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劼:誰是美國總統 最終由人民決定

作者:
善良的人是最不可以欺騙的。人民的善良好比地殼下的岩漿。善良一旦受到欺騙,熾熱的岩漿就會烈焰噴發。事實上,美國人民已經怒了。自從11月3日流氓媒體發動政變以來,美國各地的民眾抗議此起彼伏,從不間斷。美國被逼回到了1776年,美國又一次面臨了最後的時刻。全美國百分之八十的民眾堅信他們的選票被盜竊了,被篡改了,他們的選舉權利被侵犯了,美國的憲法被踐踏了,美國要落到邪惡勢力手中了。

人民決定誰是總統,這是美國社會當下的最強音,也是美國當下歷史的制高點。(施萍/大紀元

這些天鮑威爾律師(Sidney Powell)在推特上轉貼了一段影片,示範投票機如何作弊的過程。看完這番示範之後,影片中,一位婦女當場哭了,善良的淚珠碎了一地。相信觀眾也會為之動容。真心希望所有網友都看一下這段影片,看一下投票機如何作弊,看一下善良的美國人如何為此潸然淚下。

善良的人是最不可以欺騙的。人民的善良好比地殼下的岩漿。善良一旦受到欺騙,熾熱的岩漿就會烈焰噴發。事實上,美國人民已經怒了。自從11月3日流氓媒體發動政變以來,美國各地的民眾抗議此起彼伏,從不間斷。美國被逼回到了1776年,美國又一次面臨了最後的時刻。全美國百分之八十的民眾堅信他們的選票被盜竊了,被篡改了,他們的選舉權利被侵犯了,美國的憲法被踐踏了,美國要落到邪惡勢力手中了。

美國民眾不再相信主流媒體

美國人民不分膚色,男女老少全都衝出來,發出同樣的聲音:美國總統不是由媒體說了算的,而是由我們,由我們美國人民說了算。我們選了我們的總統,我們選了川普做我們的總統。

憤怒的美國民眾帶着他們的槍枝走上街頭,拉出橫幅:我們是支持川普總統的持槍者!美國最大的民兵組織警告說:我們不會承認由媒體宣佈的總統,我們不會承認拜登成為總統。

美國乃至全世界的主要流氓媒體,全都裝作看不見民眾的抗議,聽不見民眾的聲音。美國民眾的所有抗議集會所有街頭演說,美聯社、路透社之類的所有主流媒體一律屏蔽,一律不予報導。無數的現場錄像錄影都在自媒體廣為傳播。

在美國,許多民眾不再觀看諸如CNN、福斯、紐約時報之類的主要流氓媒體。儘管這些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在歐洲、在日本、在台灣依然留有市場,但也已經漏洞百出,殘破不堪。流氓媒體那隻骯髒的手遮不住世界的天空。

美國民眾已經將主要流氓媒體那隻骯髒的手斷然推開,他們要聽的是川普的律師團隊怎麼說,他們要聽的是在這場選災中成為中流砥柱的大律師諸如鮑威爾、林伍德在說些什麼。他們從鮑威爾的訴狀中讀到了本次選舉的種種真相,一如他們在賓州聽證會上見識到了選舉欺詐猖狂到了何種地步。他們已經不再相信那些道貌岸然的主流媒體,一如他們已經不再膜拜同樣道貌岸然的高等學府。

美國民眾不再膜拜高等學府

幾十年來,善良的美國民眾把那些高等學府當作神聖之地。他們對哈佛大學的記憶始終停留於當年形而上俱樂部時代的高尚端莊。他們從來不曾想像過哈佛的生化教授從敵國獲取經濟利益,他們從來不曾料到哈佛的校長是一個邪惡國家的座上賓,他們從來不曾將那個哈佛畢業的聯邦高法首席大法官與愛潑斯坦那個陰森森的蘿莉島連到一起。他們以為從哈佛畢業的大法官都是像奧利弗·溫德爾·霍姆斯那般端正的。

當有人大惑不解地問一位白宮記者:「從哈佛畢業的羅伯茲大法官何以變成那副模樣?」記者回答:「哈佛!?」這個簡短的回覆蘊含了驚人的歷史變遷。哈佛這幾十年的演變成為整個美國學府墮落的縮影。倘若說美國學府成了民主黨政治正確洗腦中心,那麼哈佛應該是政治正確洗腦中心的中心。

各層各種利益集團參與「政變」

善良的美國民眾以前也從來不曾懷疑過主流媒體的高大上。即便那些媒體極其殘忍地抹黑過邁克傑克遜(Michael Jackson)。那是一個天真得絲毫不通世故的天才歌星,一代歌迷心中的永恆偶像,一個充滿愛心並且極其熱愛兒童從而唱出那首讓全人類流淚的《治癒世界》的大孩子,竟然被人以無中生有的性侵兒童案告上法庭。彷佛事先策劃好了似的,緊接着,主流媒體蜂湧而上將這位可憐的巨星一片片撕碎。那情景比當年三K黨迫害黑人還要可怕。

