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揭秘湖南官員聚眾吸毒醜聞:誰的盛世誰的爺

作者:
公開資料顯示,當地人鄒雙龍召集了這次官員「毒爬」.事發當晚,鄒提供了毒品K粉和一種含有甲基苯丙胺的俗稱「奶茶」的毒品供人們娛樂。而施湘君死後,鄒雙龍也僅僅被處以行政拘留。

曾獲評最美湘女的施湘君吸毒死亡。

西方立法過程,首先管控政府。因為政府可以把人性惡表達到極致。

西方歷來認為,政府就是盜賊。全民最大的事情就是監督政府。而官員們,作為政府的組成者,當然也在監督之列。

而東方則認為,聖人治世。朝廷是由一群最善良,最有道德的人建立的。官員們,都是飽學五車之人。千百年來,老百姓只能跪地仰望。

是的。想理解東方文化,需要在西方文化推導的那個結論的相反處尋找答案。反之亦然。

這是為什麼,有人堅持認為,東西方絕難兼容。

東方文化里的聖人理政,是有着獨特內涵的:人類歷史往前追。在最原始的階段,人類社會的管理者是血緣族群的長者。他們對其血緣後代有着最強烈的呵護心。因此,他當然是善良之心最深厚的人。而這些人,最初發展成人類政府組織機構。儘管他們一旦發展成政府組織機構,就有了獨特的集團利益。他就可能會惡化和變質。

從根兒上說,政府的組成者,的確是從高德和善良生發的。然而,當組成政府結構的官員,喪失了信仰和底線,國將不國,更別提什麼「民族復興」了。

2020年5月2日,中國湖南祁東縣被曝光官員聚眾吸毒醜聞。當地文化館排名第五的副館長施湘君,就是那個被稱為「最美湘女」的、已經身為人母的女人,和另外幾名當地官員聚眾吸食毒品。次日凌晨,施湘君突然全身抽搐,最終宣告送院不治。

這樣一起重大涉官醜聞,顯然是捂不住了。很快的,當地以不具名的形式,對外公佈了這起案件。並宣佈,對涉案的幾名官員立案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當地人鄒雙龍召集了這次官員「毒爬」.事發當晚,鄒提供了毒品K粉和一種含有甲基苯丙胺的俗稱「奶茶」的毒品供人們娛樂。而施湘君死後,鄒雙龍也僅僅被處以行政拘留。

這不是特例。早在2017年年初,祁東縣就曾通報了12起黨政幹部涉毒案件。另據統計,僅僅2016年,湖南省就通報近百名黨員幹部涉毒。而這些人,大都是距執政當局離社會最近的基層幹部。

祁東官毒:全縣肥差部門遭坑爹族霸佔

是的。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當地媒體人士格祺偉給筆者發來幾份判決書和公安處罰文件。這些文件顯示,早在「最美湘女聚眾吸毒死」醜聞發生前,就有當地國土局幹部官小傑因為組織聚眾吸毒,遭到公安部門行政拘留。而此君竟然是國土局副局長、總經濟師。

在中國官員處罰機制里,官員吸毒的最嚴重後果,是開除黨籍和罷官免職。這等於宣告一個官員政治生命的結束。

案發後,官小傑為了保住烏紗帽,一度試圖狀告公安局。但筆者獲得的一份編號為(2020)湘04行終29號的判決書顯示,法院最終認定公安程序上違法,但支持了公安對其作出的處罰決定。

有趣的是,熟知內情的人士提供的另一份政府內部文件顯示:同樣身為當地官員的官小傑的父親官東生,曾因受賄罪被判刑兩年。而神奇的是,在監外執行兩年後,官東生竟然被重新入黨、重新招干(中國政府內部對於幹部聘用的一種制度),先後任職中心市場辦主任、洪豐工業園主任。而後,能量通天的官東生被曝因為在項目招標上照顧了當地執政官員雷某的親戚,被調任肥缺部門公路局,擔任局長。

官氏父子的能量之大,在當地可謂聲名顯赫。那個曾經組織參與吸毒的官小傑,更被曝只有初中文化。

據知情者透露,在5月2日聚眾吸毒的官員中,一名叫做曹亞麗的女子,就是當地公安局前局長的女兒。

這樣的敏感信息,當然不為公眾所知。在施湘君死後,據信參與吸毒者湊了大約50萬人民幣。買了這位40歲女官員的命。至於她那個年齡尚小的兒子,沒有人提及。面對妻子的「不光彩之死」,施湘君的丈夫選擇了沉默。

東方文化中的聖人治世。何時變成了這般狼狽局面。

實際上,湖南官員涉毒案件近年來呈現井噴模式。除了前述祁東涉毒官員。早在2015年4月,湖南臨湘市副市長龔衛國,就是被公眾廣為熟悉的「吸毒」官員之一。

2015年4月14日前後,湖南嶽陽、臨湘官場開始流傳龔衛國吸毒後被抓的消息。4月21日,據湖南嶽陽市委、市政府消息,岳陽臨湘市市長龔衛國涉嫌吸毒,公安機關已正式立案調查,已經免去龔衛國臨湘市委副書記職務。兩天後,湖南省紀委監察廳網站"三湘風紀網"發佈消息,臨湘市委副書記、市長龔衛國涉嫌違紀,省紀委決定對其立案調查。副市長吸毒,背後當然有腐敗。2017年7月,龔衛國被法院認定濫用職權、受賄共計157.5萬元,獲刑7年。消息一出,民眾驚呼:清官一個呀。

