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了解過拜登的黑歷史 就知道他會如何摧毀美國

如今美國民調似乎拜登的支持率更高?但凡了解過他的黑歷史,就該知道,他若當選,那便是摧毀美國的開始。

作弊的品性

拜登在雪城大學法學院讀書時,就被抓到了作弊。然而懲罰太輕,只是沒有讓他通過考試,但卻允許他重修課程。

毫無疑問,這樣的人放到社會上只會更加放肆——1988年的總統競選中,拜登又剽竊了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和其他著名政治家的演講節錄。被抓住後,他只能放棄1988年的競選。

裙帶關係

1973年,拜登在29歲當選為參議院一年後,其弟弟詹姆斯·拜登開設了一家名為Seasons Change的夜總會。引用特拉華州同期的當地報道,稱該公司的資金來源為「異常慷慨的銀行貸款」。

1996年,其兒子亨特·拜登也加入了這個行列。他剛從法學院畢業,去了MBNA工作,當時MBNA是一家主要的信用卡發行機構。同時還擔任拜登的副競選經理。

整個1990年代,破產現象呈上升趨勢,MBNA開始努力推動法律改革,讓人們更難以償還債務。

2001年,亨特成為聯邦說客,同時仍在MBNA擔任顧問。後來,亨特以自己的名義公開斂財,已成為他父親拜登的政治負擔。於是,拜登趕緊敦促他找一份非遊說工作。

有消息稱,拜登將去烏克蘭幫助亨特的公司逃脫調查。當時,這是烏克蘭反腐敗行動中心負責人達里亞·卡萊尼努克(Daria Kaleniuk)在《華爾街日報》上表示:「如果調查人員認為美國副總裁的兒子是公司管理層的一部分……那麼該調查員將不願推動此案。」

不僅拜登家族都因為拜登一人得了道,拜登也很會利用家人來謀自己的政治利益。

在2016年大選時,拜登一直在利用他已故兒子。當時,著名的希拉里·克林頓批評家莫琳·道德(Maureen Dowd)發表專欄文章,直指了拜登所做的投機:他煽情地描繪了一個垂死兒子的悲慘畫像,博的臉部分癱瘓,讓父親坐下並試圖讓他答應競選總統,說什麼拜登的價值觀將使整個國家變得更好……

而實際上,拜登已經在《紐約時報》上刊登了廣告,來讓大家募捐支持。

劣跡斑斑的政績

推翻利民的法案:

大蕭條後,美國急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它在投資銀行和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擔保的存款之間建立了防火牆這意味着華爾街不能用民眾的儲蓄進行賭博。這也是為什麼如此多的華爾街銀行「大到不能倒」的核心原因之一。

然而,拜登、克林頓和其他有權勢的民豬黨人在1999年改變了這一切——投票推翻了這個利民的法案。美國歷史上任期最長的國會議員、已故的約翰·丁格爾對此十分憤懣:

「我只想提醒我的同事,上一次銀行業委員會提出一項法案,該法案放鬆了對儲蓄和貸款的管制。它最終迫使納稅人承擔了約5,000億美元的債務……

而現在開始,整個監管結構都將變得混亂……將要求納稅人來解決我們今晚造成的失敗,馬上就要花費很多錢……」

而當拜登面對此舉造成的後果時,他唯一會做的,也只有虛無的道歉。

支持失敗的福利改革:

拜登在1990年開始就是民主黨人,支持克林頓失敗的福利改革:

在改革後初期,大約三分之一的單親父母因失去福利而很快失業,所謂改革的受益,是退出福利計劃的人中有42%至74%仍然貧窮。

研究人員還發現,經濟學家稱之為赤貧的現象逐漸增多:美國有孩子的家庭每人每天靠不到2美元現金生活的兒童數量增長了159%,從1996年的約63.6萬增至2011年的165萬。即使將食物券的價值視為現金,該數字也增長了約80%,達到85.7萬。愛丁和謝菲爾(Edin and Shaefer)在他們的《每日2美元》一書中描述了生活在社會邊緣、依靠流浪住所並出售自己的血漿來渡過難關的婦女和兒童。作者表示:「其中一些人最終陷入了非常可怕的境地,甚至看起來都不像美國。」

造成大量刑獄案件:

