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生態 > 正文

綠色情報員:中國江河「被餵藥」 吞下未知疫劫

中共病毒掀起全球藥荒,中國掌握全球抗生素的主要命脈,最近卻也慌了起來,着急不是因為短缺,而是長江「吞下」過量的抗生素。

「藥命」的長江水污染

長江是中國第一大河,涵養超過4成人口和豐富生態。根據長江保護與綠色發展研究院近期調查發現,長江抗生素平均濃度為156納克/升,遠高於歐美國家,長江下游抗生素排放量高居全國前三位。不只長江,過去中國科學院也曾公佈「中國河流抗生素污染地圖」,平均濃度為303納克/升,從北到南主要河川都陷入抗生素污染的泥沼,滔滔河水有如「藥湯」。

中國是全球第一大抗生素生產國和消耗國,每年抗生素總使用量約在15萬噸至20萬噸之間,中國專家用數字打比方,「中國人口約佔世界總人口五分之一,抗生素消耗量卻佔世界的將近一半。」抗生素惹出的危機風暴,三不五時翻出洶湧波瀾。

誰在「餵」長江吃藥?「醫藥和養殖畜牧是可能的主要來源。」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研究所教授陳家揚分析,他曾經調查台灣河川的藥物污染,「長江流域人口密度高,抗生素使用量相對較多,以廢水(污水)流行病學來看,要判定是否濫用抗生素,可在民生污水處理廠或醫院廢水處理廠的近流水採樣,再回推病床數或人口數,若抗生素濃度高於標準值,即可反映出濫用狀況。」

畜產大國河川狂吞藥

中國畜牧業的高密度飼養模式,抗生素使用量大增,也種下疫病危機。

「事實上,抗生素濫用是全球性問題,開發中國家特別嚴重。」台灣大學獸醫學院榮譽教授賴秀穗指出,「中國的抗生素污染格外嚴重,因為中國的畜產養殖量體大,生豬有4億8千多萬頭,雞隻高達100多億,加上密集養殖、溫熱帶潮濕氣候,導致細菌和病原菌叢生,所以養殖場會投放抗菌劑、抗生素。」

中國也是全球畜產業使用抗生素最多的國家,長江污染只是冰山一角。賴秀穗認為,長江的抗生素濃度居高不下,一方面是政府沒做好管控,另一方面養殖、畜牧業者沒有遵照規範來使用,甚至違規排放廢水至河川,而中國的養殖版圖遍佈全國,廣東福建等養殖大省河川也面臨抗生素污染難題。

套句俗諺「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當長江被下藥,居民難以置身事外。上海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最近的研究發現,長江三角洲地區有超過4成孕婦的尿液樣本驗出抗生素,兒童更逼近8成,相較2015年研究顯示,近6成兒童驗出抗生素,風險數字不斷攀升。

「這數據相當令我驚訝,顯示抗生素使用是很普遍的現象。」陳家揚解讀兩次研究結果,「數字增加有兩個可能性,第一是抗生素使用量更多,另外由於分析技術日益進步且更為靈敏,因此驗出更多陽性樣本。」

吃肉吃蛋等於嗑藥

長江三角洲的兒童尿液樣本驗出多種抗生素,抗藥性細菌危機四伏。

長江三角洲的居民研究還檢出臨床禁用的抗生素和獸用抗生素,「恩諾沙星(Enrofloxacin)、泰樂菌素(Tylosin)兩種都是動物專用抗生素,來自食物中肉類、奶類和蛋品的可能性較高,這也可以看出中國畜牧場濫用抗生素相當嚴重。」賴秀穗提出合理懷疑,「當業者沒有遵照使用劑量、添加和停藥時間,造成高殘留量,吃肉吃蛋就如同在吃抗生素。」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521/1454312.html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