拿什麼拯救你我的官老爺

官員扎堆吸毒。與 中共當局倡導的「為人民服務」形成鮮明對比。是信仰崩塌,還是盛世新潮呢。

有接近中國官場的人士就說,近年來, 中共當局高密度的反腐敗高壓態勢下,可以說是「官不聊生」。基層官員在恐懼和焦慮中,應付着日常工作。而身為黨員,這些人中的很多人入黨動機不純,為了政治上進步,請客送禮謀得一個黨員的身份,曾經是很多初涉官場人士的選擇。這些人根本沒有「為人民服務」的信仰。雙重因素,導致了官場毒禍橫行。

「早年間流行「溜冰」,就是用一個礦泉水瓶子和吸管作為工具,將冰毒溶解,進行吸食。現在,發展到了直接玩K粉和甲基苯丙胺成分的高純度毒品。真是令人大開眼界」。一位公安人士曾在一次閒聊中透露,即便是公安內部,也有人涉毒。這些操作往往是,底子不乾淨的企業家買單,官員們負責享受。

美酒加K粉最美湘女的最後一次狂歡

曾獲評最美湘女的施湘君在指導跳舞。

施湘君死後,網絡迅速歸於平靜。這些年來,當局反腐敗信息披露力度,已經讓普通民眾失去了興奮感。一個又一個的貪腐官員,用他們的極度貪婪、兩面人生,顛覆了人們的想像力。人們似乎對此類事件,越來越麻木。畢竟,一個鬼故事講上無數遍,也會沒有了刺激感。

知情人士說,曾獲評最美湘女的施湘君事發當晚,與鄒雙龍、曹亞麗等9人,先是豪飲美酒,再吸K粉狂歡。一直「嗨」到了後半夜。

誰也不知道在這場由公安局長女兒參與的聚眾吸毒Party上,人們談了什麼。或許,政治上的進步、對未來的迷茫、對反腐敗的抱怨和恐懼,是當晚「毒爬」(Party)的主要議題吧。

大陸知名新聞平台東方網刊文說:從以往的慣例來看,這種涉及到公職人員的案子,往往結果是「人亡案銷」。即使涉及到其他人員,相關部門查處的力度也隨之減輕,最後的事實也只有「內部通報」了。該網呼籲,務必深查祁東官員集體涉毒背後,是否涉及到腐敗。否則,湖南的官員們將一路「毒」到底。

然而,並沒有那麼容易。湖南官場的「毒「瘤,一直堅挺着。

一份來自祁東縣的舉報資料顯示,該縣幾乎所有肥差部門,早已經被官小傑這樣的官二代們霸佔。比如,當地高官周友元之女進入縣人社局、政協副主席向德元之女進入縣宣傳部、副縣長周國棟之「女友」楊丹進入縣政府辦。祁東縣組織部小車班司機肖揚保的大兒子,據稱心智不健全,也被安排到了縣市場管理處。而衡陽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長雷某的女兒雷斐然,也被安排進了官場。

涉毒官員處罰畸輕,首要原因當然不僅僅是法條威嚴的喪失。以上這種密集的裙帶關係,遍佈中國縣域經濟領域。在「叔父輩」的關係網的保護下,動了誰,都是對一個利益集團的冒犯。

是啊。聖人治世。相應的,利益集團也會形成。除了錯綜複雜的利益。沒有什麼能解釋這種官官相護。

可現在,誰能給大頭百姓們一個說法呢?!在這種裙帶關係里,寒門學子們想謀求仕途上的前程,何其艱難。

最美湘女,死相不雅。然而,這戳人心扉的慘劇背後,折射了盛世真相:當這些被寄予厚望的官員們,撕掉了最後的信仰偽裝。這盛世,如誰所願?!

還沒完。就在筆者準備截稿時,湖南省衡陽市紀委監察委主辦的「衡陽反腐網」刊發了一則消息:該市衡東縣自然資源局、融媒體中心、吳集鎮,又有包括黨員羅偉、趙帥在內的四人因吸毒、販毒被通報。而很快的,這些消息被迅速下架。至於處理結果,百姓不得而知。

中國近年來的戰狼未交,盛世外交頗具戰果。然而,當人們仔細觀察,當基層政權機關如此千瘡百孔,這盛世還能撐多久?!誰對十四億國人負責?誰又會負責?

「(中國)執政當局近年來的「全面從嚴治黨」,為何在湖南這個地方全面失效了呢?到底得爛到什麼程度,到底得硬到什麼程度,才能出現官員吸毒被抓後,仍官居高位呢?」北京一位不願具名的職業網評作家憤慨地說道。

解決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就在本稿即將刊出時,向筆者提供線索的當地媒體人士格祺偉發來一段預警文字。他說,由于堅持揭露當地官員集體涉毒醜聞,他已經收到湖南當局點名威脅。

「時局動盪,如履薄冰,如臨深淵」。曾在2014年被當局冤投大獄長達五年的格祺偉說:「現在這個事情影響很大。可能對我進行再次清算。如果有一天我再次遭到變故,請海內外媒體同仁,務必為我發聲。」

「當局還是做了一些工作的。」似乎是為了含蓄表達自己的「非敵對態度」,格祺偉補充說:當局已經在湖南郴州等地掀起了對黨員幹部毒品檢測的行動。

那麼,當醜聞被掩蓋。當塌方式官員涉毒的省份不思悔改,一再挑戰民眾承受底線。北京當局是否應該果斷採取調查措施呢?

是的。解決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522/1454315.html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