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毛澤東的「生日」問題 原來大家都上當了一輩子

—原標題:議毛澤東的「生日」問題

作者:

毛澤東的「生日」問題

毛共是一個包裹了重重偽裝的超級騙子。比如,這「毛澤東的生日」就是一個值得懷疑並應進行調查考證的問題。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夜,研究毛共的大陸歷史學者南京高華教授突然病逝。毛粉們歡呼,說這是毛在陰間將他招走啦!「氣不過,拉他過去對質去了」,什麼「毛主席的生日,就是反毛者的忌日」,「污衊毛主席的人,必遭天譴」,「天意乎?報應乎?」看來,毛粉們還真相信這「十二月二十六日」就是毛的「生日」啦!《烏有之鄉》網站上,也不斷有擁毛護毛的毛左勢力,鼓動當局把毛澤東的「生日」定為「中國人的聖誕日」,列為法定假日,說「中國人要過中國人的聖誕日」,以替代在大陸日漸普及的聖誕節。他們非常突出毛澤東的「十二月二十六日」這個的「非凡意義」。你看,西方人的「聖誕日」這天也即十二月二十五日不正是東方人的毛澤東的「生日」也即十二月二十六日嗎?你看,這不正是上天安排好的嗎?毛澤東就是「東方的聖人」、「中國的耶穌」啊!但問題是,西方人使用的是公曆、公元,也就是中國人說的陽曆,而中國人過生日,照傳統都是講陰曆的,所以,要問的是毛澤東的生日有這樣巧嗎?他和耶穌的降生日在同一天?

筆者留意毛澤東的生日問題是在二零零四年前後,那是無意間偶然見到了一本舊筆記薄引起的。這本精裝封面印有和平鴿和「持久和平」字樣的老學習筆記薄,是一九五三年前後由上海陳歧記出品的,使用者是一名中共省委機關的幹部,或者這筆記薄就是由該省委機關下發給幹部們使用的。筆記薄紙張、裝訂、設計都屬高檔,內有彩色插頁,其中有「重要紀念日」頁面,上頭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宣傳口號。這張紅色彩頁按陽曆月日列出的「重要紀念日」共三十六個(案:日期數字使用的是阿拉伯數字),如「1月1日,元旦」,「3月8日,國際婦女節」,還有十一個與「領袖」有關的紀念日,如「1月21日,列寧逝世紀念日」,「3月12日,孫中山逝世紀念」,「4月22日,列寧誕辰紀念」。顯然,這些「紀念日」都使用的是陽曆,但「毛澤東誕辰」印的卻是「11月19日」,而前面「11月12日,孫中山誕辰紀念日」,後面「11月28日,恩格斯誕辰紀念日」,「11月30日,朱總司令誕辰」,「12月21日,斯大林誕辰」,這些「紀念日」均是陽曆且日子準確。咋回事?毛的生日不是陽曆「十二月二十六日」嗎?怎麼這裏印的是陽曆「十一月十九日」呢?印錯了嗎?可在那個小事也是大事政治高於一切的年代,如此嚴重的政治差錯應當不會出現的,而且萬一印錯了也不會「擴散」,直接就收回去了,怎麼會發到幹部們的手上呢?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來的?當初提供原稿的這位供稿者又是所據何來呢?或者,這其中又隱含了什麼隱秘嗎?但不管怎麼說,它既然印上了「十一月十九日」這個生日日子,就必然有所依據。於是,筆者就搜索查閱所能找到看到的中共黨史資料,包括剪報、書刊,網上百度,竟找到了與「十一月十九日」有關的兩條資料。

一是,一九三八年,毛澤東與江青延安窯洞秘密結婚,選的日子就是「十一月十九日」。這個日子應是陽曆,因為如果是陰曆,就進入一九三九年一月份了,而且這年的陽曆十一月十九日是陰曆的九月底,天氣算是不冷不熱,適宜「辦喜事」。