還有1994年《犯罪法案》,拜登甚至連道歉都沒有。他聲稱自己堅持「黑命貴」,那是首要問題,哪怕因此導致了大批刑獄案件。

這就是他的功勞:

他在1993年為該法案辯護的講話,就是法西斯主義。

多人指控其性騷擾

2020年3月,前參議院助手塔拉·里德(Tara Reade)聲稱,在1992年12月至1993年8月受僱於參議院辦公室時,拜登一再「把手伸到我的肩膀上,手指伸到我的脖子上」。

她還聲稱,由於拜登喜歡她的腿,她被要求在工作活動中提供飲料。當她拒絕提供飲料時,她就會被穿小鞋。於是她辭去了工作。

更勁爆的是,她還公佈說,拜登曾將她壓在國會山走廊的牆壁上……對她進行了性侵犯。當時她向參議院人事辦公室投訴了拜登所謂的「性騷擾和報復」,但沒有提及這件更過分的事。

在最初的指控於2019年4月公開之後,拜登發佈了兩分鐘的視頻,但卻不是正兒八經的道歉,而是說他將努力做得更好。後來他還說,「對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後悔」。

此外,包括里德(Reade)在內,至少有八名婦女指責過拜登「不適當地觸摸她們或侵犯她們的個人空間」,使她們感到不舒服。

比如:

來自內華達州的民豬黨z客弗洛雷斯在2019年3月下旬發表在《紐約雜誌》的一篇文章中進行了指控。

弗洛雷斯說,當她準備在2014年的州長競選中上台時,拜登走到她身後,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聞了一下頭髮,然後親吻了腦後。

她寫道:「但是,我的大腦無法處理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很尷尬,很震驚,很困惑。」

拜登做過的還有,比如將臉龐靠近女性:

將手放在女性肩膀上,然後向後移動……

將手放在女性腦後,將額頭壓在女性額頭上,稱其為「漂亮女孩」……

很慣犯了。

拜登準備悄悄地割韭菜

「拜登是偽造的溫和派,」經濟學家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說。在拜登的稅收提案中,條條都很令人震驚:

-拜登希望將公司稅率從21%提高到28%,這筆增長將在十年內籌集1.3萬億美元。而這種方法的一個問題是,企業往往會通過降低員工的工資來彌補增加的成本,這意味着低收入的工人會受到打擊。相較之下,特朗普的稅制改革將稅率從發達國家的最高稅率(35%)降至了21%。

-拜登提出了一項新稅種,以消除這種激勵措施,以爭取儘可能多的公司稅。企業在全球總收入中將面臨15%的替代最低稅率,減去向其他國家/地區繳納的稅收抵免額。簡而言之,就是較高的公司稅,激勵企業將現金配置在海外。而不是像特朗普率領的那樣,將其返還給國內經濟。

-拜登還建議將最高的資本利得稅稅率從目前的23.8%提高到39.6%。經濟學家表示,這會使投資的利潤減少,並可能減少可用於資助新業務的資本。

-拜登還將恢復《平價醫療法案》中的個人任務,最高法院裁定這事實上還是種稅收。如果公民拒絕獲得醫療保險,則應徵稅。

所以為什麼要支持拜登?

現在,華爾街悄然開始警告拜登。

隨着大選的民意調查形勢,華爾街高管正在為拜登當選總統的潛在情況,做最壞的準備——一些公司警告客戶,股市可能受到打擊。

根據最近的一項RBC資本市場調查,公司的大多數客戶仍然認為,特朗普的連任對市場是有利的,其中60%的人認為拜登任職會對股票產生負面影響。

如果川普不贏得連任,華爾街的主要擔憂是會提高公司稅。儘管許多富有的高管和投資者經常在公眾場合發表更為溫和的看法(迫於某些壓力),但他們私下是支持特朗普的減稅和放鬆管制措施的。

參考來源

Pastemagazine:The10 Worst Things Joe Biden Has Done in His Political Career

Business insider:Hereare all the times Joe Biden has been accused of acting inappropriately towardwomen and girls

Nationalreview:WeNeed to Talk about Joe Biden

nypost: Joe Biden’s brother and son have a long history of profiting off his name

Newsmax:Economists:5 Massive Biden Tax Hikes Will『Crush』 the Economy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夏小強的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31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