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房客是老賴 三藩市灣區華裔房東疫外受災

維權團體一般傾向於保護經濟相對弱勢的房客。

三藩市灣區的租賃關係一貫緊張,全美最早、最嚴苛的租金管制法就是誕生在三藩市。不過當時民風淳樸,房東與房客基本上還能相安無事。隨着人口的增長,三藩市房價一路上漲,租賃市場也是水漲船高,成為全美之冠。一波又一波的政客想盡辦法討好租客,打擊房東的利益,以獲取無房者選民的票源。因此每年一定會出現收緊租賃市場的提案。吵來吵去,最後總是以房東一方落敗而告終。

今年2月份起疫情蔓延,打工一族紛紛失業,不過政府救災紓困做得不錯,雨露遍灑,再加上失業金這一塊,因此經濟上並未受到太大的影響。但是有的房客卻趁機打起了租金的主意,拖、欠、賴。而政客們卻隨即拋出一個又一個提案:允許房客拖欠租金不付,最多甚至可以延期一年。

因為法庭關閉,所有驅趕房客案子不受理、不審理,無限期延期。但是房東的責任卻一件都不能少:地稅、貸款、水電垃圾、房屋維修。不少家庭是舉債購房,以房養房。一旦租金斷絕,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疫情中的房東苦苦煎熬,我的親友就有不少人苦等疫情結束。

•小李一家死裏逃生

2019年春季,小李將家中省吃儉用的積蓄,再加上雙方父母的資助,在舊金山東灣地區買下一棟65萬元的獨立屋,稍事整修,委託經紀尋找租客。

隨即來了一位單親媽媽,非洲美國人,帶一個小女孩。聲言自己是開公司的,收入不菲,而且有政府補貼,幫忙承擔Moving Cost。此人開着大奔(Benz),穿着入時,言語得體。小李初涉租賃,三下兩下,就以月租3500元簽約了,拿到了第一個月的房租。

不料第二個月就出事了!原定的房租左等不來,右等不來。打電話過去從不接聽,一律以短訊回復。房東被告知房屋有黴菌,影響到女兒呼吸不暢,生病了。這還了得,趕緊約了裝修師傅去換地毯。租金沒有拿到,反而花了一大筆裝修費,還要打躬作揖賠不是。黴菌搞定,可以付房租了吧?

不料那位女租客又來短訊了:暖氣故障,害得女兒着涼發燒了。又是不得了的大事,趕緊請了師傅去修理。約定的時間趕過去卻無人應門,短訊發過去,回覆:Sorry!家有急事,去洛杉磯一周。

一等十幾天,聽說回來了。再約時間去修暖氣,敲門還是無人。這次乾脆不回復,杳無音訊。鄰居說,那個女人躲在屋裏,根本沒有離開過,但就是死不吭聲。從此就陷入無休止的扯皮、謊言、爽約、指責。反正房租是一分不付,房子是永遠要修,但是房東和師傅卻永遠無法進門維修。

小李夫婦急得上火,趕到律師樓請求驅趕。律師說:案情簡單清晰,一定會贏,馬上啟動驅趕程序。不料這個女房客是個「老賴」,所有法庭程序門兒清。她先是不開門,不接訴狀。送件公司折騰了近一個月無法送達,最後只能書面送達。案子進入法庭審理後,法官馬上判決原告勝訴。律師拿到判決書後,立馬趕去執行處請求執行;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執行處得到法庭通知,被告提出動議,理由是未合法送達。法庭批准,安排公聽。小李滿腔希望落空。

要想順利把房客驅趕出去,要經過冗長法律程序。

挨到開庭日那天,請了事假,拖着患病身軀,趕到法庭。不料被告根本沒有來。公聽會取消,維持原判。這一拖已經二、三個月了。

小李第二次再去執行處申請驅趕執行。約好時間,戰戰兢兢趕到自己的房子別人的屋,滿心高興等來法警。不料法警被告知被告在前一天向高等法院起訴,理由是地方法院在沒有通知被告的情況下執行驅趕,違反人權。高等法院已經受理此案,臨時通知執行處停止驅趕。小李頓時目瞪口呆。

那位女房客真是厲害,拿捏好時間,狀告地方法院執法不公,弄得法官都只能迴避。這樣一拖又是幾個月,時間進入2020年2月,美國疫情開始蔓延。

小李除了第一個月收到租金外,近一年顆粒無收,但是地稅和銀行貸款照繳,還要代房客付水電、垃圾費,這些帳單一天都不能緩的,萬一斷了水電那更是天大的罪名了。

小李第三次趕去執行處碰到的是Smith警官。他一看法院執行令,再聽小李講明原委,嘿嘿一笑:噢,原來是這個人,欠租老手,去年剛被趕走,現在又來了。沒事,10天後現場執行。

