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10個月!從四處擴張到四面楚歌 世界絕不能再給中共任何喘息之機

作者:
中共慣用的欺騙伎倆是:以服軟麻痹對手,以示弱迷惑世界,以認慫掩蓋野心,以求饒矇混過關。中共天生就是撒謊的物種,這是由它的蘇俄父母的遺傳基因決定的,因而撒謊的習性早已溶入到它的血液和生命里。中共就是為謊言而生,為謊言而活,為謊言而亡。中共不僅滿嘴謊話,而且渾身都是假動作,所以對中共的一切言行不可抱有丁點的信任。正如美國的一位政治家所說的:永遠不要相信中共,即使死了也要懷疑它裝死!

庚子之年已經過去大半。令中共萬萬想不到的是,它最初想用「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來綁架全世界的圖謀不僅沒有得逞,而且其反人類的罪行所引發的全球反共形勢,完全走向了它願望的反面。以美國為首的文明世界,對中共的追責和清算己呈鐵壁合圍之勢,在短短十個月的時間裏,中共就從四處滲透的戰略擴張急劇轉向為四面楚歌的戰略退卻,不得不龜縮在殘山剩水之間作困獸鬥。中共在時隔五十一年後,再次陷入內外交困的絕境!

然而,國際社會切不可掉以輕心!近百年來的歷史表明,中共這個病毒對惡劣環境的忍耐力和負隅頑抗的強烈求生欲,舉世罕見。因此,剿滅中共病毒,一定要像當年人類剿滅天花病毒一樣,要一滅到底,直到它消亡為止,中間的任何停歇和鬆懈,都會給人類帶來災難性後果。為了汲取歷史上的慘痛教訓,我們有必要回顧中共歷史上的兩次死裏逃生的生死大難。

西安事變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華清池發動「兵諫」,將飛來西安督戰剿共的蔣介石扣下,逼蔣停止剿共、一致對外抗日。「西安事變」也稱「雙十二事變」,最終以蔣介石的妥協而和平解決。有關西安事變經過的資料很多,大家耳熟能詳,這裏就不贅述。需要指出的是:

(1)「西安事變」發生前,正是中共面臨生死存亡的大難時刻。1934年10月,在蔣介石百萬大軍的鐵桶式圍剿下,中共中央和紅軍已經無法在江西瑞金繼續維持武裝割劇的局面了,被迫突圍向其他地區轉移,以尋找新的落腳點。今天我們知道,所謂「長征」,就是中央紅軍在國軍的圍追堵截下的四處逃竄,就像一群鴨子被國軍一路趕着跑,紅軍在江南、華中和西南都無法生根立足,最後被驅趕到北邊的苦寒之地——陝北。中央紅軍從瑞金出發時有8.6萬人,最後落腳陝北時只剩7000餘人,元氣盡喪。

最要命的是,中共又剛剛經歷了一次殘酷的內鬥,毛澤東與張國壽的紅四方面軍關於「北上」還是「南下」之爭,被毛澤東喻為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刻。陝北地瘠人貧,沒有糧食,沒有兵源,中共還要防禦執行剿匪任務的幾十萬東北軍,所以中共中央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在陝北站不住腳,就只有繼續往北通過蒙古逃往蘇聯。這時的中共,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

(2)「西安事變」的爆發及和平解決,為中共的絕處逢生提供了轉機。首先,它讓中共獲得寶貴的喘息休整時間,中共不用再為國軍的追剿而東奔西跑了;其次,它為中共的生存爭取到合法身份,中共由匪變為國家承認的合法在野黨,這種身份的「漂白」,讓中共可以名正言順的立足於中國社會;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中共從此有了發展自己實力的合法環境和制度條件,紅軍雖然被整編為「八路軍」、「新四軍」,被劃入國軍的戰鬥序列,但實際上仍然聽命於中共的領導和指揮,是一支冒名國軍的番號、領着國民政府軍餉的中共黨軍。由此可見,「西安事變」對於奄奄一息的中共,具有救命的重要意義。據黨史資料披露,當毛澤東在延安窯洞裏獲悉張學良傳來的西安兵諫的消息後,竟激動得幾天幾夜難以入眠!