二是,中共黨史數據記載,一九四四年四月三十日,毛澤東在延安的窯洞裏宴請幾名高級幹部。飯後,八路軍晉綏軍區副司令員續範亭問毛多大歲數,毛說是光緒十九年癸巳生人。續又問月日,毛說是陰曆十一月十九日。續這才知毛澤東比他小一個月,去年是毛澤東五十整壽,就當場賦詩:「半百年華不知老,先生誕日人不曉;黃龍痛飲炮千鳴,好與先生祝壽考。」由這條資料可知,當時,毛澤東的生日並不為人所知。

光緒十九年癸巳陰曆十一月十九日,按陽曆算正是一八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也即後來中共在陽曆「十二月二十六日」紀念毛的「誕辰」與毛自己的說法並不矛盾,但問題是毛澤東對外宣佈的他的生日卻是「陰曆十一月十九日」,這倒是符合中國人的傳統習慣,過生日都是算陰曆日子的。但為什麼後來無論中共還是毛澤東自己,都要在陽曆「十二月二十六日」來過他的生日?而且到一九五三年前後,一家老字號紙品廠印製的高檔筆記薄上,毛澤東的生日竟還是「陽曆十一月十九日」呢?這「十一月十九日」與毛澤東關係密切是確鑿無疑的,但它是毛的陰曆生日還是與毛私生活中的某個紀念日有關,這是大可存疑的。

筆者查閱檢索中共黨史數據,毛共早期的出版物里,對毛澤東生年的記載比較一致,均是一八九三年。比如,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出版,由毛澤東口述並親自修改的《毛澤東自傳》中,只明確交代了其出生的年份即「一八九三年」,而未說出其出生的月份和日子。在這前後,美國記者斯諾採訪毛澤東後出版的《紅星照耀中國》(即中譯本《西行漫記》)里,也是只見年份不見月日。而明確交待出月份和日子的,就是中共黨史數據上記載的,一九四四年毛回答續範亭詢問的這次,且月份和日子是「陰曆十一月十九日」。筆者發現,中共黨史資料中,比較密集的出現毛澤東「過生日」或與過生日有關的,集中在兩個時期,一個是一九四零年代前期即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四四年這兩年;另一個是一九五零年代末到一九六零年代中期即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六年這七八年間。對照中共黨史,又可以發現,前一個時期正是「毛澤東思想」開始在延安樹立的時期;而後一個時期又正是「毛澤東思想」向全世界輸出的時期,這其中會有什麼人為的聯繫嗎?比如,中共黨史數據記載,一九四三年四月間,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凱豐致信毛澤東,告知「黨內一些同志提議為他做壽,同時宣傳'毛澤東思想'」。期間,任弼時和胡喬木還要蕭三「寫一本'毛澤東傳'」、「力爭十二月下旬寫成」,而到了四月二十二日這天,毛澤東就給凱豐回信說:「生日決定不做」、「時機也不好」,云云。但第二年也即一九四四年十二月間,中共中央辦公廳就為楊家嶺中央機關五十六位五十歲以上的「老同志」,舉辦了一次集體祝壽活動,由毛澤東具體負責並擔任書記的中共中央宣傳委員會機關報《解放日報》給予了顯著報導,報導中稱「這次祝壽有世界意義」。可知,毛澤東他是多麼重視「過生日」了。

毛共向來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從做壽這件事上也可看出來,前一年還說在抗戰這樣的時候過生日不合適,可第二年就大過特過,還宣稱「有世界意義」。而毛澤東第一次「出國訪問」竟是為斯大林七十壽辰祝壽,可見在毛澤東的心目中,領導人物的生日要比「國慶節」還重要的。一九五三年八月,毛澤東在全國財經工作會議上講話,他對中共幹部們提出六條要求,毛澤東說:「一曰不做壽。做壽不會使人長壽,主要是把工作做好。」但他話是這麼說,生日卻是越過越「紅火」,從中南海過到了人民大會堂(1963年、1964年);從北京過到了長沙(1974年);從中國大陸過到了全世界(1973年,這年毛過八十歲生日,中共外交部等收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腦等發來的賀電、賀信,北朝鮮金日成派專使送上了壽禮)。就在一九五三年毛澤東要求他的毛共幹部們「不做壽」這年,毛澤東自己竟是一個生日過兩次,陽曆十二月二十六日中午在北京過了,當天乘專列南下,三十日晚上又在杭州「過生日」,可見毛澤東的說做不一。

