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沒料到 馬律師在微信發個照片被進去了

—好人馬萬軍律師失聯記

作者:
這兩年,身邊屢屢有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因說話而招禍,也竟漸漸不那麼驚異了。但馬萬軍這樣一個好人,一貫樸實低調的,又是為人討公理的律師,因微信說話竟然就被刑拘了。他失聯前一周關注的是南方洪水,關注的是跳樓的小學生繆可馨,關注的是運動員勞麗詩的獨立思考。

和馬萬軍律師失聯了,今天已整整一個月。

微信朋友圈的最後一條更新,是在6月18日。發了一張圖,上面是一句話:好的時代,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子,叫對錯;壞的時代,人心中也都有一把尺子,叫利弊。

他在6月17日已被警察帶走,6月18日被帶回家,從家裏和辦公室,分別被抄走了幾十本書。但十多天後,外界才知道這個消息。

他從朋友圈中消失,默默無聞。一個濃眉大眼的好人,一個憨憨的西北漢子,他的刑事拘留通知書上,寫的理由是」尋釁滋事」。罪名是他在銀川當地的一個微信群里轉發了一張有「不當言論」的圖片,據說和疫情有關。

其實一切早有端倪。可或許是他太老實,或許是沒經驗,或許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在他」進去」之前,他什麼都沒說。這世界總是有講理的地方呀,在還有機會的時候,他卻並沒有將自己的遭遇說出來,請人們評評理!

早在四月,我們在電話里聊了幾句。他說,前幾天因為微信群里發了個圖片,警察叫他去,給了他一個訓誡。

訓誡?我在電話里忍不住聲音就大了。2月6日,李文亮醫生在武漢去世,李醫生生前得到的那個訓誡書,讓「訓誡」這兩個字深入中國人的心。

只因為在微信群里說話,他這個律師就被訓誡?聽我訝異,他在電話里只淡淡說,前陣銀川已有兩位朋友進去。估計他這次沒什麼,應該就過去了。

我忿忿,他倒安慰我,沒事。應無大礙。後來又說,六月他會出差來我所在的城市,到時好好聚下。

他並沒有來。直到六月下旬,當我突然想起他那個訓誡書,想再問問時,卻發現他失聯了。我四處打聽,才從朋友處得知,他已「進去」十多天了,只知「尋釁滋事」,家人也不知任何消息,請了當地的一位年輕律師申請會見,也一直見不上,說在」提審」。

說起來,這兩年,身邊屢屢有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因說話而招禍,也竟漸漸不那麼驚異了。但他這樣一個好人,一貫樸實低調的,又是為人討公理的律師,因微信說話竟然就被刑拘了,還是大出我意料!

其實我和他也是萍水相逢。

三年前,我所在的城市,一家文化空間開張慶典,他一家三口專程來慶祝,亦為和一干不相識但內心引為同道的朋友見面。

只此事就可知,他當然是極有情懷的了。他夫人美麗,孩子三觀也很正。他呢,濃眉大眼,國字面龐,演電影,肯定是正面角色那種。他是典型的西北漢子,話不多,憨直,喝兩杯酒,臉就紅如關公,是那種一望就知可信託的人。

見了也就匆匆一面。後來,收到他寄來一枚印章,籙刻了我的名字,還有一句古詩。收到章子,很感動,不知他還有如此細致的一面。

再後來,也沒怎麼見。但我知道的是,他急公好義,心極善良,這麼多年,資助了二十多名貧困學生,而從不對外人言。他見義勇為,小區失火,他不顧危險帶兒子去救火。兒子受他影響,也是一個俠義少年。

他失聯前一周多的朋友圈,關注的是南方洪水,關注的是跳樓的小學生繆可馨,關注的是運動員勞麗詩獨立思考

他當然是一個好人,關心的,都是每個有良知的中國人,觸碰一下心就會痛的事情。

他2005年前後開始做律師,精於建築領域的民商法案件。在銀川這樣的城市,他已經有十多年的律師經驗,可以衣食無憂地過日子。

不過,他有一碰就痛的良知。他無法別過臉去,所以轉發自己關心的社會問題。他幫助別人,關心同道,支持公義,做了一些溫暖人心的事。想起他時,我沒有別的詞彙,只有」好人」兩字。

但是,他被抓了。被用「尋釁滋事」這個口袋罪名。

按照中國的刑事訴訟法,如果37天內,他還不能出來,他可能被批准逮捕,被檢察院起訴,被法院審判。而由頭竟如此荒謬,只是他在微信群里的發言。

他被抓的消息傳出來後,有很多人關心他。7月10日,廣州律師聞宇已在銀川的看守所會見到了他。

他會自由嗎。如果這個國家還有最後殘存的一點法治,我想會的。以言論來抓人的銀川警方,還該有一絲絲對法律的敬畏吧!

我和許許多多的人,在這個七月,等待好人馬萬軍的消息!一個公民的消息,就是這個國家的消息。也是關於我們每個人的消息。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冰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9/147901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