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方方這次又犯了兩個常識性錯誤

作者:

一隻靴子終於落地了,梁艷萍教授終於被湖北大學處分了。停止教學,取消研究生導師資格,等等。我看着就好笑,這不又是給梁教授做一次更加深入人心的免費推廣么?這不又是給離心離德的自己做一場掛牌遊街示眾么?

林語堂說:「一個人心中有了接受最壞遭遇的準備,才能獲得真正的平靜。」

我相信,梁艷萍教授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準備,不然,她寫不出《直面對沖,迎頭相撞是方方》,不然,她也締造不出「母蟑螂」這一解郁化食疏肝明目的誅心之詞。梁艷萍接收到這樣的處分,一定是平靜得像一枚處子,所以她表現得無聲無息。梁教授是對的,沉默是最大的輕蔑。

然而,泰戈爾卻說:「沉默固然是一種美德,但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沉默,就是一種懦弱」。

方方看見自己的好朋友受了委屈,豈能坐視不管?在武漢最困難時期,在萬籟俱寂中,方方是雖千萬人吾往矣。剛烈悲憫的性格品質決定了方方,自己的委屈可以沉默,但必須為朋友兩肋插刀。所以,方方在第一時間毫不猶豫發出了聲援梁艷萍教授的洪鐘之音。

真的好羨慕梁教授,就像伏爾泰所言:「人世間的一切榮華富貴,都不及一個好朋友、好兄弟、或好姐妹」。能得到方方第一時間站出來鼎力聲援,梁艷萍教授餘生可以驕傲地向所有認識的人說一句:我的朋友是方方。梁教授確實該驕傲,正如我早在4月27日就寫了一篇文章,《恭喜梁教授,你配得上方方的朋友》。這篇收錄在我2020《庚子映像》文集夏季版的第55篇。

然而,我今天不是來高唱讚歌的,我今天是來找茬的,找方方的茬。呃,不要一聽到我找方方的茬就散了。散了就不對了啊,散了就說明你們不是真喜歡方方。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只有懂得方方的不完美並包容她的不完美,你才是真的喜歡方方。

方方在聲援梁艷萍教授的言辭中犯了兩個錯誤:一個是,方方錯誤認為「湖北大學給這界的大學丟臉了」。二個是,方方錯誤希望「梁艷萍教授遲早會有平反的一天」。

為什麼說這是方方的兩個錯誤呢?

湖北大學給這界的大學丟臉了。方方這句的潛台詞就是,這界是有大學的,這界的大學是有臉面的。

我想問我的讀者朋友們一句,你們認為這界有大學嗎?我認為是沒有。有沒有大學就一個標準,這個標準就是陳寅恪王國維寫的墓志銘:freedom之思想,獨立之精神。請問,符合這個標準的大學有沒有?我想,你用探照燈也找不到一個吧。

這界所謂的大學,其實與這界的共河鍋一樣。不要一聽到真理報,你就以為說的全是真理,不要一聽到「大學」這個詞兒,就真以為是大學。連大學都找不到,又何談大學臉面?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說,方方所謂「湖北大學給這界的大學丟臉了」是不成立的,方方犯了把馴奴館當大學的錯誤。

與之相反,我不但不認為湖北大學丟了這界大學的臉,我恰好認為湖北大學因為有了梁艷萍教授而長了一絲顏面。我在今年5月3日寫了一篇文章《沒有言論不盪的教授,還有臉叫大學?》,我相信讀友們還能記得起,結果被湖北網景勒令刪了,但這篇現已收錄在我《庚子映像》文集夏季版的第58篇。

梅貽琦先生說:「大學之大,不在大樓之大,而在大師之大」。意思就是,代表大學的絕不是什麼校長啊、什麼鼠雞啊、什麼雞尾會啊這些亂七八糟的生物,能夠代表大學的只能是大師。

看一個教授是不是大師,不是看他有沒有學富五車或著述等身,而是,像高曉松所言:「要有胸懷天下的情懷、要有改造鍋架的理想、要有捍衛真理的意志。」毫無疑問,梁艷萍教授是湖北大學當之無愧的大師,也只有梁艷萍教授,她才最能夠代表湖北大學。

那一紙給梁艷萍教授所謂的處分文件說明了什麼?

那一紙處分文件不但絲毫無損梁艷萍教授的人格風範,恰好是給梁艷萍教授的功勳章和晉陞狀,白紙黑字記錄了梁艷萍教授為大學正名所做的貢獻,白紙黑字為梁艷萍教授升戴捍衛真理的大師桂冠。這怎麼丟臉了?

我昨天看見一份資料,迄今為止,只有16名大學教師因為言論不盪受到處分,其中就包括湖北大學的梁艷萍教授和海南大學的王小妮教授。丟臉的不是這16所大學,有處分說明有大師,真正丟臉的是這16所之外的千餘所大學,沒有處分就沒有大師。沒有大師連大學都不是,還談什麼丟臉不丟臉?

下面該說說方方所犯的第二個錯誤了,這第二個錯誤比第一個錯誤更加讓人難以釋懷。

平反,這詞兒我特別抵觸,甚至有厭惡之嫌。因為「平反」這個概念太狹窄、太人治、太奴性,這是有且只有盛行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地方才有的荒唐術語。

所謂平反就是,前一個主子看不慣某個家奴,兩耳光打得家奴找不着北,後一個主子發現這個家奴還有利用價值,於是就給他一張擦傷口的紙巾外加兩顆糖,家奴一下子就感動得淚眼汪汪。這就叫平反。

梁艷萍教授還需要什麼平反?還需要誰給她平反?

被叢林逐出山門,說明她本就活在人間;被茅坑孤立於坑外,說明她天生不是食糞蛆;被黑暗排擠,說明她本人已經活成了一束光。那一紙處分,既是梁艷萍教授證明自己活得最像教授的嘉獎令,更是梁艷萍教授奔向光明的投名狀。那一紙處分,不但不需要平反,恰好要好好珍愛保存,那可是榮耀子孫的傳家寶。

關於方方這次所犯的兩個錯誤就寫到這裡。

但我得叮囑我的讀者朋友們,千萬不要因為我所說方方的兩個錯誤帶了節奏。我寫出來不是為了真的批判方方,而是想借她對梁艷萍教授的聲援寫一篇我自己想說的話,僅此而已。

我相信,方方不是真的不明白她所犯的兩個錯誤,只不過,這兩個錯誤她還不得不犯。因為方方是在聲援自己的好朋友,用「早晚會平反」這一接地氣的表達,更容易寬慰和緩解梁艷萍教授的心情。與此同時,方方用「湖北大學給這界的大學丟臉了」,具有很強的統戰情感拉力,暗示其他大學(如海南大學)不要再跟風湖北大學,方方祭此希望能幫助她更多的朋友(如王小妮教授)。從此也可窺知,方方為了能幫到朋友,真可謂用心良苦。

叔本華說:「世上命運最好的人,無疑是那些具備天賦才情,有豐富個性的人,他們雖然不一定輝煌燦爛,但卻是最幸福的人。

這世上再也沒有比方方更幸福的人了。她不但有膽有識、有才有智,而且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義,個性桀驁獨立但又張弛有度,天賦才情成就了她的輝煌燦爛,為朋友橫刀但又能進退合宜。方方是一個好人,更是一個命最好的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wdfhs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