根據中共黨史資料,毛澤東明確寫出自己生日日期的是在一九六零年,陽曆十二月二十六日這天下午,毛澤東對身邊工作人員葉子龍汪東興等八九個隨從警衛說:今天是我的生日。當夜,毛又給身邊保衛護侍林克等寫了一封信,信的末尾,毛寫道: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的生辰,明年我就有六十七歲了,老了,你們大有可為。另外,毛澤東寫過一首詞《七律*冬雲》,特意標明寫作時間,是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共御用注家易孟醇先生在其《毛澤東詩詞箋析》中,就稱「這是一首詠物寓志的詩。是作者於自己六十九歲生辰這天寫的。」但毛澤東和御用注家易先生都留下了個破綻,就是他們用的是「生辰」。照中國的民間習慣,說到生辰八字,這都是按陰曆算的。進入二十世紀,官方採用公曆,但民間傳統是仍照陰曆算。像過生日就是這樣。作為有公職的重要人物,公家給過公曆也就是陽曆生日,但個人私下仍過陰曆生日,這就是傳統。可令人不明就裏的是,毛澤東一邊寫自己的「生辰」;一邊寫下的日期又是陽曆的,這不合常規習俗啊!況且在十八年前,毛在回答續範亭的生日問詢時,就是照傳統說的是"陰曆"的日子。怎麼會越老越新而不念舊了呢?毛不是喜讀古書熟知掌故嗎?而毛生前私底下打交道的親朋故舊和所謂民主人士中,相信多數都不會在說到自己生日時告訴的是陽曆的吧?這是為什麼?

筆者在搜索資料時,又發現了另外的疑點。一九五八年三月,毛澤東在四川成都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竟談到了家譜,他說:「收集家譜、族譜,加以研究,可以知道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也可以為人文、地理、聚落地域等研究提供寶貴的資料。」很不尋常啊!就在毛說了這話不過二三年,忽然天津圖書館就收到了一套《韶山毛氏族譜》。請看天津《今晚報》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的報導:湖南湘潭韶山毛氏族譜,自清乾隆初始修後,包括房譜有七八種之多,然至今傳世的全國只有三四家收藏五種。天圖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獲藏一部「全帙」。事情是不是太巧了?據介紹,這部「全帙」凡一函二十三冊,包括光緒間二修;宣統間三修;一九四一年四修,為毛氏西河堂活字印本,是由毛澤東的族兄和私塾老師毛澤啟(號宇居)任總纂,根據宣統三年(1911年)的三修本,於民國二十九年至民國三十年間完成的。他在譜中「詳細記載了毛澤東的名字,出生年月日時辰,及婚配子女情況」。他的記載是毛澤東生於「清光緒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辰時,原配羅氏,繼配楊氏,繼娶賀氏」,譜贊毛澤東「閎中肆外,國爾忘家」。照一般理解,上述毛澤東的個人資料,非本人提供則他人難知也。如民國三十七年,《武嶺蔣氏宗譜》修印期間,其中蔣公介石先生本人的一條就是由他本人寫好交給譜書編纂人員的。時任譜書編纂,具體負責修譜工作的沙孟海先生,其回憶是「新譜中關於蔣介石本人一條,蔣介石親自寫成稿子交給我們,我們只照樣編錄,並不發生任何為難。」(見沙孟海《武嶺蔣氏宗譜纂修始末》)

