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澳媒:北京在重演貿易懲罰的歷史劇本

中國突然宣布暫停從四個澳大利亞屠宰場進口牛肉,引起了聯邦政府的不安。但這或許並不令人震驚。

中國突然宣布暫停從四個澳大利亞屠宰場進口牛肉,引起了聯邦政府的不安。但這或許並不令人震驚。

中共外交部以好鬥出名的發言人趙立堅那兒,希望能討到一個說法的澳大利亞官員和政客得到了一份早就可以預見到的威脅。

趙先生宣布,那幾家澳大利亞的屠宰場「屢次」犯下「違反檢驗檢疫要求」的錯誤。

他堅稱這一問題與中澳兩國日益惡化的關係無關。中國政府只是「維護中國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

但是,這一主張無視歷史,令人難以置信。

現實是,北京在經濟脅迫方面有着悠久的歷史,而且這種模式在全球範圍內極其相似:與北京發生糾紛的國家突然發現本國的旗艦行業都遭到了不明監管障礙的打擊。

挪威向持不同政見者劉曉波頒發諾貝爾和平獎時,中共當局對該國的一項標誌性出口產品——挪威鮭魚實行了新一輪的進口管制。

韓國因安裝美國「薩德」導彈防禦系統激怒了北京時,該國一家主要的連鎖超市品牌的大部分中國分店突然因「違反安全規定」遭到關閉。

這樣做的目的並不是在經濟上削弱對方,而是要提醒他們,北京可以輕易施加經濟苦痛。這是旨在影響行為的隱性威脅。

正如學者達倫·林(Darren Lim)和維克多·弗格森(Victor Ferguson)指出的那樣,北京喜歡使用「檢疫限制」來懲罰其他國家,因為它既能夠緩和衝突又不顯得畏首畏尾。

「面對任何違反國際貿易規則的指控或明顯的經濟霸凌行為的指控,非正式的報復被用作聽之可信的否認,」他們寫道。

中國威脅暫停牛肉出口直接取自這一劇本。

貿易爭端只是系列中的最新事件

之所以說聯邦政府可能不會對周一的這一突然宣布感到震驚,是因為還有另一個原因。

就在兩周前,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警告聯邦政府說,如果推動對新冠病毒的爆發進行國際調查,可能會引起中國消費者的抵制。

上周,北京方面宣布準備對澳大利亞出口的大麥徵收高額關稅,指責該行業人為操控低價進行傾銷

是的,關於大麥的貿易爭端已經持續進行了18個月以上,並且很可能到達最後關頭。

但牛肉進口禁令並非從未發生。正如持懷疑論者指出的那樣,早在中澳關係好過如今的2017年,北京就對澳大利亞的六家冷鮮牛肉企業頒佈了禁令。

然而,當有人迅速連敲三次鎚子時,可能是時候開始找釘子了。

當你想想中國指責澳大利亞屠宰場的例子乍看之下多麼空洞時,這句話尤其正確。

肉類行業和貿易部長伯明翰均堅持認為,北京提出的「嚴重違規」只是幾起標籤錯誤事例,每一起都已在很大程度上糾正過來了。

是的,這很可能只是一個巧合,運氣不好和時機不對都湊到了一起。

但這不太可能。

貿易部長從容鎮定的做法很明智

無論其確切的動機是什麼,中國的最新舉動都加劇了北京和堪培拉之間日益增長的不信任感,關於兩國關係如何陷入新冰點的一系列頭條新聞應運而生。

聯邦政府正竭力化解局勢,但似乎也決心不卑躬屈膝。

聯邦貿易部長伯明翰參議員堅持冷靜地剋制,堅稱他相信中國所言,並承諾解決中共官方指出的問題。

這是明智的談判策略。如果伯明翰參議員將爭端升級,指責北京施加經濟脅迫,那麼他尋求解決方案的機會將很快減少到零。

輸家將是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工人和農民,他們正在滿足中國對澳大利亞牛肉的龐大需求,並有可能損失價值數億澳元的出口份額。

堪培拉也對中國政府正在醞釀的更多懲罰感到坐立不安。

氣勢挑釁的中共小報《環球時報》已經警告,北京可以通過拒絕我們的礦產出口來懲罰澳大利亞,這確實會是一場噩夢。

聯盟黨似乎有信心北京不會考慮採取那一步,尤其是因為那樣做會讓中國自身的經濟付出沉重代價。

但是,其他依賴中國的大型農業產業,包括乳業和葡萄酒業,也感到不寒而慄。

如果中國決定以新的制裁措施瞄準澳大利亞另一個出口行業,那麼伯明翰參議員直率地表達出的善意將在證據的重壓下崩潰。

澳大利亞不是中國目前的唯一目標

還有一件值得記住的事情是,澳大利亞並不是自己在苦苦應對一個日益好戰的中國。

實際上,自今年年初以來,北京和五花八門的國家逐一單挑。

它對新西蘭就支持台灣一事進行了說教,並且在新冠危機的應對問題上嚇唬德國和法國。

中共外交部甚至採用俄羅斯政府那樣的虛假信息宣傳活動,散布陰謀論說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國軍方帶到中國的。

但是,儘管中國共產黨及其官方喉舌和半官方喉舌經常警告各國激怒北京的風險,這種情況鮮有落實。

聯邦政府似乎投下賭注,只要保持鎮靜並且堅持到底就行。

全國各地的農民和出口商都心懷忐忑地希望聯盟黨做出的選擇是正確的。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ABC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