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台灣也出了個「姚文元」——中共駐台「黨代表」邱毅

作者:
【編者按】台灣人邱毅,有大一統情懷也算是正常,跟大陸人有同理心受大陸人歡迎也是自然。其抨擊政敵民進黨也屬於政治人物的慣常操作。然而,其衝擊法院,以身試法,寧可犯罪,甘心坐牢,除了不智,也是難以抹殺的道德污點。況且,其立場越來越紅,日益成為中共代言人,甚至成為中共打擊大陸異議人士的助手,因此受到大陸自由知識分子的討伐就在所難免了。不過,邱毅畢竟是有爭議人物,本文作者的觀點僅供讀者參考。

 

 

(圖為邱毅指揮示威者用貨車衝擊高雄地方檢察院,來源:蘋果日報

提起姚文元,凡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中國生活過的人恐怕無人不知這個在毛澤東麾下的刀筆打手,極善於誅心誣陷、製造文字冤獄,殺人不見血的魔頭。毛死後「四人幫」被「一鍋端」,於是郭沫若便吟了一首討好華國鋒的「馬屁詩」其中有句曰:「政治流氓文痞,狗頭軍師張」。這裡的「政治流氓」是指王洪文,「狗頭軍師」是張春橋,「文痞」便指的是姚文元。由於「文元」改「文痞」,一字之易很傳神,姚文痞便從此名滿天下。

在台臭狗屎,中共香餑餑

雖然姚文元早已去見他的洋祖宗馬克思了。但似乎江山代有「歪才」出,被共產黨趕到台灣的國民黨,近年來也出了個頗似姚文元的「師爺」級的人物,那就是邱毅先生。此人若論文筆,比姚文元差遠了。也沒見他發表過如「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評陶鑄的兩本書」這樣雖然滿篇誅心之論,強詞奪理,但總還算得上是「洋洋洒洒」之狀的文章,邱毅連這樣的「本事」也不具備。但此人嗅覺則特靈,尤其最善揣摩來自北京中南海的「上意」。加上一張沒有道德底線的貧嘴,以不是潑婦勝似潑婦的罵街,用似是而非,信口雌黃,無限上綱來抹黑醜化對手,從而浪得什麼「曝料大王」之類的虛名。更加他在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後,國民黨因敗選「輸不起」而聚眾鬧事,邱毅本人則親自指揮貨車衝撞高雄法院,妨害公務等流氓行為,最後終審被判刑一年二個月。任何稍有法律常識的人一看都知道,這就是一個擾亂社會秩序、危害民眾安全、妨害執行公務的普通刑事犯罪。放在任何一個有法治的國家裡都必須被懲治。而邱毅卻恬不知恥地據此把自已包裝成「政治犯」藉此自抬身價。由此更得中共的歡心。不過而今的這個邱毅在台灣已是個臭名昭著、連許多國民黨人都不屑與之為伍的敗類,卻成了中共「大外宣」平台上的首席座上賓,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儼然中共「黨家」的人

對台宣傳既是中共的「大外宣」,也是中共的「大內宣」。它既要對外欺騙台灣民眾,也要對內洗腦中國草民。例如中共「央視」的《海峽兩岸》、福建衛視的《海峽新幹線》以及《共同關注》等都是這類「喉舌」欄目。而一到「敏感」時期或遇重大事件,如遇台灣大選,此次武漢肺炎之類,邱毅必定被招來頻頻亮相,搖唇鼓舌,大罵民進黨,醜化蔡英文,歌頌中共黨,宣揚「一家親」,言必稱「九二共識」,話必贊「一國兩制」。完全一副「布爾什維克」的姿態,甘為黨國效犬馬之勞的樣兒。有時甚至弄得同台的中共人士都有點自慚不如邱毅同志的「立場堅定,旗幟鮮明」。例如邱毅在節目中便公然說,民進黨執政只有「武統」,並具體獻計獻策,請中共軍以大軍壓境方式迫 中華民國政府在十日之內接受中共條件投降,否則便實施「武統」。甚至威脅台灣民眾,凡不接受者,「解放軍」來後將被「斬首」。更說:長痛不如短痛,希望快一點!邱毅儼然成了中共的「黨代表」了。結果引來大陸網友「酸」他:「哎喲,這真是皇上還未急,太監先急了」!不知邱毅先生看見此帖否?不過你倘若從不認識邱毅,必定會認為他是「我黨好同志」,萬萬想不到還是台灣那個國民黨的人!

