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天下見水盡半杯

作者:
因為這正是網絡世代,小孩都是一個與人隔絕低頭看手提電話長大的。進入大學,本可有正常人的談話與交往,陷入在手提電話里的魂魄喚回來,恢復人類的眼神交流、面部表情溝通,但延長網絡授課一年,又把這一代人推回網絡螢光幕里去。

武肺全球化,劍橋大學率先宣布,下一學年全年網絡授課。全國大學即宣布同樣政策。

全年網絡上課,沒有了大學校園生活。大學生在校園上課,可以是很浪漫的事情。心儀某男生,聽講座時,找一個近他的位子,散席時故意讓他看見,青草地上好似偶遇的樣子,開始搭訕對話,問哪一本書在圖書館借得到。對方說,我替你借好嗎?於是開始在大學餐廳第一次約會。許多人一生美好的回憶,在大學的一所Lecture Room開始。

因為來自中國的一種病毒,致使西方文明國家繼續關閉校園一年。在網絡聽課,中國人最先會想到交了的學費如何能保值,是否應該要校方打個九折。正常人如我,聽到此一消息,先往感性處想,覺得在這種世道,今年和明年的大學生好慘。

因為這正是網絡世代,小孩都是一個與人隔絕低頭看手提電話長大的。進入大學,本可有正常人的談話與交往,陷入在手提電話里的魂魄喚回來,恢復人類的眼神交流、面部表情溝通,但延長網絡授課一年,又把這一代人推回網絡螢光幕里去。

多一年這種瘟疫中的授課,最終會多幾個年輕人聲稱抑鬱?多一代人性格孤獨或社交障礙,以後連開口說一句完整句子的能力退化?或又會多幾個幾十年後驗出視網膜受損或提早青光眼?這一切都不管了,當務之急為遏止武肺死亡人數。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