及至當事人說出事情真相時,可憐的邁克傑克遜已然撒手人寰。事過境不遷,主要流氓媒體並沒有因此還那位歌星一個公道,反而由此膨脹起來;既然連一位天王巨星都可以隨便抹黑,那麼要從白宮趕走一位民選總統好像也並非難事。相比喪心病狂地攻擊川普,先前的抹黑邁克彷佛是一次操練,一次以語言暴力發動政變的排演。

公司追隨政黨,媒體聽命公司,媒體就此姓黨。黨媒聯手之外,尚有司法系統、執法部門的各種配合和協作。當民主黨流氓化之後,媒體也跟着流氓化,法官、律師也跟着流氓化。荷里活電影向來把紐約的黑手黨刻畫成流氓,向來將媒體刻畫成反政府的英雄,殊不知,真正的流氓正是媒體本身,是政客、黨棍、法官、律師以及媒體公司,連同背後的各種金主。

從11月7日開始的這場政變,由於是各層各種利益集團的流氓合作,所有政變參與者全都目光聚焦白宮,聚焦他們想要到手的權力。他們沒有一個把民眾當回事。通過各種欺詐手段、通過與敵國勢力互相勾結的伺服器運作,他們以為已經把這場選舉操縱得美侖美奐,拜登稱帝指日可待。他們沉浸在由媒體吹出的拜登當選的巨大泡沫里,引領他們在國際社會的同夥間彈冠相慶,彷佛已經大功告成。他們竟然沒有一個想到問一聲:「美國民眾是否同意?」

誰是美國總統,最終由人民決定

於是,林伍德律師忍不住提醒道:「最終決定誰成為總統的,是民眾。」林伍德律師告訴大家,他的客戶是人民;鮑威爾律師也聲明說,她是人民的律師。這二位律師英雄抓住了要點:「誰是美國總統,最終由人民決定。」

人民決定誰是總統,這是美國社會當下的最強音,也是美國當下歷史的制高點。因為憲法明確規定,總統由人民選出,不受任何政黨擺佈,更遑論讓媒體來操控。二位大律師的聲明,與美國各地民眾在集會上的呼聲可謂相得益彰,互相注釋。

當眼下世人大都關注着美國司法系統的時候,期待着聯邦最高法院會作出什麼樣的判決的時候,我想在此提醒大家的是,不管司法系統腐敗到了什麼程度,這屆美國總統最終由人民說了算。因為人民用他們的選票已經明確告訴美國也告訴全世界,他們選擇了川普!

人民選了川普,這是偷不走的事實。人民等待聯邦的司法判決,是最後給最高法院一個機會。人民如今已經不再相信司法系統的公正性,一如他們不再相信民主黨的各種黨媒。就在筆者寫作此文之際,就傳來了喬治亞法官下令解封一個小時前被自己封存的多米尼計票機,使州長和州務卿得以「更新軟件」和擦除數據,從而激起極大的民憤。

不管怎麼說,法院再高也高不過法律、高不過憲法。政府是人民委託的政府,總統是人民選出的總統。無論是政黨、是媒體、是司法系統,都不能違背法律,不能違背人民的意志,不能違背體現了人民意志的憲法。

最高法院是在全體民眾的眾目睽睽之下面對這場違憲的選舉欺詐案的,九個大法官,每一個都得接受人民的審視。更不用說,在囂張的欺詐背後,還隱藏着尚未公開審理的叛國案。人民不會容忍選舉欺詐,不會容忍公然違憲,更不會容忍這場勾結敵國勢力的政變和叛國!軍隊已經明確表示,他們效忠於美國憲法;憲法明確寫着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誰是總統最終由人民說了算。

被欺詐、違憲和叛國給激怒的美國民眾,與主要流氓媒體、腐敗的政黨政客、流氓透頂的州官法官以及整個邪惡勢力決戰到底的鬥志之高昂,遠遠超過了當年法國大革命前夜的法國人民。

人民創造歷史,在美國是實實在在的,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一紙空文。歷史的制高點不是別人,就是人民。正因如此,鮑威爾和林伍德二位律師一再表示,他們代表人民,與人民站在一起。這是一場關乎美國命運也關乎全人類未來的歷史性決戰。與人民站在一起的總統,因為人民的偉大而偉大。人民不會讓邪惡勢力竊取總統入主白宮,人民會為他們選出的總統決戰到底!

2020年11月29日星期日寫於美東新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86.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