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龐貝人的慾望之火喚醒沉睡千年的維蘇威火山

作者:

卡爾·布留洛夫的畫作《龐貝城的末日》,創作於1830年—1833年。(公有領域)

龐貝人的慾望之火,喚醒點燃了沉睡千年的維蘇威火山,他們擁有的一切瞬間被銷毀,有人向海邊奔逃,但連改變自己的姿勢都來不及就被熔岩吞噬,誰能躲過從天而降的災難呢?

堪稱「現代」的古龐貝城

最初,龐貝只是維蘇威火山腳下的一個小漁村,位於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附近。公元前89年,龐貝歸屬羅馬,不到幾十年,它迅速發展為僅次於古羅馬的第二大城市。氣候宜人、物產豐饒的天然條件吸引了很多有錢人,他們到龐貝造花園、建別墅,開發娛樂區,很快龐貝就成為聞名遐邇的酒色之都。

從發掘的遺址上可以看出,古龐貝城擁有完備的市政設施,它的水利堪稱「現代」,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水利設施,四通八達的供水管道埋於道路下方,沖水馬桶已在城內普及,污物、糞便可以從很粗的陶制下水道排走。

城內大街筆直平坦,整塊大石板鋪就的街面寬達十米,鱗次林立的店鋪和手工作坊熱鬧非凡。熙熙攘攘的兩層樓商業大廈里,龐貝盛產的葡萄酒、玻璃製品、東方香料、寶石及中國絲綢等商品貨源充足,買賣興隆。

Via dell』Abbondanza,這是龐貝古城的主要街道之一。

這個只有二萬多人的城市,現已發掘出三座大型公共浴場、一個大競技場、多座用於戲劇、音樂演出的露天劇場,百餘家餐館、酒吧及眾多妓院。

公共浴場在龐貝尤其發達,那是富豪權貴社交應酬、洽談生意的場所。維蘇威火山帶來的地熱溫泉連接到各個公共浴場及別墅。裝修豪華的浴場一次可同時接納千人,到處是壁畫、雕塑,大理石圓柱成列,大理石浴盆價值連城,雙層的地板通暖氣,下方冒出的蒸汽可以隨時保持浴池的溫度。更衣室、按摩室、美容室、蒸氣浴室等一應俱全,也有男女混合浴室、同性戀浴室及亂性浴室。

大量色情文物不堪入目

對龐貝與附近城市赫庫蘭尼姆的發掘,讓很多考古學家困惑而羞愧,因為出土的大量色情文物不堪入目。

色情壁畫、雕塑和工藝品在龐貝城裡無處不在,甚至還有人獸交的大理石雕像,連街燈、酒杯、貨幣等日常物品都帶有非常露骨的色情意味。作坊、商鋪、洗染店、客棧的牆壁上,到處留有龐貝人縱情的粗野塗鴉,壁畫上隨處可見赤裸裸的同性戀、集體淫亂等瀆神的場面,由此看出龐貝墮落得幾近瘋狂。

龐貝城有兩多:妓院多、酒店多。小小龐貝城,有超過25家妓院,有的極盡奢華,有的簡陋,牆上充斥着淫穢圖畫,富豪權貴及普通市民都可以隨意到此尋歡作樂。

羅馬帝國的驕奢淫亂,自上到下滲透了龐貝各個階層,性成為一種貨幣。同性戀等完全有違基督教道德標準的傷風敗俗,在龐貝成為時髦之舉,人們不以為羞,反以為榮。對龐貝城遺骨的考古研究發現,連龐貝兒童都遭受性亂帶來的梅毒之苦。

龐貝古城廣場公共浴室的一景,攝於1895年,布魯克林博物館檔案館,Goodyear檔案藏。(公有領域)

躺着吃夜鶯的肝講究吃喝以至無度

龐貝人十分講究吃喝,享受美食是很多龐貝人生存的全部意義,在吃方面,龐貝人已經到了無度的地步,他們的菜單里包括:鸛鳥的舌頭、夜鶯的肝、西班牙進口的海膽、北非的長頸鹿、地中海的火烈鳥等等,幾乎沒有什麼是不能吃的。

龐貝人認為吃人肉的海鱔味道鮮美,他們用新宰殺的奴隸餵養海鱔;龐貝出土過一個內有螺旋槽的「睡鼠罐」,睡鼠在裏面吃堅果增肥,特意設計的螺旋槽可以讓它多活動,使它的胃口更好,罐上有通風孔,還有防止睡鼠逃跑的蓋子。

龐貝的餐館收羅世界各處的奇珍野味以招攬食客。而在富豪的別墅里,是自種葡萄、自釀美酒、自家有私廚配餐。當時,躺着吃飯是一種身份的象徵,富豪都是側卧於鋪滿軟墊的大理石卧榻上,單肘撐在上面以橫躺的姿勢用餐,孩子及身份低一些的人是坐着吃飯,而奴隸、僕人則站在旁邊伺候。晚餐的盛宴一般從下午4點開始,一直吃到午夜才肯結束,期間摻雜着各種淫亂與遊戲。

富豪們日日宴樂,夜夜狂歡。為顯示富有,富豪們吃東西都是連吃帶扔,一塊珍奇肉脯,咬幾口就拋到地上,一串葡萄也是吃幾粒就甩到地上,講究排場、揮霍成性是時髦之舉。人們為飽口欲而暴飲暴食,不停地享用山珍海味,太撐吃不下時,就想出各種辦法催吐,然後再吃,這是當時流行的風氣。