為「立新功」誣陷方方

然而邱毅對這些「成績」似乎並不滿足。他不肯「吃老本」,還要再為黨國「立新功」(這是當年江皇後的「懿訓」)於是一改他過去只議論港、台事或兩岸關係,轉而直接「干涉」起中國的國內事務來了。且攻擊的是一個「奶奶級」的退休老作家方方。這位女作家既與什麼「台獨」、「港獨」不沾邊,也未倡導民主人權。她的《封城日記》只是真實地記錄了她在這次武漢肺炎大疫期間,武漢民間的一些真實情景及她本人的心路歷程。文章擺在那裡,不但未對當局有任何不敬之詞,甚至還有讚頌之語。問題就出在此日記現在要譯成英、德等外文出版了。這對任何文學作品來說都是既正常又常見的事。邱毅自詡「文人」豈能不懂?然而邱卻一口咬定既要譯成外文就肯定是外國人來約的稿。這真不知是什麼混蛋邏輯?於是邱毅便玩起了姚文元式的以「無限上綱」給人羅織罪名的那套伎倆。他說「根據結果來推斷,應該就是方方應美國一家出版社之約,而動筆寫下所謂武漢日記的」。邱毅的這個「推斷」完全是他主觀臆測的「結果」。而在此之前方方早在《我的書與國家之間沒有張力》和《我如果不交待》兩篇文中寫得明明白白,是上海《收穫》雜誌約的稿。國內外網上均可見到。邱毅卻裝失明而要去「推斷」為「應美國一家出版社之約」。這就是姚文元式推斷、羅織的「厲害」。而更厲害的是邱毅又說:「什麼叫做'約稿'呢?約稿,就是按出版社定下的框架、方向,還有一些準則,在出版社給定的鳥籠子里寫東西.」再下去,邱毅就更圖窮匕見了.他說:「約稿幫她出書的那家美國出版社,可是與美國中情局有密切關係的喔.」如此一來,在邱毅的嘴中,定罪的「證據鏈」就完整了,「案情」也「明朗」了:武漢作家方方,不是一位「我手寫我心的良知作家」,反而是美國中情局在背後牽線的「碼字傀儡」,是美國用來打擊、甩鍋、抹黑中國的工具、棋子、馬前卒!任何一個還記得當年「文革」往事的人都不難看出,這與姚文元當年給吳晗、陶鑄等人羅織定罪不是如出一轍么?這就是先捏造,再誅心,最後羅織成獄,從而完成政治謀殺!邱毅不愧得了姚文元的「真傳」,姚文元的陰魂也終於找到了「復活」的屍體。如此而已,更無他哉!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中國有句古語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按照邱毅對「約稿」的「定義」,那麼你邱毅在中共的「外宣」平台上作「嘉賓」,也肯定是「應約」而來。這與「約稿」如果說有什麼不同,也就只能是「約稿」是用鍵盤碼字,邱先生是用嘴巴發聲。因而你在中共的那些電視欄目「平台」上大放的厥詞,當然也就是按對方「定下的框架、方向,還有一些準則」,在中共當局「給定的鳥籠子里」當個「發聲傀儡」而已。而你邱毅不但早已這樣作了,現在還在繼續樂此不疲。你還有什麼資格去說作家方方呢?這豈不是「二百步笑百步」嗎?何況人家方方女士根本就不是什麼美國人在「約稿」,而邱毅是應中共之「約」的「嘉賓」則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邱毅實則是以「二百步笑零步」。

走筆至此,我更想提醒邱先生,不管怎麼說,你總還是個讀書人,知識分子,又何必去折腰獻媚於獨裁專制政權?而與這個極權貪腐集團鬼混的,又有幾個有好下場?即便爬到了林彪、姚文元這樣的地位,最終也難免兔死狗烹,不是拋屍荒漠,便是終老「秦城」。何況邱毅之流在中共眼裡,不過就是手下敗將國民黨的殘渣餘孽而已,將來頂多「收」你做個「小三」或「側室」。現在則不過拿你當槍使使玩玩而已。「卿本佳人,奈何做賊」?挾共自重,只能是先生的一廂情願。到頭來,恐怕是,落花雖有意,流水卻無情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