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劉青:反習傳言滿天飛 習近平捉襟見肘已顯疲態

作者:
這些傳言滿天飛的倒習舉措,究竟能否有效?網上有不少文章或是簡短跟貼認為,時機已成熟。但更多的認為,只是強烈願望:倒行逆施的習近平已是死到臨頭;並認為不僅是習近平一人遭懲處,整個中共專制體制也風燭殘年將掃入歷史垃圾堆。當然也還有另外一種不那麼樂觀的聲音,認為習近平完全控制了軍警憲特暴力機器,社會沒有形成有效的反對力量,尤其是組織力量。

國內外早已屢見不鮮的反習輿論,隨着武漢病毒禍害全球招致的世界激憤,可以說進入了一個不同數量級的高峰。只要在網絡隨意搜尋一下習近平,便不得不驚嘆反習傳言滿天飛,習近平幾乎成了世界性的「人人喊打」。但是這些反習傳言在國際網絡輿論界的聲音,可以說遠大於大陸內部的聲音,這是因為大陸內部傳言旋生旋滅,持續時間與海外從不間歇,難以相比。

雖然這次發自大陸的反習聲音就單獨一個傳言來說,持續時間並不長久,但是卻傳言不斷,而且挺身而出實名反習也大有人在。顯然這次大陸內部的反習,呈現的能量和聲勢遠超以往。只是這次的反習能否有實際成效,還是眾說紛紜,各類專家均不缺席。

其實大陸真名實姓公開反習的,在習近平廢除任期制露出終身獨裁嘴臉後,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持續發生。如湖南女子董瑤瓊在上海鬧市潑墨習掛象,清華教授許章潤等共知發表批習公開信等等。但是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隱瞞疫情,導致禍害全球並暴虐封城造成人道災難後,大陸的反習傳言就遠不是同一數量級了。當然此前爆發經年的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持續不斷的百萬人遊行抗爭,為這次的反習如火山爆發蓄積了巨大能量。

這次反蠻不知恥的習獨裁的首先發軔者,還是敢言能言的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其後,火山噴發的既有許章潤一樣實名公開信,又有背景明顯是中共內部的匿名信。有些反習網文或傳言,對大陸社會而言不啻地震。例如,人脈深廣的紅二代房地產大亨任志強信中,直斥習近平是被剝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再如,紅二代的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轉發的公開信,在廣受國際媒體報道和視屏展現的信中,提出召開中共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由中共在位和已經離休的國級、副國級大佬討論,習近平是否還適合繼續擔任國家領導人。

在大量湧現的、驚心動魄的反習傳言同時,有趣的是還出現了一批為習近平開脫的公開信。例如,以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名義的公開信,居然聲稱習近平並非實權在握的主席,因而這些年造成的惡果不應由其父承擔;又如,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的公開信,除了為習近平百般辯解開脫之外,還創造了一套大左之後才能夠大右的理論,說習近平唯有大左才能大權在握,然後才有進行大右改革的能量和機會,並說當下在疫情重創大陸的經濟之後,習近平會陸續啟動新聞輿論開放、市縣普選等政治改革。

這些傳言滿天飛的倒習舉措,究竟能否有效?網上有不少文章或是簡短跟貼認為,時機已成熟。但更多的認為,只是強烈願望:倒行逆施的習近平已是死到臨頭;並認為不僅是習近平一人遭懲處,整個中共專制體制也風燭殘年將掃入歷史垃圾堆。當然也還有另外一種不那麼樂觀的聲音,認為習近平完全控制了軍警憲特暴力機器,社會沒有形成有效的反對力量,尤其是組織力量,而中共內部現在幾乎清一色是以權謀私的庸官,全部心思是保住官位和攀爬更高權位,沒有為社會甘冒風險的擔當,甚至沒有篡奪大位的政治魄力和野心。而大陸社會雖有勇者但過於零散,一冒頭便被鎮壓,所以可見的未來看不到希望。

其實大陸及國際輿論場掀起如此猛烈的反習風,雖然公開信的署名者真真假假,甚至可笑到獄中的薄熙來也有一封反習信在網上,但是其中透露的信息有幾點卻是真實確切的:第一是對習近平掌權後的所作所為非常不滿,要求進行評估、檢討和承擔責任已顯露趨勢。例如眾多的公開信中,不論反習還是為習辯解,對習掌權後的所作所為的負面評價高度一致。最多不過辯解習未掌實權的壞事不應全堆他身上,或現在習的所為是為控制大權後順利安全的政改。

第二是中共內部乃至中央層面產生了政治歧義,因為這些公開信不論是公開署名或匿名的,其手法皆是中共自文革以來內鬥的慣技。在社會上放風散布傳言披露攻擊政敵的劣跡,在毛澤東發起文革後就成了中共內鬥常態,也是四人幫及文革派招致惡感原因之一。這次反習的眾多網文及傳言,其信息和透露的內情及思維模式,處處顯示是局內人所為,而非外人能夠表達的。

第三是反習呈現噴涌不竭之勢,而習近平則捉襟見肘鎮壓已顯疲態,甚至難以為繼了。2016年最早要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是中共轟動天地以舉國之力偵破鎮壓的大案。從公開信出現,到黨媒「無界新聞」包括老總等多人被警方抓捕,再到香港知名媒體人賈葭北京莫名失蹤,不過是數天、十數天的事情,隨後並將這家黨媒取締了。然而今天,雖然對直斥習近平是裸身爭帝的小丑的任志強也抓捕了,但風傳此案阻力重重,難以進行。至於其他大量反習公開信,包括與鄧朴方殘聯講話精神相吻合的鄧朴方公開信,習近平一方均裝聾作啞隱忍了事,明顯不是習近平不想鎮壓,而是不能有效運用暴力鎮壓了。

當然,僅僅這些並不足以斷定習近平就將敗亡收場,畢竟控制着暴力苟延殘喘的獨裁者並不少見。但是這種反習局面無疑大大增加變數,七六年清明節天安門運動,七八年底的民主牆運動,也是社會對掌權者強烈不滿,而中共內部的反對勢力藉助這種不滿,以暴力政變或脅迫政變實現了權力更換。今天反習潮起,未嘗不會促成再一次中共內部權勢的馮婦再做,而對大陸社會來說,雖然尚不能徹底解決中共的專制問題,但總不會比習近平的倒行逆施更糟糕。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