龐貝古城遺址發掘到的文物。圖為桌子以及下方給食物加熱的小火盆。

觀看血腥格鬥是龐貝的重要生活內容

龐貝城的大型競技場能容納一萬多人,比著名的羅馬競技場還要早建五十年。競技場不是比賽「競技」,而是戰不死不休的格鬥,包括猛獸之間的撕殺及奴隸與餓獸、奴隸和奴隸、囚犯與囚犯之間的搏殺。觀看殘酷的血腥表演,是龐貝人的重要生活內容。

富豪及普通市民都狂熱喜好這種野蠻刺激的娛樂。撕心裂肺的表演中,獸的嚎叫、人的哭喊,以及血淋淋的傷口、撕裂的斷臂殘肢、奄奄一息的掙扎,都會令觀看者興奮不已,持續不斷的狂喊亂叫聲充滿整個競技場,人們助陣,甚至為此鬥毆,宣洩歸於獸性的「樂趣」。

沒有人為奴隸或囚犯的死亡感到不適,虐奴是一種娛樂,奴隸是可以交易的貨品。許多買賣奴隸的市場每天天一亮就在城裡熱鬧起來,一群群被關押的奴隸像牲口一樣等待被選購,購買者殺死奴隸在當時也是「合法」的。

「享樂至上」成為龐貝的主流價值觀

古羅馬信奉多神教,龐貝城有十幾處神廟建築,神祗形象數量非常多,幾乎隨處可見各種男神女神,人們供奉朱庇特、阿波羅、維納斯,還有家庭的保護神、商業保護神以及酒神等等。沉溺酒色的龐貝人似乎特別崇拜縱慾的酒神。

龐貝時代,雖然基督教已傳播到羅馬,但是處於被鎮壓的狀態,而且基督徒的自律使只想追求享樂的龐貝人感到厭煩,羅馬帝國的「享樂至上」成為他們的主流價值觀。

龐貝古城遺址發掘到的文物。圖為角形杯或倒酒的容器,布魯克林博物館檔案館,Goodyear檔案藏。(公有領域)

賺錢即歡樂」,這句話被塗寫在商鋪的牆上,龐貝人普遍以能賺錢、會享樂為榮。一隻出土的銀杯上刻着:「盡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還有一句:「葡萄酒與女人毀了我們的身體,但除了這些,活着還有什麼意義?」這說明雖然到處有神龕,但龐貝人更看重現實世界的物質享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永恆」,刻在壁畫上的這句名言也顯示出,龐貝人更相信人是沒有靈魂的一團物質,這已經非常接近現代無神者的論調了。

後世基督教研究者認為龐貝城有七宗罪,包括暴力、施虐、貪婪、暴食、傲慢、縱慾及自恃,這導致了上帝對它的懲罰。當一切道德標準都喪失殆盡、色情淫穢與血腥暴力滲透到龐貝的方方面面,沒有任何制約的人不再相信現實法律和道德之上還有更高的天法地則時,天懲也就到來了,是龐貝人的慾望之火,喚醒點燃了沉睡千年的維蘇威火山。

誰能躲過從天而降的災難

預警是有的。公元62年2月8日,龐貝遭遇了一次強烈的地震,許多建築物毀塌,之後龐貝人重建城市,重建奢華的浴場與迷亂的妓院。富豪繼續追求更加奢侈的生活,商人計劃賺更多的錢,知識分子仍在雄辯哲學與時政。

公元79年8月,龐貝城中的生活還在按部就班地進行時,城北10公里處的維蘇威火山已冒出了一股股白煙,但忙於掙錢享樂的龐貝人幾乎無人去關注頻發多日的小地震和火山的萌動。

維蘇威火山口

8月24日下午1點,從維蘇威火山山頂處升起了一朵奇怪的雲,如同一棵平頂巨松,它分出了無數旁枝向天際蔓延,隨着震耳欲聾的一聲巨響,火山口揭蓋了,岩漿噴高几千米,遮黑了天地,偶有閃電雷光照亮大地,火山灰、浮石、碎岩飛瀉而下,迅速覆蓋了龐貝城。

當時,狗還拴在門口,奴隸們還戴着繩索,麵包房的烤爐中新鮮點心即將出爐,有人正在拍賣市場唱價,有人吃飽喝足正想去泡溫泉、逛妓院……突然,房屋坍塌,大理石神像跌落,熾熱的硫磺氣體令不知所措的龐貝人窒息了,僅十幾個小時,一切奢華化為烏有,龐貝城和附近的赫庫蘭尼姆城被從地球上抹去。

千年以後,人們發現了死難的龐貝人的遺體,灼熱的火山灰凝固了他們臨終前的最後姿勢,有的蜷縮,有的半跪,有的躺卧,有人手攥裝滿小錢的錢袋,有人雙手緊握金銀珍寶,有人緊抱兒女掙扎呼叫,有人手捧羅馬人信奉的神像,也許也曾在危難時向神靈求救,還有人試圖向海邊奔逃,但連改變自己的姿勢都來不及,就被熔岩吞噬,誰又能躲過從天而降的災難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