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不能舉手了 申紀蘭病危 網友:可能在兩會感染了中共病毒

不少網友猜測申紀蘭可能在兩會上感染了中共病毒,並關心一起開兩會的數千名代表們的安危。

6月24日,網絡熱傳一張中共人大代表申紀蘭躺在醫院病床上,鼻腔插管疑似病危的照片。引發網民們熱議。不少網友猜測申紀蘭可能在兩會上感染了中共病毒,並關心一起開兩會的數千名代表們的安危。

有「舉手機器」之稱的中共人大代表申紀蘭病危的消息,最初是由大陸微信朋友圈傳出並附有照片,照片中的申紀蘭躺在醫院病床上,鼻腔插管,歪著躺在枕頭上,疑似昏迷或病危,床頭還掛着口罩

(網絡截圖)

儘管這一消息目前仍未得到官方證實,但仍引發眾多網友關注熱議:

「不能舉手了。」

地獄里多了個舉手機器」

「是兩會上感染病毒上了呼吸機?」

「舉了66年的手,終於不能再舉了,兩會感染病毒?」

「申紀蘭是CCP的代表,她快死了預示著CCP也快了!」

北京這波瘟疫反彈很可能是兩會的原因,估計兩會代表們也玄了!」

「該死的總會死去,為共產黨迫害人民的人,死一萬次都不足惜!」

「專家說這次的瘟疫病毒異常狡猾兇猛,可能通過一個噴嚏傳播,也可能同坐一部電梯傳播,鞋子踩着口水都可能傳播,估計數千萬一起開兩會的代表們,有人已經完玩了!」

申紀蘭被外界戲稱為中共全國人大的「活化石」。

現年91高齡的申紀蘭,曾是山西省長治市平順縣西溝鄉農民,她自1954年出任中共人大代表至今,從未「落選」。因此她被外界戲稱為中共全國人大的「活化石」。

她曾對陸媒表示,第一次當上中共全國人大代表都是「省里指定的」。

申紀蘭接受官媒採訪時,自稱是個農民。但她歷任中共平順縣委副書記、山西省婦聯主任、長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全國婦聯第二至四屆執委等職務,官至正廳級。

2010年中共兩會期間,申紀蘭公開說:「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申紀蘭因此被譏為「舉手機器」。

申紀蘭每次「當選」,都引來網民嘲諷。中共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譏諷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著名律師袁裕來乾脆稱其為「化石級的人大代表」。

有民眾表示:「申紀蘭現象是中共專制體制的象徵、是偉光正的特色、是對人民代表的諷刺、是大陸這個時代的見證!」

由於疫情原因,每年3月初召開的中共政協、人大會議,分別推遲到5月21日、22日召開。

而申紀蘭此次傳出病危照片,正值中共兩會結束不足一個月,而北京二波疫情再起之際。北京疫情自11日開始大爆發。北京啟動戰時狀態,封閉所有小區,導致人心惶惶。

有消息稱,兩會代表將病毒帶進了北京。但中共疾控高官高福則披露,北京疫情出現的時間點,可能要往前推一個月,即5月份。這一說法呼應了有關中共「兩會」代表冒死進京開會的分析。

《看中國》時政評論員鄭中原在題為「兩會代表千里投毒?瘟疫恐懼籠罩中南海」一文中說,北京疫情再起,官方發布的確診數據,可能涉隱瞞,但政治意義似乎更大。

文章說,有關這次疫情爆發源頭在首都北京,官方也沒有否認。確診案例,特別是最初的幾宗,患者均無出京史,無境外人員、湖北人員接觸史。到底病毒從哪來?

有消息稱,北京此波疫情爆發是兩會代表輸入,北京疫情在5月已經發現。但為了不讓執意要召開兩會的習近平背鍋,一直隱瞞,最後終於壓不住了,才公布局部數據。

文章分析說,5月下旬的中共全國兩會,本來就是中共當局轉移視線的絕佳機會。當時由於隱瞞疫情被國際追責索賠,國內也不時有反習的抗議聲浪,透過網絡釋放。習近平壓力山大,所以讓數千代表冒着染疫風險進京開會。現在看來,不止是數千代表需要冒着染疫風險進京開會,一眾中共高層也是在冒死開會。

中共兩會後,隨着北京疫情升級,北京專為領導階層服務的「301醫院」,6月24日凌晨,竟然發布「闢謠通告」稱,近日關於301醫院出現疫情的消息,望廣大網民不要聽信、不要傳謠。

官方主動站出來發通告,引發外界「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猜測,「301醫院或是真的出現中共肺炎疫情」。有部分媒體追蹤中共高層的行蹤,發現7常委行蹤詭異,疑似離京躲疫去了,其中趙樂際很有可能已經染疫。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