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銀行劫匪成為人民法官!一個比無間道還無間道的真實勵志人生

作者:

講個故事。比無間道還要無間道。

24年前,對,1996年2月8日上午9點50分,北京工商銀行朝陽區甘石橋分理處的工作人員把現金密碼箱放進運鈔車時,附近一輛藍色轎車裡突然出現了一蒙面劫匪。他端起衝鋒槍朝工作人員開槍掃射。兩人當場死亡,一人受重傷倒地。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裝有百萬巨款的密碼箱已經被搶走。劫匪消失了。

這一明目張胆的京都劫案被列為全市嚴打的重點。但劫匪居然在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線索。直至4個月後6月3日的早上,同樣的手法,兩個持搶劫匪,攔住了剛從建行知春里分理處取款的海淀北下街道聯社工作人員,從車後備箱里,截走巨款以及數百萬元的空白大額可轉讓定期存單。

案件的偵破依然陷入僵局。2個月後8月27日,同一撥劫匪再次出現。時間依舊是早晨9點左右,北京市合作銀行濱河路支行的運鈔車剛離開銀行不到百米,就被一輛藍色轎車攔住,兩名蒙面劫匪持槍搗碎車玻璃,然後瘋狂掃射,押車的支行員工李國春當場身亡,保安楊曉東和兩名銀行員工也中彈倒下,楊曉東重傷。

因為距離銀行太近,槍聲驚動了銀行的安保力量,人們包抄過來。這成為劫匪連續三次作案里未遂的一次。他們放棄運鈔箱,駕車倉皇而逃。

第三次交鋒讓偵查人員意識到,1、劫匪一定會有第四次行動,2、前三次劫匪駕駛的轎車都不相同,當年北京街頭的高級轎車並不多見。從車入手,是最佳突破點。

於是,北京啟動了一場絕對稱得上空前絕後的轎車大排查。果然有收穫。9月初的一天,海濱區普慧北里某公司經理報案:他的一輛黃色尼桑3.0轎車被盜,京A一08786。那時候沒有龐大密布的天眼,全靠人力盯查,可以想見這場偵破動用的人力。當天10點,長城飯店一名保衛科幹部在亮馬大廈停車場發現了被盜尼桑車。

幾乎核心警力全部到達現場布防盯守,亮馬大廈被不動聲色地包圍得里三層外三層。一直到凌晨零點,兩名劫匪從長城飯店出來,進入尼桑車。他們啟動汽車的那一刻,也發現了沖向他們的警察。二人魚死網破地將車撞向包圍人群。一時間火力全開,司機被擊中重傷,副駕上一人被抓捕。車上還有一架紅外夜視望遠鏡、迷彩褲、手槍等一批軍用物資。

副駕上被生擒的那位正是劫匪頭目鹿憲洲。一名兩年前越獄的死緩犯人。

這個案子看上去結束了。但作為那個年代的大案要案,卻啟發了不遠處的4名石家莊人。

他們拉上了一名正在當兵服役、回石家莊探親的18歲少年,要如法泡製,大幹一票。他們看上了這名少年的部隊經驗和身手。

1997年1月10日,也就是北京的系列大劫案剛剛結束三個月,這石家莊的五名劫匪,持槍搶劫一輛保定牌照的士,在辛集市農村合作基金會興華路營業點,搶劫了一輛滿載現金的銀灰色切諾基運鈔車。

也是上午9點左右,時間、手法,和北京銀行劫案如出一轍。暴力手段不輸鹿憲洲。直接開槍掃射,押運運鈔車的3人里,一名年輕的信用社女性員工當場身亡,家中還有兩名幼子,另一名信用社員工和保安身負重傷。

79萬現金被搶。劫匪消失不見。因為事發突然,更重要的是,這幫劫匪見好就收了,再也沒有犯案。導致這起石家莊劫案,成為懸案,20多年未破。

那名參與搶劫的18歲少年名叫趙智勇。一年後,他從部隊退役轉業,進入了石家莊裕華區人民法院工作。又過了6年,裕華區人民法院設立執行局,趙智勇成為執行局的第一批法官,並一路升任執行局協調處副處長。

在公開的信息里,趙智勇「十年內執結各類案件938件,完結執行率95%,兩次獲得三等功。成為執行系統響噹噹的『標杆』人物。」

2015年,他升任石家莊裕華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在2013年《河北法制報》的一篇對他的人物報道里,這位溫暖人心的標杆法官不僅幫助一名骨折癱瘓的申請人拿到了15萬元補償款,設法為他申請到2.5萬司法救助金,最後還找車護送申請執行人一家人回到了原籍。

文中,「趙志勇」說,「無條件的奉獻,無代價的敬業,是執行人員應該具備的最超碼的素質…….把執行工作當成一種事業去做,而是不僅僅是謀生的職業…..」

對,2013年前,他都叫趙志勇。在升職前,趙志勇突然改名了,成為:趙智勇。

這起長達23年的懸案,終於在今年被偵破。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