對照蔣公介石先生的家譜,這「四修」的「韶山毛氏族譜」,其毛澤東的本人資料的來歷,就顯得所來無自模糊不詳了。還有,這「韶山毛氏族譜」的「四修」時間也存疑,一九四零年到一九四一年間,正是第四次長沙會戰期間,韶山當時屬國統區。一九四四年六月間,日軍還入侵韶山,這是家家戶戶都受影響的戰亂時期,怎麼會有了閒心修譜,且還能開展起來,活字印刷?據沙孟海先生回憶,是"抗日戰爭初結束,各地各姓紛紛發動重修家譜"的,怎麼韶山毛氏如此例外不合常理啊?此外,擔任四修《韶山毛氏族譜》總纂的毛宇居先生,其個人質量也有問題,他在一九二六年前後曾加入中共,但不久就「自首」。可知其人格上有明顯的投機性。毛澤東的黨內同事王明說毛澤東極擅「編造故事和謊話」,說毛澤東「他偽造歷史,捏造'事實',假造文件和'著作'」。看來,毛澤東也有偽造韶山毛氏族譜的嫌疑。

筆者在搜索查閱有關毛澤東生日的中共黨史資料時,發現其中亂象驚人,粗製濫造,胡編亂抄,還插進許多靈異事件。比如,一九七五年,毛澤東在中南海過最後一個生日期間,手擀的生日長壽麵下鍋後,"麵條全碎了,一節一節的,沒有一根是整的",有中共軍內的作者就指出,這是明顯的編造。

說一部「毛共史」就是一部胡編亂造史,應是事實明擺着的,但它也有個圍繞的中心,就是神化毛澤東,「槍打不死」,「遇難呈祥」,這自然不是凡人,但這還不夠,毛澤東他是「聖人降世」,有「生日」為證啊!比如,當中共在延安向來自西方的記者做出「開放」的姿態,展現自己嚮往民主自由和自身實力的這個時候(1940年前後的幾年),毛共和毛澤東自己就把「毛澤東生日」的「具體日期」給明確下來了;而當中共在北京向全世界輸出革命要讓「毛澤東思想」的光輝普照全球毛澤東生日的時候(1960年代),毛共和毛澤東自己就把「毛澤東生日」給年年過起來了。所以,筆者懷疑,這極可能是毛共和毛澤東自己所精心設計的一個為謀奪取全國政權進而霸控全球的欺世騙局!它所利用的正是普遍存在於中外老百姓頭腦中的「聖人崇拜」和迷信心理。

補充:「毛主席轉世」鬧劇與毛澤東的報應

前幾年,毛氏家族大張旗鼓地宣傳毛澤東的曾孫毛東東與毛澤東像極了,且也生於陽曆十二月二十六日,等於是告訴大陸的老百姓,毛主席又轉世降生啦!毛主席又回來啦!文革又要搞啦!這幾年,薄熙來重慶大唱紅歌,挾毛幽靈以令全國,而結婚前後多次與毛澤東十指相扣的「毛澤東兒媳」邵華,其生前就曾率一班毛左骨幹前往重慶,給薄熙來鼓勁支持,這不就是靠巫術惑眾嘛!

邵華作為毛澤東的「兒媳」,似也大獲毛氏的「真傳」。毛共第一喉舌黨報《人民日報》於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第一版上,刊登了邵華寫的一篇政治散文,題目「我們感到十分溫暖」。其中有這麼兩句,「江澤民同志剛擔任總書記時,就在勤政殿親切接見岸青和我們全家」,「江澤民同志又問了岸青同志的孫子毛東東的情況,並表示希望見見他。我激動地回答,有機會一定帶毛東東看望您。」這兩句話傳達出了什麼信息?反動思想、腐朽觀念嘛!新登基的江皇帝召見太祖皇子一家,接班的新皇帝不忘太祖後代要加恩嘛!可惜邵華到死大約都不知江皇帝其實是一個偽造個人檔案、混進毛共國高層的漢奸政治騙子(見呂加平《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

也許這就是毛澤東同樣作為漢奸加政治騙子的報應,騙來騙去,最後他毛共政權也被騙了!在賣國與欺騙中「開國」,又在欺騙與賣國中「終國」。可悲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黃花崗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0/1475374.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