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良典:中共的百年大慶還搞得起來嗎?

作者:

圖為1月22日,肯雅的拉拉塔村(Lerata),蝗蟲從地面植被中蜂擁而至。

今年一月初,武漢疫情危急。但是,為了不影響新年的和諧氣氛,湖北省委還是搞了場春節文藝演出。大小官員與會,一派歌舞昇平。

如今,北京疫情有成蹈武漢覆轍的態勢,馬上就是七一了,中共的百年大慶還會搞么,還搞得起來嗎?

記得,中共常委趙某前幾天還氣焰囂張,要聽迫害法輪功的彙報,說「很快就到了黨的100周年了,要大慶的」。

這回趙常委可是要尷尬了。慶祝還是不慶祝,這是一個問題。

蝗蟲霍霍東南飛,原以為境外的非洲沙漠蝗蟲會和中共有個「約會」,中共就此密切關注,防來防去,可誰成想本土的蝗蟲先「揭竿而起」了。

同樣,很多隻信黨媒的人,怎麼也沒想到,「習總」6月7日剛剛才莊嚴的發布了「中共抗疫白皮書」。6月11日,這「皇城根」里,就出現了本土病例,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傳染上的。疫情很撲朔,中共很受挫。

中共疫情(武漢疫情)爆發後,中共用10天建成了火神山醫院,讓世界見證了「中國速度」。

北京疫情爆發後,6月15日,中共專家稱疫情可防可控。6月18日,才3天的時間,中共專家宣稱已控制住了疫情,又一次讓世界見證了「中國速度」。

不過這次,北京沒有建什麼火神山、雷神山,直接送酒店隔離了。因為,費用自理。鍾南山、李蘭娟也沒有露面,弄出了又一個什麼首席專家叫吳尊友。年年歲歲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冬雷電陣陣,焚屍煙滾滾,經歷里數十天傷痛的武漢,落得了個「英雄城市」的名號。就這樣,沒有賠償,沒有追責。就像當年越戰後,一曲《血染的風采》廉價的打發了無數的年輕的「子弟兵」的性命。

北京會不會也來個「英雄城市」的名號。

說到英雄城市,其實真正的英雄城市是現在的香港,是89年的北京。

三十一年前,一個單薄的青年隻身擋在了中共的坦克車前。

三十一年後,一個香港市民勇敢地挺身而出,為正義媒體的記者擋刀流血。

這一年多以來,面對中共的集權暴政,無數的香港人,都是擋坦克車的人,都是挺身而出擋刀的人,都是英雄。

這一百年來,所有敢於揭破中共畫皮,憑着良心傳遞真相的人,都是英雄。

世人有擔當,天定助華夏。

共產黨的百年大慶之際,迎接共產黨的是世人的覺醒,郝海東先生踢出的一記「重球」,國際滅共同盟的成立,袁弓夷先生的天滅中共行動,以及如今再度抽打中共的北京疫情。

中共為害神州100年了,迫害正信也有21年了。從一開始迫害正信時,中共就沒機會了。現在,對於中共組織里的個體成員來說,機會也是越來越少了。

摩西時代,上蒼給了古埃及法老九次機會,若是有一次機會抓住了,也不至於有最後可悲可怕的下場……

抓住最後的機會,三退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