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兩年242人涉冒名頂替入學到底還有多少黑幕?

山東冠縣「農家女」陳春秀,發現是被人冒名頂替上了大學。因為學歷不高,陳春秀這些年四處打工,而頂替者在當地某街道辦事處成了公務員。

陳春秀的遭遇被媒體披露後,山東又曝出「兩年查出242人涉冒名頂替」的消息,其中還涉及中國海洋大學這樣的985高校。

高考遭人冒名頂替問題,為何頻繁出現?陳春秀們被偷走的人生,如何重來?相關話題,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眾多討論。

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學術委員會主席檀傳寶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許多教育問題,看似教育部門的問題,但教育部門只是「執行者」,社會病才是根源。不斬斷支配教育腐敗的黑手,形形色色的教育問題還會層出不窮。

細思極恐!兩年242人冒名頂替入學

今年5月,陳春秀打算報考成人教育,在學信網填報信息時發現,自己被陌生女子冒名頂替。此時距離陳春秀高考「落榜」,已經16年。

6月18日,被爆出發生在山東的另一起冒名頂替上學事件。1996年,山東王麗麗沒收到錄取通知書,她也以為自己落榜了。

直到2016年8月,被告知,別人冒名頂替她上學。這個人正是街道辦事處的「王麗麗」。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在2018年至2019年的山東高等學曆數據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結果,其中有242人被發現涉嫌冒名頂替入學取得學歷,冒名頂替者獲得學歷時間為2002年至2009年。

前段時間,康輝在自傳《平均分》中提到:當年高考他填報的志願是中國傳媒大學。當時他通過了專業、文化課考試,且成績是最好的。但最終收到的通知書卻是其他學校的。

好在,他父親發現後,及時交涉。最後他才如願上了心儀的大學。

可康輝只有一個。回到現實,被頂替者的人生依然是黯淡無光,求助無門。

一個又一個窮人家的孩子,被巧取豪奪,「偷走」了人生。

原因:信息不透明、管理漏洞、教育不公、腐敗頻發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過去信息不夠公開,互聯網技術還沒有廣泛應用在高招錄取中,冒名頂替上大學案實際上持續存在,被曝光的往往是冰山一角。

高考嚴防漏洞,冒名頂替並非容易之事。其間暗箱操作環節眾多,絕非頂替者本人就可完成。

2004年的湖南羅彩霞案,冒名頂替者王佳俊的父親、隆回縣公安局政委王崢嶸,通過選中受害人、攔截通知書、偽造身份證、冒名去報到一系列操作,讓被頂替者羅彩霞渾然不覺。

近期的仝卓事件,雖不是冒名頂替,卻也是拿學籍作弊。虛假的應屆生學籍拔出蘿蔔帶出泥,時任臨汾市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辦公室副主任仝天峰等十幾名政府系統人員被挖出問題。

檀傳寶指出,許多教育問題,社會病才是根源。不解決社會制度的完善,不建設一個民主、公正、法治的社會,不斬斷支配教育腐敗的黑手,形形色色的教育問題還會層出不窮。

另據紐約時報報道,中國的大學入學競爭十分殘酷,一直以來都會帶來焦慮和對立情緒。

癥結在於國家控制的高等教育體系:頂尖學府集中在富裕的大城市,並多數分佈在沿海地區,而內陸地區主要是實力較弱、經費不足的學校。

高考為大學錄取制度帶來了選賢任能的色彩,但政府將高校錄取名額里最大的部分留給了本省市的學生,實際上讓來自內陸地區的學生更難進入中國的一流學府。

北京、上海南京等大城市的頂尖大學是就業門路最廣的,但也是最難進入的。在這些高校里,來自欠發達地區的學生大大不足。那是因為他們就讀的學校資金少,請不到好的老師,沒有現代化的技術設備,也因為招生人員偏愛錄取本地生源,這意味着欠發達地區的學生的錄取分數要高於本市學生。

「這種機制犧牲弱勢群體的利益,向特權群體傾斜,」多倫多大學的社會學家劉思達在電子郵件中寫道。「如果這些地區的學校沒有改善,我覺得中國教育不平等的狀況不會有任何重大變化。」

該如何救濟被冒名頂替者的受教育權?

新京報報道,頂替者陳某某已被單位停職,其學籍也被山東理工大學註銷。這讓受害者陳春秀很不解,屬於自己的學籍,為何被輕易註銷?儘管已經通過了曲阜師範大學的成人高考,她還是向山東理工大學提出了重新入學的請求,但對方以「無此先例」拒絕。

處理冒名頂替上大學案,撤銷尚在讀的冒名頂替者的入學資格、學籍,以及已經畢業的冒名頂替者的學歷、學位,並追究參與運作者的法律責任,這是維護教育公平的應有之義。

而在查處冒名頂替者的同時,對被冒名頂替者的受教育權進行救濟,根據其本人意願,恢復其學籍,接受其入學,也是維護教育公平與正義的必要舉動。

從法理和情理上講,被頂替者被他人冒用身份去大學報到、讀大學、獲得學歷學位,而自己卻莫名其妙失去讀大學的機會,這樣的後果不該由被頂替者獨自來承擔。

救濟被冒名頂替者被他人非法侵佔的受教育權,應該是涉事高校的主動作為,也是「自我救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GBK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