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長平:「習近平先生,推倒這堵牆!」

作者:

圖:柏林圍牆封閉時東德士兵逃亡鏡頭

今年是"六四"運動35周年,也是柏林圍牆倒坍35周年。曾經把柏林分為東西兩部分的那堵牆在35年前倒塌了,但是試圖將世界政治格局重新劃分為東方和西方的那堵牆依然存在,這就是中共的信息"防火牆"。

今天是"六四"運動35周年紀念日,請允許我再次分享一則往事。2011年11月的一天,我和幾位中國學者拜訪了德國勃蘭登堡州調查民主德國專制遺留問題專員普珀(Ulrike Poppe)女士。普珀女士帶我們去看牆上的一張照片,並同意我拍攝下來。照片上一位女士舉着橫幅,橫幅上寫着"克倫茨小平?--不,謝謝(KRENZ Xiaoping?-NEIN danke!)"。當時,六四血腥屠殺剛過不久,東德人民正在為自由而抗爭。抗爭者警告時任東德領導人克倫茨(Egon Krenz),休想效仿鄧小平的殘暴。

普珀女士和我們訪問過的許多其他德國專家都表示,中國學生和民眾在"六四"運動中表現出來的巨大勇氣和堅定決心,鼓勵了東德人的抵抗行動。"六四"屠殺五個月之後,柏林圍牆倒塌,成為冷戰結束的象徵。

因此,今年也是柏林圍牆倒塌35周年。我看到德國正在準備舉行無數的紀念活動或者展覽項目。對於德國人來說,儘管這段往事也意味着沉重的對抗、離散的家庭和無辜的生命,但是畢竟已經成為昨天,歷史定格於專制的倒塌和民主的勝利。因此,這些紀念活動中除了歷史反思之外,也洋溢着歡欣和慶祝的氣氛。

作為"六四"的親歷者、倖存者以及這場抗爭運動的真相和正義的尋求者,我對於這樣的氣氛時或感到不適。我期待這些活動中有人提及"六四"抗爭和鎮壓,遺憾的是,迄今為止,我還沒有看到任何一例。

從柏林圍牆到"防火長城"

自去年底以來,我就利用各種機會提醒我的聽眾和讀者,2024年的35周年紀念,不只有柏林圍牆的倒塌,還有一場屠殺和隨之而來的另外一堵高牆的建立。今年2月,我在特里爾大學的一場分享活動中強調,當年中國學生和民眾付出巨大的代價,推開了結束冷戰的新世界的大門。但是,西方在歡慶"勝利"的同時背叛了中國抗爭者,沒有懲罰鎮壓民主運動的劊子手,而是成為他們的支持者和合作者,使中共得以順利建造和加固了一堵意識形態高牆。

這堵高牆並不是"六四"鎮壓之後才開始構築,但是赤裸裸的血腥屠殺一方面讓專制政權扔掉了最後的遮羞布,發現自己用來維護統治合法性的道義謊言難以為繼;另一方面也讓他們發現,暴行並沒有帶來直接的懲罰,而是暫時有效地穩固了未經民主選舉而來的非正當權力。中共當局利用殘暴製造的恐懼構造非道義的謊言,我稱之為"去正義化教育"。

"去正義化教育"在官方意識形態話語裏是"反資產階級自由化"、"警惕和平演變"和"愛國主義教育",其技術手段體現為以"真理部指令"和信息"防火牆"(Great Firewall,又稱"防火長城")為標誌的媒體輿論管制和操控。

蘇聯東歐劇變之後,中共領導人多次強調其"慘痛教訓"之一就是放鬆對媒體的管控。中共御用學者們炮製了汗牛充棟的論文和著作,警告"輿論陣地的坍塌是埋葬蘇聯的最後一抱土"。數碼化和AI技術則為中共進行嚴絲密縫的思想鉗制提供了便利,新冠疫情的"封城"就是它讓每一個中國人都帶上電子鐐銬的"完美實驗"。

從"Ich bin ein Berliner"到"我們是中國人"

從去年秋天開始,我參與無國界記者(RSF)支持並由中國數字時代、人權觀察、自由之家、自由西藏運動、改變中國和維吾爾運動等四十多家人權團體聯合創立的"圓桌十九"組織的籌建。

由數十位媒體從業人士和專家組成的"圓桌十九"在"六四"35周年之際發表聲明,強調知情權為中國傳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黨專制政府對資訊的自由流動施加惡意影響,可靠資訊的缺乏危及中國未來,並承諾以各種方式支持中國民眾衝破一黨專制政府設置的重重阻礙,促進獲取獨立資訊,以及敦促國際社會採取各種方式支持中國民眾爭取資訊權。"圓桌十九"認為,知情權也是當年"六四"的核心訴求。

在6月3日召開的發佈會上,我作為"圓桌十九"發言代表之一指出,曾經把柏林分為東西兩部分的那堵牆在35年前倒塌了。但是,將世界分為中國和境外,將人類分為人和中國人,將世界文化分為西方文化和中國文化,甚至試圖將世界政治格局重新劃分為東方和西方的那堵牆依然存在,這就是中共的信息"防火牆"。

在今天的中國,不僅有關六四鎮壓的信息仍然高度敏感,而且由於缺乏信息和言論自由,中共的宣傳機器嚴重歪曲和醜化了全球民主抗議運動和世界人權。

讓我們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包括六四鎮壓受害者在內,中國大多數政治犯都因言獲罪。他們可能被判犯有各種莫須有的罪行,但他們所做的只是--表達異議。

一方面,中國政治空間異常狹窄,人們幾乎沒有可能從事言論之外的異議活動;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言論是一切的開端。獨裁者往往比其他人更能體察到言論的巨大威力。

我還談到,1963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甘迺迪在柏林發表演講時說:"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1987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里根在柏林圍牆前發表演講時說:"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今天,我希望國際社會能夠大聲疾呼:"我們是中國人!""習近平先生,推倒這堵牆!"

擁有專制的中共,比很多外國政客都知道,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全人類是一個整體。他們比很多外國專家都知道,"自由不可分割,倘一人為奴隸,則舉世無自由"。

因此,他們知道,想要奴役14億中國人民,必然而且必須與全世界為敵。

全世界不想受奴役的人們,必須大聲疾呼:"習近平先生,推倒這堵牆!"

延申閱讀:長平2012-2020年"六四"紀念日文章

2023年,德國之聲:屠殺發生不止一次

2022年,德國之聲:八九六四一座流動的紀念碑

2020年,德國之聲:六四尚未成功,全球仍需努力

2019年,德國之聲:六四之後中國製造--文明的衝突

2018年,德國之聲:"六四"對個體生命價值的摧毀

2017年,上報:"六四"仍在生長"現狀"不可維持

2016年,德國之聲:"六四"鎮壓,"文革"另一面

2015年,德國之聲:六四鎮壓模式改變了世界

2014年,南德意志報:Die Unterdrückung geht weiter(鎮壓還在繼續)

2013年,南華早報:Breaking the silence over June4(打破六四沉默)

2012年,德國之聲:"克倫茨小平"

作者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現居德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