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七點解讀

作者:
5月20日深夜,白宮發布《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全面抨擊中共的掠奪性經濟政策、軍事擴張、虛假宣傳和侵犯人權等等。如何看待這份戰略報告?或認為這是川普的一份「述職報告」;或認為從某種意義上理解,它的重要性超過了冷戰期間遏制策略創始人喬治‧凱南歷史上著名的8000字電報(1946年2月22日)的震撼力;或認為這份報告體現出美國的對華策略已經變得更加清晰;各有其道理。

5月20日深夜,白宮發布《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全面抨擊中共的掠奪性經濟政策、軍事擴張、虛假宣傳和侵犯人權等等。如何看待這份戰略報告?或認為這是川普的一份「述職報告」;或認為從某種意義上理解,它的重要性超過了冷戰期間遏制策略創始人喬治‧凱南歷史上著名的8000字電報(1946年2月22日)的震撼力;或認為這份報告體現出美國的對華策略已經變得更加清晰;各有其道理。

本文認為,冷戰結束以來長期混沌的全球戰略格局,川普執政後才開始確定和清晰,並加速成形,此即全球化背景中的美中兩極對抗格局。這份戰略報告,即是全球戰略新格局的一份宣示文件,本文進行七點解讀。

一、拋棄幻想:中共政權不會進行和平轉型

彭斯副總統曾於2018年和2019年兩次發表對華政策演講,稱「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的「希望落空了」。

這份報告的主旨與之一脈相承,開篇即說:「自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的主要前提是,希望通過深化接觸來促進中國的經濟和政治開放,使其成為一個建設性的、負責任的全球利益相關方,並建立一個更加開放的社會。40多年後的今天,這種做法顯然低估了中國共產黨制約中國經濟和政治改革範圍的意願。在過去的20年里,改革的步伐放緩、停滯或倒退。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和與世界接觸的增多,並沒有像美國所希望的那樣,使其與以公民為中心的自由開放秩序接軌。中共反而選擇了利用自由開放規則的秩序試圖重塑有利於自己的國際體系。」

那麼,中共政權為什麼不能和平轉型呢?報告沒有提及。其實這也是美國有待深入認識的地方(可參見筆者「疫情危機——美國重新定性中共政權的契機」一文)。

二、「競爭性方針」:「美國的領導力照耀着前進的道路」

中共越來越多地利用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試圖重塑有利於自己的國際體系」,這「損害了美國的重大利益,也損害了世界各國和個人的自主權與尊嚴。」為此,「政府對中國採取了一種競爭性方針,其基於對中共意圖和行動的清醒評估、對美國許多戰略優勢和不足的再評估、以及對更大雙邊摩擦的忍耐。」

報告明言,對中共政權採取的競爭性方針有兩個目標:「第一,提高我們的機構、聯盟和夥伴關係的適應力來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第二,迫使北京停止或減少損害美國重要國家利益及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利益的行動。」

川普執政以來,以貿易戰為中心,對中共開展了全方位的反擊戰,就是對「競爭性方針」的具體詮釋。正是美國反擊中共的堅定性,使美國成為全球戰略新格局的最重要推動力,美國的全球領導力於茲可見。

我們可以拿歐盟來多做比較。2019年3月12日,歐盟委員會發布了向歐洲議會、歐洲理事會提交的《歐盟-中國:戰略展望》文件。該文件指出,中國(中共)的發展給歐洲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已經失衡,中國不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將與中國(中共)的關係首次細化定位為:「與歐盟密切協調目標的合作夥伴,歐盟尋求利益平衡的磋商夥伴,追求技術領先的經濟競爭者,以及推廣替代治理模式的體制對手。」總的來說,對中共的認知還是存有模糊,行動上猶豫、搖擺、矛盾,難以痛下決心,追隨美國但對中共仍依依難捨。

三、戰略性區分:中共不等於中國

在報告發表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再次猛烈抨擊中共政權,還罕見使用了「共產中國」的措辭。他說,「先談談基本事實。自從1949年以來,中國一直被一個殘暴的威權政權、一個共產黨政權所統治。幾十年來,我們曾經認為,通過貿易、科學交流和外交接觸、讓他們以發展中國家身分加入世貿組織,會讓這個政權變得更像我們。這並沒有發生。」但是,「我們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的敵對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這一事實。」

的確,美國與共產政權有着天然的對立。當初,美國與(蘇俄蘇聯建交用了16年,中美建交更用了30年。

但是,中共不等於中國。彭斯的第一次對華政策演講中,對美國獨立戰爭之後的中美關係有個簡略回顧,說「甚至殘酷的朝鮮戰爭都沒能磨滅我們恢復人民之間長期紐帶的共同願望」。

所以,我們看到,報告說:「美國對中國人民有着深厚而持久的尊重,與中國人民有着長期的聯繫。我們不謀求遏制中國的發展,也不希望脫離中國人民。」

川普政府將中共與中國相區分,具有戰略性意義,有着巨大的政策含義。

四、中國未來:「只能由中國人民自己決定」

如果說,中共對跟川普政府交涉,含有「以拖待變」的策略,想換個總統再來談;那麼,川普政府對於中共,則是「以壓促變」,希望中共內部的積極因素能起到應有的作用。但是,中國的未來,最終取決於中國人民自己。