(3)1936年,本來是蔣介石能夠一舉剿滅中共的大好時期,但「西安事變」的爆發,徹底打亂了蔣公「攘外必先安內」、先除內患後迎外敵的戰略計劃,中國不得不以病弱之軀提前迎戰日本侵華。中共從此借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掩護,消極抗日,快速擴充自己的實力,它就像病毒遇上良好的環境和氣候,迅速繁殖壯大,在僅僅過了十三年的光景,就奪取了整個大陸的政權。

歷史長河在這裏拐了一個大彎:沒有日本侵華就沒有「九.一八」事變,沒有這個事變就不會出叛賊張學良,沒有張學良就沒有「西安事變」,沒有「西安事變」就沒有中共1949年的勝利,這是一條環環相扣的因果鏈。所以,「西安事變」對中國現代歷史進程的影響半徑,至少達到半個世紀以上,它打開了中華民族長達70多年滅頂洪災

(4)張學良早在「西安事變」以前就與紅軍暗通款曲了,不僅接濟紅軍大量銀元和武器彈藥,還親自駕機飛赴延安與中共密商「西北聯合政府」事宜,甚至向中共提出入黨申請。張儼然成了中共在蔣介石政府中最重要的紅色代理人。

「西安事變」發生後,張學良與中共商定,由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組成「三位一體」的談判一方,與蔣介石國民政府一方進行談判,等到西安事變和平解決,蔣介石承諾停止剿共,中共的利益完全達到後,在發表聯合聲明時,中共突然要求從「三位一體」中撤出周恩來的名字,隱去中共的身影,張學良才猛然驚醒上中共的當了!所以他以賠罪的心態決然隻身陪蔣公回南京。張學良在晚年數次回絕了中共請他探訪大陸的邀請,他在回憶「西安事變」時不禁老淚縱橫,一再聲稱自己是「民族的大罪人」,「上了中共的大當」,並感恩蔣公沒殺他。

蘇聯核打擊

1969年,中蘇關係急劇惡化。這年的3月2日、3月15日、3月17日,中蘇在珍寶島連續發生了三次較大規模的武裝衝突,蘇方吃了大虧。到了八月,邊境局勢進一步緊張,蘇方在新疆製造的「鐵里克提事件」,讓雙方走到了爆發全面戰爭的邊緣。這時,正是蘇聯帝國的鼎盛時期,而中國不僅被毛的「文化大革命」折騰得奄奄一息,同時還在和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美國(在越南)和蘇聯交戰。蘇聯以勃烈日涅夫為首的鷹派,無法接受珍寶島之戰的失利,更不能容忍毛的挑釁,決意要對中共實施致命的核打擊。

蘇聯計劃動用數百枚中程導彈,攜帶百萬噸當量的核彈頭,對中國的核實驗基地、導彈基地、重要的科研基地、重點工礦企業、重要交通樞紐和首腦所在地及重點城市(如北京、長春等),實施「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用蘇聯人的話來說,要「一勞永逸地解除中國對世界和平的威脅」。蘇聯的核打擊雖然輕描淡寫地形容為「外科手術」,而一旦全面實施,對中共就是致命的、毀滅性的,中共在大陸的統治必定灰飛煙滅。毫無疑問,這是中共自「西安事變」以後,再次陷入的一次生死大難。

8月20日,蘇聯在動手前,為取得另一個核大國美國的諒解,勃烈日涅夫指示蘇聯駐美大使多勃雷寧向美國政府通報即將對中國實施的核打擊。多勃雷寧與基辛格通霄密談。尼克遜政府很快作出了戰略判斷:在世界範圍內,蘇聯是美國的頭號敵人,一個與蘇聯處於敵對狀態的中國,對美國是有利的,如果坐視蘇聯用核武消滅中國,將嚴重損害美國的利益。

由於美國與中國正處於交惡狀態,無法將核打擊的消息通過外交渠道告知中國,於是想出一個妙招:通過美國媒體將消息捅出去。8月28日,《華盛頓明星報》刊登一則震驚世界的消息:「蘇聯欲對中國實施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並詳細透露了核打擊的內容。中國聞風而動,緊急疏散和提升一級戰備。美國還明確告訴蘇聯政府:中國與美國的利益密切相關,如果蘇聯對中國發動核戰爭,美國將對蘇聯的134座城市實施核報復。對於蘇聯人來說,這個結局太出乎意料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與中國打過慘烈的韓戰,犧牲了數萬將士,目前還在越南戰場與中國鏖戰的美國,竟然最終選擇了保護中國!勃烈日涅夫驚得目瞪口呆,儘管他對美國的出賣行為暴跳如雷,也只好無奈地放棄了這項毀滅性的核打擊。中共又逃過了一劫!

