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紀委巡視進駐35個要害機構 分析:內鬥激烈 反腐成空

趙樂際坐在王岐山旁邊。

中共兩會前夕,中共中紀委日前宣布,中共中央第五輪巡視將進駐包括中央政法委、中宣部、中央網信辦、廣電總局等35個中央和國家機關展開巡視。

中紀委14日發布通報,中共第五輪巡視進駐35個單位,包括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央網信辦、中宣部、工信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應急管理部、市監總局、廣電總局、國務院參事室、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中央檔案館、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人民日報社、求是雜誌社、光明日報社、中央廣電總台、國家氣象局、國家信訪局、國家煙草專賣局、中國紅十字會、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中國出版集團公司等。

通報稱,各巡視組將在各巡視單位工作2個月左右。主要受理反映被巡視單位的黨組織領導班子及其成員、下一級黨組織領導班子主要負責人和重要崗位領導幹部問題的來信來電來訪,重點是關於「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等方面的舉報和反映。

值得關注的是,巡視組進駐的單位包括了眾多與中共媒體有關的黨政機構。

中國問題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最近中共內部批評文宣聲音很大。從軍事評論員房兵,到學者閻學通、時殷弘、朱鋒都在公開批評中共文宣。

李林一認為,巡視可以假借腐敗問題,扣上帽子後打擊高級黑和低級紅,這更可能是當局巡查的目的。但這很難,因為引發民族主義的源頭在上頭,巡視改不了根本,最後就只能做做樣子,抓幾個嘍啰了事。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表示,十九屆中央第五輪巡視開始進駐,其用意之一,是確保習當局在即將召開的全國「兩會」、及秋冬之際的中共五中全會順利過關。疫情突起,中共的統治被嚴重動搖,內外交迫,內鬥加劇。

薛馳認為,從目前的公開行為來看,習當局主要做了這麼幾件事。第一,加強控制槍杆子,軍事動作頻頻,宣揚軍權,震懾各方。

第二,定點清理刀把子,政法系孫力軍落馬、傅政華下課,還傳聞不斷。清理政法系統既是維穩民眾,也對中共內部維穩。

第三,這一輪中央巡視中,其中包括了「筆杆子」的多個主要單位,如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人民日報社、求是雜誌社、光明日報社、中國日報社、經濟日報社、中國出版集團公司等,看來習要對持續不斷的「高級紅、低級黑」現象下手。

薛馳表示,中共全國「兩會」延期兩個多月召開,對習近平大小又是一個考驗。習現在的處境,較之去年四中全會之時更加惡劣了。第一,這場瘟疫使中共的統治地動山搖,全球追責,中共所處的國際環境並非官方研究報告所說的六四以來之最糟糕,而是比這更嚴重,可能退回到1972年尼克松訪華之前的處境了。

薛馳說,再加上中國國內民怨沸騰,瘟疫帶來的次生災害,和經濟難以復蘇產生的失業潮等等,社會危機隨時可能爆發。而從民間公知到紅二代紛紛對當局表達不滿,表明中共統治難以為繼已成為共識,要求當局政治改革的力量正在大集結。

此外,孫力軍落馬、傅政華卸職等表明,中共內鬥激烈,利益之爭與「政見之爭」交織在一起,習難以服眾,只能用高壓手段敲山震虎,這又使內鬥更加惡化。

時政評論人士鄭中原分析認為,中紀委已變橡皮圖章,趙樂際任中紀委書記以來,結果只成了一個無實權者。時下北京當局的反腐,表面上還是趙樂際在做,實際上是身兼中紀委副書記的國家監察委主任楊曉渡在運作,而具體部署策劃反腐的,更包括習的各路親信如王小洪、賀榮。另一方面,中紀委本身也成了象人大這類機構一樣的橡皮圖章,只是受命發布資訊、趙樂際也只是喊喊空話而已。

現年67歲的楊曉渡是上海人,曾在上海工作將近30年,2007與短暫主政上海的習近平有過交集。楊曉渡獲任國監委主任,他明顯是習近平特意安排的人選。

中共十九大,趙樂際仍然作為政治交易上位政治局常委,但是反腐實權被奪,因為習近平和臨交出反腐大權的王岐山搞了一個國家監察委。這個國家監察委,對於中共一黨獨裁的體制而言是多此一舉的機構。但這個機構如果由中紀委書記兼任,就是一個掌控黨政生殺大權的超級實權機構,但國家監察委主任最後意外由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兼任,其實就是為了制衡中紀委書記。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