原來這個租客專揀華裔房東下手,因為房東英文不好,法律知識更是不懂,容易上當受騙。這套拖、欠、賴手法屢試不爽。上次案子也是這般幾近折騰,最後在Smith警官手中結案。這次小李恰好將執行令遞到Smith警官手中,執行驅趕時,已是3月13日,那位女房客拒不開門,兩名法警破門而入,強制執行,總於把她趕走。

這件案子前後長達13個月,幸運的是在三藩市灣區封城前最後一個工作日順利完成。房客前後所欠租金達4萬2000元,律師費、法庭費花了1萬多,損失慘重。小李太太心有餘悸地說,趕緊把房子賣掉吧,從今再也不敢做房東了。

房客及維權者持牌示威。

•老洗碰見了老千

三藩市房子大都是兩層樓建築,一樓是車庫,二樓是正式住房。車庫後面有空置面積允許搭建Storage Room,也可加一個廁所,做一個客房,因此叫「姻親柏文」(姻親公寓),英文名In Law Unit;但關鍵是不能放爐頭,煤氣或電爐都不行。一加爐頭,就變成兩個單位,屬於違章建築了。華人家庭往往會打擦邊球,放一個簡易爐頭,租出去,月租1000多,貼補家用不無小補。

關於三藩市的In Law單位不知出了多少事,漸漸形成了一個房客欺詐團伙,他們不光是要欠租白住,還要大咬一口,咬下房東一塊肉方肯罷休。

老洗是做貿易生意的,中美兩地往來,對三藩市的租賃陷阱根本不了解。川普發動貿易戰後,生意一落千丈,回過頭來想想開源節流,把底層的In Law單位清理一下,堆積的貨物暫且搬到樓上。打掃乾淨,租出去,要價月租1500元。

老洗英文不靈光,在中文報紙刊登招租廣告,沒兩天,來了一位華裔看房。此人50歲上下,開一輛保時捷跑車,西裝筆挺,襯衫漿熨,袖口亮晶晶的袖扣一閃一閃。這位「老克拉」前後一看,立馬要了。租兩押一,皮包里掏出4500元,一手交錢,一手拿鑰匙。老洗從沒做過房東,看到大把的綠票子倒也心動。於是填表簽約,成功交易。

房子租出去後,前兩個月相安無事。樓下不聲不響的,都很少看到房客進出。第三個月老洗接到了市政府Code Enforcement Dept的來信,信中說得到舉報,該住房內有違章建築,現定於某月某日上午9時前來檢查。這下老洗慌了。追到樓下問房客怎麼回事?房客一推六二五,一問三不知。

沒奈何等到市政府來人,走進樓下In Law單位,兩分鐘開出罰單,「非法加建爐頭,即日拆除。半個月後再來複查」。租務法中有規定:房子一經租出,未經允許,房東是不可以進入租客單位的。老洗只能樓上樓下打電話,要求房客允許拆除爐頭。房客回答不可以,因為拆除爐頭會影響生活。

眼看着市政府的限期越來越近,老洗急得跳腳,找了一個專精房地產的華裔律師諮詢。律師講:洗先生,你中了租客仙人跳。什麼意思?律師解釋道:這個房客就是衝着你第二個爐頭違章才來的,舉報電話當然是他打的。市政府接到舉報是一定要來的,限期拆除加違章罰款。現在問題是房客擺明是不會讓你進去拆除的,那麼市政府會以逾期不改正的理由,不斷地加上罰款,最後甚至會因為違章建築而導致拍賣房屋。因此,長痛不如短痛,快快與房客私了,破財消災。

老洗一聽,頓時明了個中原委。沒奈何,低聲下氣地好言商量。那位房客得理不饒人,什麼影響我正常生活,造成我工作不便,引發緊張恐懼精神刺激。獅子大開口,要求補償10萬大洋!老洗急得眼淚都掉下來了,一共只收到4500元,白住兩個月,還要倒貼9萬多!