報告對此說了三點。第一,「美國的政策並非以試圖改變中國國內治理模式為前提,也不是對中國的例外主義和受害者說法做出讓步。」

第二,「中國是否最終會與自由開放的秩序原則接軌,只能由中國人民自己決定。」

第三,「美國歡迎中國通過持續和坦誠的接觸,以有利於世界和平、穩定和繁榮的方式擴大合作,努力實現共同目標。我們的方針並不排斥中國。美國隨時準備歡迎中國的積極貢獻。」

五、中美關係主軸:「兩個體系之間的長期戰略競爭」

報告說,「今天的中國對美國國家利益構成了諸多挑戰。」並具體論述了如下三類:1.經濟挑戰;2.我們的價值觀所面臨的挑戰;3.安全挑戰。

對此,「在回歸原則性現實主義的指導下,美國以此來回應中共的直接挑戰:承認我們正處於戰略競爭中,並適當保護我們的利益。」

報告在其「實施」部分,根據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概述了川普政府前三年所採取的重大舉措,即:1.保護美國人民、家園和美國生活方式;2.促進美國的繁榮;3.通過實力維護和平;4.提升美國的影響力。

目前的中美關係,在川普政府的規劃中,還只是開了局,剛走進了中場,大量的格鬥即將展開。例如,中共正在召開的「兩會」要出台的「香港版國安立法」,扼殺「一國兩制」,川普稱將強硬回應;又如,這次大瘟疫重創美國和世界,美國將帶領世界向中共追責、索賠;等等。

當前的中共有些「第二蘇聯」的姿勢,川普政府的「競爭性方針」中有三個關鍵詞:第一,這是「兩個體系之間」的競爭;第二,這是長期的競爭;第三,這是戰略競爭。

六、全球化背景下中美「競爭」:兩個特點

現在的中美畢竟不同於美蘇關係。中美建交40年來,尤其冷戰結束以來,全球化迅猛發展,世界日益變成地球村,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兩國的交匯程度也遠遠超過冷戰期間的美蘇狀態,這些都決定着中美不可能立​​即硬脫鉤,中美不大可能重演美蘇間的那種「冷戰」,要打也是「新(型)冷戰」。

對全球化背景中展開的中美「競爭」的特點,報告講了兩條。第一,「競爭必然包括與中國的交往,但我們的交往是有選擇性的、以結果為導向的,每一項都是為了促進我們的國家利益。我們與中國的接觸是為了談判和履行承諾,以確保公平和互惠;澄清北京的意圖以避免誤解;解決爭端以防止爭端升級。美國致力於與中國保持開放的溝通渠道,以減少風險,管控危機。我們期望中方也能保持這些渠道的暢通與高響應度。」

「美國仍致力於與中國保持建設性的、注重成果的關係。美國與中國進行防務接觸和交流,溝通戰略意圖;預防和管控危機;減少可能升級為衝突的誤判和誤解的風險;在共同關心的領域開展合作。美國軍方與解放軍進行接觸,以建立有效的危機溝通機制,包括在非計劃情況下高響應度的緩和渠道。」

第二,「競爭不一定會導致對抗或衝突。」「即使在我們與中國競爭的同時,我們也歡迎中國在同我們利益一致的地方進行合作。」「美國期望與中國進行公平競爭,使我們的國家、企業和個人都能享有安全和繁榮。」

七、特別注重:揭露中共的歪理邪說

中共炮製的龐大的黨文化體系,不僅毒害中國人,也向世界散毒,混淆視聽,蠱惑人心。中共的囂張「三戰」——輿論戰(信息戰)、法律戰、心理戰,都是以黨文化為基礎的。這場大瘟疫中,中共甩鍋美國,美國是深受其害的。美國對中共的歪理邪說是高度警惕的。

報告中明確指出:「美國反對中共企圖在以下兩者間建立虛假的等同關係:法制與法治、反恐與壓迫、代議制與專制、市場競爭與國家主導的重商主義。美國將繼續挑戰北京的宣傳和錯誤敘述,這些說法歪曲了事實,並企圖貶低美國的價值觀和理想。」

「同樣,美國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遷就北京削弱自由、開放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行動。我們將繼續駁斥中共關於美國處於戰略撤退或將推卸我們的國際安全承諾的說法。美國將與我們強大的盟友和志同道合的夥伴網絡合作,在我們自己的治理機構內、在世界各地以及在國際組織中抵制對我們共同規範和價值觀的攻擊。」

綜上所述,《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的意義是重大的,其信息量也是巨大的,其發布的時機——在美國疫情嚴重的時刻,在美國總統競選的關鍵時刻——也是頗有選擇的。

5月6日,蓬佩奧說,「與一個共產黨政權沒有真正的雙贏,除非你得到川普(特朗普)總統說過的公平條件和川普(特朗普)總統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做到的對等。」這也算是《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的一個註腳吧。

美國對中共政權的立場和思路已經說得明明白白,就看習近平的選擇了。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