我們不知道,如果蘇聯在1969年的8月如期實施核打擊,中共垮台後的中國會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們只知道,歷史沒有如果,歷史只有結果,這個結果就是:在上世紀下半葉的歷史拐點處,蘇聯帝國的龐大身軀擋住了美國和西方的視線,讓中共幸運地躲在蘇俄的背影里暗渡陳倉,再次發展狀大。

美國在生死關頭向中共伸出的援手,讓毛澤東又一次敏銳地察覺到突破困局的生機。於是,就連鎖引發了一系列後續事件:美國乒乓球隊訪華,田中角榮訪華,尼克遜訪華,毛及時地死掉,「文革」及時地結束,鄧小平及時地復出,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四十年「改革開放」等等。當中共在1978年決定打開國門時,經濟已瀕臨崩盤,整個國家的外匯存底只有1.67億美元,還不及西方的一家小型貿易公司,國力己衰竭到極點。

今天回望那段歷史,美國人在五十年前的大義救援,實在是對中共的姑息養奸和養虎為患。中共逃過此劫的意義,大大超過了"西安事變",它讓中共實現了化蛹為蝶的質的飛躍,中共藉助獨裁+資本的雙引擎的龐大推力,快速完成了西方國家需要一百年才能完成的財富積累,並一直坐大到今天,將紅禍蔓延到全世界。中共差一奌就要實現赤化全球的終極目標!

事不過三

中國有句老話:事不過三。無論好事和壞事都不能重複三次。中共兩次死裏逃生後犯下的累累罪行,已經向世人反覆證明了它的惡魔本性。今天,當中共再次陷入絕境時,它的好運也到頭了。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根據以往的歷史經驗,下述幾點對于堅定滅共信心尤為重要:

一是看透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在本質上是一個「白蟻黨」,它的統治集團就是一窩超級「白蟻」,習近平就是蟻窩裏的「蟻王」。他們以掠奪性的「蛀食」為生存手段,到處蛀食人類文明的成果,他們蔓延到哪裏,就會把哪裏蛀食一空,無論是木質結構還是鋼筋水泥。如果不徹底滅掉這窩「白蟻」,人類文明的大廈將很快被他們蛀蝕得千瘡百孔,轟然倒塌!

二是唾棄「改良」邪說。對於一個屠殺了八千多萬同胞,掠奪了天量民脂民膏的邪惡集團,怎麼可能還有自我變革的動力和條件?蔡霞說,要把中共和習近平的黑幫集團區分開。這話的意思,好像中共本身不是黑幫似的,好像此前毛時代的中共不是黑幫集團,只是後來被少數黑幫分子控制了,帯上了邪路。這種胡言亂語,怎麼對得起被中共殺害的八千多萬同胞的冤魂!所以,在中共已經處於垂亡時刻的今天,那些還在鼓譟中共「拿出政治勇氣自我變革」的人,說得好聽點是霉腐愚見,說得不好聽是居心叵測!當前關於中共的問題,不是誰上誰下的問題,而是中共必須解體、徹底退出歷史舞台的問題,任何提出換人的建言,都是為中共續命的伎倆。

三是不為中共的欺騙所迷惑。中共慣用的欺騙伎倆是:以服軟麻痹對手,以示弱迷惑世界,以認慫掩蓋野心,以求饒矇混過關。中共天生就是撒謊的物種,這是由它的蘇俄父母的遺傳基因決定的,因而撒謊的習性早已溶入到它的血液和生命里。中共就是為謊言而生,為謊言而活,為謊言而亡。中共不僅滿嘴謊話,而且渾身都是假動作,所以對中共的一切言行不可抱有丁點的信任。正如美國的一位政治家所說的:永遠不要相信中共,即使死了也要懷疑它裝死!

總而言之,中共必須徹底拋棄,徹底解體,徹底消亡,徹底退出歷史舞台。任何給中共提供保命、續命和喘息之機的姑息做法,都會給世界帶來末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16/151262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