經濟下行,工作減少,房客掛出橫幅稱,沒有工作就不交租。

好說歹說,賠盡小心,千錯萬錯是我錯。最後房客拿到補償7萬元,並且要求退回原付的4500元租金。萬般無奈,老洗打落牙齒肚裏咽,只得應允。照樣一手交錢,一手交鑰匙。這次倒過來是房客拿錢,房東拿鑰匙了。房客7萬4500元到手,溜之乎也!如以稅前收入來計算,正好是十萬大洋,白領階層的一年工資。

老洗經此一訛,喪了精氣神,像祥林嫂一般,逢人就講這件事,在華人圈內引發種種同情唏噓之聲!

•老張氣得白了頭

居住南灣的老張則因為房客糾紛幾乎愁白了頭!

去年秋天季節,老張把自己房子車庫後面的一間小屋租給了一位中國來的中年男子,進來時禮貌周到,溫文爾雅。他說是受到中國政府迫害,正在申請庇護,無處安身。老張和他談定,月租650元就讓他搬進來了。

沒幾個月糾紛來了,先是抱怨這個不好,那個不方便。因為是住在房屋的前後院,抬頭不見低頭見,為免言語上下,老張就提出你如果不滿意,可以搬走,另挑好房子住。這下惹毛了房客,立馬翻臉,從此連650元租金也不付了。

老張無奈,找到律師樓啟動驅趕程序。

原本想,欠租不付趕走了事,那麼簡單的案子,穩操勝券。不料一套法庭程序走下來,對方竟然應訴,理由是房東歧視他。

律師安慰老張說,沒事,被告不會贏的。開庭日期定在3月20日,律師也安排好了時間,只等出庭。倒霉的是,三藩市灣區因為疫情嚴重,州長在3月16日起宣佈居家避疫,法庭也暫時關閉。老張3月20日的開庭正好軋進,被迫取消。法庭通知延後2個月,到5月22日繼續審理。

沒奈何,等呀!隨後疫情一步不放鬆,老張的開庭日期就一延再延,6月19日、7月17日、8月21日。前兩天又接到延期到9月18日的通知。案子前後拖了半年多,何時審理不知道。而房客繼續分文不付,還要用你的電,喝你的水,照樣每天順兜兜進進出出,看見老張時一臉鄙夷,甩都不甩。

老張氣啊!憂急攻心白了頭!

•第8段補助竟也顆粒無收

加州有一個救濟窮人的租房補助叫Section8計畫,中文翻譯第8段補助。該計畫由當地市政府出面租賃,政府付租金的70%左右,房客承擔餘下部分。很多較差區域的房東很喜歡將房子租給Section8,因為租金是按照市場價,七成以上租金是政府付款,絕對有保證。萬一房客耍賴,那政府這一塊總是能保證的。

維權組織把遊民劇增也歸咎於房租漲。

不料疫情一來,這一塊都發生了問題。並不是政府不給錢,而是讓聰明的房客鑽了空子。

劉女士也看上這一點,將自己的獨立屋租給了符合Section8的非裔房客。整幢房月租3800元,政府付2600元,房客付1200元。第一年相安無事,租金按時到帳,劉女士倒也省心。

為保障Section8租戶的權益,也是為了居住安全質量,市政府規定每年續約時要做一次房屋檢查,對房屋結構、門窗、水管、電路等都要檢查一邊,如有破損,會通知房東在三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內修復,然後再來第二次檢查。直到檢查合格,才會發放租金。

第二年年檢是今年5月份,政府來人檢查開出維修建議,其實也不是大工程,千把元就能搞定的。不料房客拒絕房東派人進入維修,理由是疫情期間避免傳染,家有孩童,安全至上。隨你房東怎麼說,房客就是不讓進。但是政府Section8部門拿不到修理後的房屋安全報告,則不會同意續約,當然也不會付租金。

有屋可租固然可喜,收不到房租足令房東頭痛。

房客則以沒有收到政府的新租約,也不知道租金金額,拒絕付他應付的部分。這一扯皮,鑽進了一個糾纏不清的怪圈,兩頭踢皮球,苦了劉女士,3800元分文全無。家裏夫婦倆又雙雙失業,靠失業救濟維持,但房子的貸款利息卻要月月清的,怎麼辦?

劉女士哭哭啼啼找到律師樓,聽完原委,律師說:抱歉無法接這個案子。房客明顯是鑽空子耍滑,但加州疫情嚴重卻是事實。房客以安全理由阻止房東進入施工,無可厚非。明知這是不付租金的藉口,你房東打碎門牙往肚裏咽,這記悶虧只能吃進。

何時方能解決?只能祈求新冠病毒疫情早早過去。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17/1490102.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