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2020大災之年?22 魔咒

1

2020,大災之年。瘟疫,洪水,左轉沖入湖中的公交車,中美關係走向至暗時刻,「去全球化」,概率越來越大的戰爭,洪水無法改變的豐收(?)……舉國上下戴着口罩,蒙住了臉,遮住了口。

突然發現——

2020上推22年,是1998。那一年,大水災

1998上推22年,是1976。那一年,唐山大地震,周、朱、毛先後去世,中國翻天覆地。

1976上推22年,是1954。那一年,大水災。

22年竟然是一個輪迴,一場劫難。

可能這只是個巧合,巧合了3次。

不過,非著名預言《鐵板圖》中明確提到過:「九圓十滿廿二走。」

這句話很難理解,胡亂解釋的話,比如,從1998年起算,「九圓」不知道;2008北京奧運像是應驗着「十滿」,2020應驗着「廿二走」。

這句話應該很重要,因為關於《鐵板圖》的內容,網上的信息極少,偶有的也大部分都被刪掉了。

被刪就證明了它的重要。

假如按照中國的天干地支計數(不組合),則正巧是22年一輪迴。

這個說法或能弘揚國學,但純屬湊數。

2

不久前,2001年的微電影《車四十四》莫名其妙熱了起來。

影片講的是一輛長途車遭遇劫匪,乘客被劫了財,女司機被劫了色。

僅有一個毛頭小伙嘗試救助女司機,被毒打一頓;其他人一聲不吭,一動不動。

女司機回來後,把小伙趕下了車,然後載着滿車乘客,衝下了山崖。

那片子當年是禁片,現在可能也還是,所以不就劇情本身閒扯。

這片子突然熱起來,沒過多久,就發生了安順公交車司機報復社會、駕車墜湖事件。

這就令人心中一凜。

表面上說,這二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談不上預兆之類的非理性聯繫。

但不得不承認,這兩件事相像的地方還真不少:都是公交車,都是公交車司機報復,司機還都遭到了搶劫、傷害。

——據通報,說是安順司機的房子被折價7萬多,司機與關方達成了協議。查了查,安順的房價均價5000多,40米的小房子怎麼也得20多萬,折成7萬多,確實有點過分。

隱隱約約就是有點什麼聯繫,就像是預兆。

這半年裏,好多不能提的大事,如果相信這種若有若無的聯繫,都可以由「前兆」而精準地預見到。

這種冥冥中的巧合,准得可怕。

最嚇人的是,假如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件之間的「預測關係」為真,「預言」變成現實的速度,越來越快——報應越來越快。

有什麼東西在加速。

3

《車四十四》這個名字,在「22年魔咒」之上,變得神秘而沉重。

44剛好是兩個22,似可寓指44代表的災難,比22年一輪迴的災難還要加倍嚴重。

又似乎可以說,《車四十四》上的災難,既有劫匪帶來的無妄之災,又有冷漠的乘客帶來的無望之災,雙重的災難。

逆來順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乘客之災,比劫匪之災還令人絕望。

觀察安順公交車事件,如無意外,也會包含多重的誘因,正式宣告的就有強拆、不批公租房(得不到救濟),感覺司機也應該尋求過其他的幫助吧,如尋求媒體曝光。

現在的媒體是曝不出這種光的,當然,蹭死者的熱度可以當仁不讓。

真心不希望司機左轉加速,但已沒人攔得住他。

若《車四十四》確為安順事件的預兆,不知它是否在強調,安順事件,或者安順事件的同類事件,是比疫情、洪水還可怕的災難。

4

很多人就安順一事發聲,說我們都在同一輛公交車上。

把車說大點,現在,我們都在一條大堤上,一旦堤壩潰決,所有人都會被洪水吞沒。

所以我們都得同心協力,共克時艱。

以為人們會這樣想,大錯特錯。

人們真的不在同一輛公交車上;人們只會為自己的車暫時安然無恙而慶幸。

至於別人的車,墜湖還是爆燃,死傷多少人,對看客來說不過七秒鐘的談資,不幸災樂禍就是好人。

別說一輛車的墜湖,就算又一次千年一遇的洪水又如何?

