家脫離美國的『戰略自治』持高度懷疑態度,而習則希望即使中美關係繼續惡化,北京與歐洲主要大國以及歐盟的合作也能保持下去。」

科爾圖諾夫表示,儘管普習對歐洲看法不同,但二人會就歐洲和美國國內的政治趨勢(包括11月美國大選的可能結果)坦誠交換意見,而這「應是此次中俄領導人會晤議程中的重要議題」。

的確,幾個月後的美國大選結果不僅牽動着億萬美國人的心,也牽動着歐洲、中俄乃至世界各國政府的心。對於中俄而言,大選結果尤為重要。比如,現在呼聲很高的川普若再次當選,其對中俄將採取怎樣的政策?俄烏戰爭會否持續下去?中俄的「友誼小船」還會平穩嗎?中俄在面對可能的變化時,該如何應對?

此前,普京曾明確表示,與川普相比,他更希望拜登能夠連任美國總統。這顯然說的是反話。因為不論是在川普的第一任期,還是現在,川普似乎對俄並未向針對中共那般「不友好」,而是採取強硬的「拉攏」政策。

在川普任總統期間的2020年9月5日,川普在虛假的「通俄門」真相大白後,於白宮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表達了如下三個意思:一、我們(美國)與很多國家在很多問題上密切合作,我們對俄羅斯採取的行動比任何國家都強硬,普京總統現在可以告訴你們這一點。但儘管如此,我和俄羅斯相處融洽。

二、我與全世界所有國家都相處融洽,除了中(共)國以外。這是我的選擇,因為它們造成病毒大流行讓我很不滿,完完全全的不滿。它們對美國、歐洲和世界其它地區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糟糕了。

三、強調與普京總統相處融洽。

這段話的重點是川普一方面刻意強調與俄羅斯、與普京關係融洽,少有地直面與普京的關係,另一方面暗示因為疫情問題,與北京、與習近平關係並不融洽。這是繼其當年8月11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瘟疫大流行之後,他對習的看法已經改變,且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與習通話後,再一次表態川習曾經的「友誼」、曾經「保持的非常好的關係」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而自川普就任後,普京一直希望改善俄美關係。2019年12月,俄外長出訪美國,並在隨後的記者招待會上,拉夫羅夫暗示與美國搞好關係符合俄羅斯的利益,這包括政治和經濟利益。拉夫羅夫還特意點出中共的軍備數據與美俄兩國相比有巨大差距,中共無論是在(武器)數量還是核武庫的結構上,與俄羅斯、美國都不是一個等量級的玩家,言外的警告之意大家都懂的。此外,俄羅斯還同意美國提出的讓中共參加軍控談判的設想。

2020年3月至4月,川普與普京一個月內多次友好互動,如互相通報了各自國家在抗擊疫情方面所採取的措施和加強兩國協作的問題等。4月25日,川普與普京還聯合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聲明中稱要「拋棄分歧」、「建立信任並進行合作以追求更大事業」。

在川普政府指出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威脅,並全面採取反制措施,同時打造世界反共同盟後,川普對俄政策顯然意在阻止俄中結盟,在重大問題上掣肘美國。

彼時,了解共產政權邪惡的普京為改善俄美關係,開始有意保持與北京的距離和戒心。比如對於美中貿易戰,俄總統發言人在習近平訪俄前表示「這不是我們的戰爭」。對於北京的反美言論和舉措,也是緘默居多,偶爾才出於面子不痛不癢的表示一下支持或者委婉拒絕。至於中共高調推出的「一帶一路」,莫斯科則是給足面子,但少見行動。

由此可見,川普在中俄誰是最大的威脅上,將目標鎖定在了中共身上,並因此採取分化俄中策略。2020年11月14日,美國國務院推特轉發了國務卿蓬佩奧的一段演講視頻,將中共政權與伊朗恐怖主義並列,其潛台詞就是美國早已將中共視為恐怖政權,且是遠比伊朗還要邪惡的政權。17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中國挑戰的方方面面》(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報告。報告分為如下幾個部分:中共構成的挑戰、中共的行為、中共行為的思想根源、中共的脆弱性以及美國如何確保自由。報告表明美國朝野已經在全方位準備應對中共的挑戰。

在川普因美國大選選票造假而落選後,拜登政府採取的對俄政策,使莫斯科再次將目光轉向北京。尤其在2022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遭到西方強力制裁後,中共成為俄羅斯政治、經濟、外交、高科技、軍事等多方面的重要盟友。

近期,拜登政府在外交警告中共不要再支持俄羅斯無果後,祭出了一系列制裁措施。中南海甚為頭疼,但仍選擇繼續支持俄羅斯。普京則在再次連任總統後迅速趕往北京,應該是共商應對美歐制裁之策,中俄關係再上新高度。

然而,誰又能保證11月川普再次當選後,中俄關係不會發生變化?首先川普及其身邊重要幕僚,並不會改變「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威脅」的認知,川普在拜登政府剛剛對中共新能源汽車等大幅提高關稅後,就表示「拜登政府還必須對其他汽車以及更多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因為中國正在吃掉我們的午餐」。這預示着其當選後依舊會保持對中共在貿易等方面的強硬政策。

其次,就俄烏戰爭,川普一再稱,他如果當選,將可以在一天之內結束俄烏戰爭。他會用什麼辦法呢?剛剛同川普舉行過會晤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表示,一旦川普再度當選,他將不會向烏克蘭提供任何資金,這將加快俄烏戰爭的結束。這也似乎說明普京為何更期待川普當選。

不過,蹊蹺的是,在川普競選團隊於兩人見面後發表的聲明中,卻只說川普同歐爾班就保護邊境安全等雙邊關係問題進行了討論,並未提及烏克蘭問題。因此,川普欲結束俄烏戰爭,恐怕也不是不向烏克蘭提供資金那樣簡單。美國駐烏克蘭前大使、現任大西洋理事會歐亞中心總裁的赫伯斯特就認為,一旦川普當選,「也許會讓俄羅斯人非常失望。」

擅於談判並採取經濟手段達到政治目的川普,連任後究竟如何解決俄烏戰爭,尤其是其將如何重磅打擊俄、伊朗、哈馬斯的關鍵支持者中共,分化中俄關係,很令人期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川普當選,他在第二個任期,中美關係將更加惡化、甚至全方位脫鈎,中共也將繼續遭到來自華盛頓的更多打擊,在經濟和技術方面遭到更多遏制,而並非鐵板一塊的中俄關係,又將出現什麼變化呢?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18/2055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