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宣傳中共方針 美中國留學生智庫未註冊代理人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現存於150多所美國大學校園,他們與中領館的連結,以及他們試圖干涉一些校園活動及政治議題論辯的動作,早已引起注意。還有另外一類校園內的組織也正萌芽——中國發展學生智庫,在雪城大學、波士頓大學、喬治華盛頓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等均設有分部。它還在喬治城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清華大學成立了學生團隊。

2016年3月21日,臉書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右)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企業高管在中國參加「中國發展論壇」,期間在中共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會議上見中共總理李克強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現存於150多所美國大學校園,他們與中領館的連結,以及他們試圖干涉一些校園活動及政治議題論辯的動作,早已引起注意。

還有另外一類校園內的組織也正萌芽——中國發展學生智庫,在雪城大學、波士頓大學、喬治華盛頓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等均設有分部。它還在喬治城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清華大學成立了學生團隊。

「中國發展」學生智庫微信公眾號上,圖標旁寫着「講好中國故事」的口號。(網絡截圖)

中國發展學生智庫(China Development Student Think Tank, CDSTT)在其英文網頁上寫道:「CDSTT是一個非政府、非營利性的學生組織,用於交流和研究。」除了他們的活動預告,例如2018年「非盟駐美大使與美國前外交官帶你看『一帶一路』下的非洲經濟發展」,2020年2月25日「中俄『聯盟』:性質、影響與合作」等等,你看不到他們的任何背景。

然而,在他們的微信公眾號上是這樣介紹:「發展中國論壇-北美學生智庫(CDSTT)是著名智庫發展中國論壇在北美地區的留學生分支及先鋒學術組織。」在其圖標旁有一句口號:「以全球視野,講好中國故事;以青年力量,傳遞世界價值。」

繼續查「發展中國論壇」網站,其章程總則第二條寫明,該論壇由九屆、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共中央黨校校委委員王瑞璞倡議,由中共中央黨校亞洲太平洋地區研究中心、中國市場經濟研究會發起,聯合中國東中西部30市(州)黨委、政府共同組建的智庫平台。

第三條寫明:該論壇基本職能首先是「宣傳和詮釋黨中央、國務院有關方針、決策和發展戰略」。接下來的組成人員由各黨政機關、大專院校⋯⋯負責人組成。接下來的簡述部分寫:「近年來,先後有7位黨和國家領導人,116位省部級以上領導以及部隊將軍,出席發展中國論壇相關活動。」

有關「發展中國論壇」的新聞報導,可以看到2016年一則全球性的媒體報導,臉書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發展論壇,並見了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當時人們還以為「臉書有望入中國」。

如果說中國留學生會(CSSA)的作用是為中領館的政治部門提供了輸入據點,例如資訊搜集、行動策劃、施加壓力等;那麼「中國發展學生智庫」(CDSTT)的作用則很明顯是爭取有利中共的影響力。

目前關於CDSTT的資料不多,雖然其聲稱為「非營利組織」,卻沒有按照公益性社會組織「公開、透明」原則披露財務報表,CDSTT網站完全沒有交代運作機制,更沒有在《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下註冊。

捐款與外國代理人

近年來,中共的大型企業或富人更多的大筆捐贈給美國大學。其中一個典型例子是由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創立的「中美基金交流會」,董建華是中共統戰單位「全國政協」的副主席,曾參加20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加上基金會與中共政府建立的各種連結等,都使得該基金會所宣稱「不受中國共產黨與中國政府牽制」之獨立運作,形同虛言。

事實上,中美交流基金會所從事的一系列針對美國人的活動,就是為中共「尋求影響力」,因此已在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下註冊。從其提交FARA的報告可以看到,基金會遊說活動包括全額補助「意見領袖」到中國參訪,──從記者編輯、智庫專家、地方及中央官員等,統統邀他們到中國走紅地毯。中美交流基金會並資助頂尖美國智庫,例如布魯金斯學會、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亞洲協會等。

無可否認,《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所爆出來的信息和註冊的企業僅僅是冰山之一角,是冰山浮在水面上的看得見的部分,而水面之下的巨大部分,還在隱藏。

美國大學接受至少60億不明捐款

今年2月的一條新聞顯示,美國教育部認為,任何與中國、伊朗、俄國、卡塔爾、沙特政府相關的高等教育捐款都同樣應該調查。教育部給哈佛大學的信中,還要求提交跟中國電訊巨頭華為、中興通訊等的所有交易內容。

紐約郵報》今年5月22日報導,美國教育部迄今已發現60億美元未報告的捐款,這是眾議院共和黨人對美國大學進行調查的一部分,以確定校方是否違反了1965年《高等教育法》第117條。第117條禁止高等教育機構未能正確報告25萬美元或以上的外國捐贈。

在保守黨派網站Townhall獲得的信中,美國教育部總法律顧問魯賓斯坦(Reed Rubinstein)寫道,儘管一些大學領導人開始承認外國學術間諜活動的威脅,「但是,證據表明,大量的外國資金的融入已經培養了學府的依賴性,從而扭曲了他們太多的決策、使命和價值觀。」

這封信也指出,美國教育部認同國會的擔憂,即外國對手可能利用「戰略投資」而將美國大學校園轉變為「洗腦平台」(indoctrination platforms)。

然而,某些學術機構在協助調查方面一直在拖延。據報導,延遲的原因是學校借《信息自由法》的豁免何特權為由來抵制上交記錄。

這項調查是對中共在美國更廣泛影響調查的一部分。今年4月初,司法部長巴爾警告稱,中共正在對美國進行「全面閃電戰」,其中一部分是對美國大學的戰略滲透。

關於這則新聞,共和黨消息人士告訴美國保守黨派的網站Townhall:「這不是黨派問題,這是關乎美國的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