南方固然洪水滔滔,3000萬人受災,但在其他人看來,也不過是一道別致的風景。

他們驚嘆於新安洪水的清澈,讚美三峽泄洪那屬於祖國的震撼之美,泄洪後的桐廬、富陽成了仙境,洪水還原的李白眼中的望廬山瀑布美不勝收。

實在無法理解他們為什麼這樣說。

隱隱覺得,今年的災難,就是因為這樣的人太多了,老天爺實在看不下去了。

不是災難凸顯了他們,而是他們的存在帶來了某些災難。

5

江西鄱陽縣的黃紫宜,借錢修的四層房子,幾秒鐘就被洪水衝倒。

想到家裏還有5萬塊的現金,黃紫宜想回家拿,被9歲的女兒死死抱住大腿:錢不要緊,命要緊,保命,保命…。

幸虧他聽了女兒的話,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

22年前出這樣的事,完全可以理解;但發生在今天,多少有些反常的地方。

洪水不是一天來的,難道就不知道提前做些準備?五萬塊錢,在災難來臨前揣進兜里,很困難嗎?

資訊時代了,洪水的消息在自媒體的竭力掙扎中,陸陸續續傳了快一個月。

但凡關注點「雜音」,也不至於洪水當頭才措手不及。

資訊時代,今日的所謂「緊急」,本該都可以成為未雨綢繆、提前到位。

只要把欣賞遠在大洋彼岸的美麗風景線的精力,把為一個吸毒者沒有枉死而歡呼雀躍的精力,把也不知該第幾十次痛罵小朋的勁頭,拿出十分之一、百分之一來提前關注、應對洪水,何至於處處緊急,何至於連5萬塊錢都不能隨手帶走。

6

22年,整整一個輪迴,有的人還猶如生活在昨日。

22年前的災民,今日多半還是災民。

黃紫宜說:「我以為日子會一點點好起來,沒想到一瞬間就變得一無所有。」

因為他太容易一無所有,所以他才想為5萬元拼次命。

對於很多人而言,5萬元確實值得拼次命。有6億人要用四年的時間才能掙到這筆錢。

對於這六億人,22年是艱難度日,度日如年;又有如彈指一揮間,生存沒有任何變化。

22年,有的人已渡劫成仙。

熱傳着馬雲減持430億(一說500多億)。互聯網公司大佬:馬化騰黃錚王衛蔡崇信,減持股份套現在今年已經多次發生。

動輒百億,數字似已失去意義。

不知道這兩個群體之間,受災和減持套現之間,有沒有因果關係。

我知道其中有些關係,但只能說不知道。

7

現在人們把眼前的洪水與22年前相提並論。

22年過去,新的輪迴開始,這次顯然有了很多的進步,比如封堵決口用上了挖掘機,不再靠戰士手拉手跳下去。

但也有些還跟22年前一樣。今天熱傳着一張被水泡得不成樣子的腳的照片——沒看過這新聞也知道這是什麼事。

最近開始大張旗鼓宣傳特定群體,依然是身體力行,無懼犧牲,一如往昔。

這些情景22年前應該都有過,今年本不該再有。

22年前,一堆著名藝人拼了命似的義演,為災區募捐;人們力所能及地捐款,好像救的是自家人。

今年,著名藝人們沒動靜。應該是老了,唱不動、跳不動了;前些日子,聽說某會籌到了2000元善款。

本應再度義不容辭出現的場景,今年不再有。

這個22年輪迴,今昔對比,感慨萬千。

感慨中,我已認不清方向。

8

22年,改變了很多事情。

有些改變人們喜聞樂見,有些人們不願看見。

不變的是,22年過去,人們依然無力決定,自己能看見什麼。

不知再過22年,永恆的不變能否改變。

如果22年魔咒為真,22年後,是年仍將大災。

希望我們能再度一起見證,一起平安渡過。

如果22年魔咒為真,則魔咒給足了我們22年時間,不知能不能做點什麼,改變大災的命運。

這就需要反思過去和現在,看看哪些災難是咎由自取。

如果自己都是對的,總是對的,那麼,無須多說,我們根本沒能力避免任何災難。

也不配。

9

22年後,希望還能寫點文章扯扯淡。

希望還能讓喜歡的人看了開心。

希望熱衷於舉報、刪我文的人,也依然是曾經那個少年,沒有一絲絲改變。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各生歡喜各西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6/1477861.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