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可心:從趙立堅「搞政治」言論談政治的真意與變異

作者:

趙立堅聲稱台灣當局是在「借疫情搞政治操弄」。(大紀元合成圖)

搞政治」這個詞語,近期時常被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提及。如近期多國政要支持邀請台灣出席世衛大會,台灣外交部部長吳釗燮披露,中共和世衛組織在2005年簽署了一份秘密《諒解備忘錄》,對造成台灣一直被排斥在世衛組織之外有着直接的影響。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聲稱台灣當局是在「借疫情搞政治操弄」。再如4月23日,針對澳大利亞支持國際獨立調查病毒來源,耿爽稱其「實際上是在搞政治操弄,干擾國際疫情防控合作,不得人心」。

中共所說的「搞政治」是何意?要想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簡單了解,什麼是政治。

政治的來源

東西方對「政治」這個古老詞彙的內涵的理解不同。「政治」一詞最早出現在《荷馬史詩》中,原意是城邦或衛城。雅典人把衛城稱作「阿克羅波里」,簡稱「波里」。雅典城邦制形成後,「波里」泛指城邦公民參與的統治和管理活動,即政治活動。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曾說「政治的目標是追求至善」。在古希臘人看來,人生活的意義在於實踐自己的德行,而人的德行要在公共活動中充分展現。在當今西方人眼中,除了宗教範疇的活動都被視為政治。而中國古代的政治一詞,更多的意義是君王和大臣管理和統治國家的活動。衡量政治活動的標準是道德,善政符合天意,惡政會受到上天的懲罰。這些觀念和西方的政治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之處是都追求道德的完善,不同之處是西方更強調公民參與國家治理的民主意識。

政治學上有三個角度來看政治,一是中國傳統的界定,把政治看作一種良善的統治方式,就是政府或君王以賢治國,以此達到社會安寧、經濟進步、人民安居樂業的狀態;二是孫中山先生在廣閱西方典籍後對政治下的定義–管理眾人之事;三是當代政治學對政治的界定,即價值的權威的分配,也就是與公權利的獲得、運作等相關的問題以及圍繞權利產生的各種社會關係和觀點等。

中國傳統的「政」與「治」

縱觀中國歷史,三皇時期為道治,順天道而行;五帝時期為德治,以德行天下。後來,「政」主要指國家的權力、制度、秩序和法令、符合禮儀的道德和修養。孔子曾說「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論語•顏淵篇》,釋義:「政」的意思就是端正。你作為官員自己帶頭端正,作出表率,誰人敢不走正道呢?)。而「治」主要指管理、教化人民,也指實現社會安定的狀態等。如「天下兼相愛則治」(《墨子•兼愛》)。

儒家經典中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概括了君主以德教化人,以德治國之理。古時道德高尚者視「政治」為推行仁義到國家的方式;後世賢德的君主、大臣均遵循替天行道、敬天愛民的思想。

共產主義治下的「搞政治」

馬克思的階級學說給「政治」賦予了額外含義,令政治包括階級鬥爭等內容。其實,「搞政治」只是共產極權制度國家使用的說法,它的含義是:爭權奪利、爾虞我詐;搞政治的人,通常被稱為「政客」,而在實行民主制度的國家中,只有「政治參與(political participation)」或「公民參政」,是每個社會成員都具備的權利,具體表現形式包括選舉、集會、示威抗議等,,沒有「搞政治」的概念。

中共治下的「搞政治」

共產主義統治中國後,政治成了爭奪統治權、鎮壓、批鬥、運動等的代名詞,中共推行缺乏基本道德觀念、崇尚暴力的專制「政治」,完全變異了現代西方和古代中國的「政治」內涵,而這種政治滲透到民眾生活的各個方面。

了解以上這些,便於理解中共所謂「搞政治」背後的含義。

在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的暴政下,公民表達政治訴求、參與社會管理的天賦權利早已成為一紙空文,在幾十年黨文化洗腦宣傳中,「搞政治」成了其打擊異己的棍子,令長期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談之色變,一提「搞政治」就覺反感,甚至心生恐懼。一講到「搞政治」,人們聯想到的是文革中的父子相殘、夫妻反目等慘劇;是中共用坦克屠殺請願大學生的血腥;是中共官場上的種種腐敗等。其實中共的「搞政治」不是正常社會的政治行為,它實為盜用政治之名以實施獨裁統治。正常的政治行為是基於一套完整的制度、法律與邏輯,即使古羅馬的奴隸制社會也是如此,上至君王下至百姓,都要受到法律與道德的制約。而共產黨的所謂制度、法律都僅僅是擺設,其真正行為是基於達爾文的叢林法則:暴力決定一切。

在黨文化的桎梏中,即使僅是談論爭取基本人權、自由和民主–這些中共執政前對中國以及世界許下的承諾,也被視為是在「搞政治」。漸漸的,在「搞政治」籠罩下的紅色恐怖中,中國人學會了自我審查,更學會了審查身邊的人。「搞政治」成為中共用來煽動群眾斗群眾的武器,同時被其利用來掩蓋自己的種種罪行;政治是為了政權的利益服務,而從來不是為了人民的福祉。

中共製造的「搞政治」概念有着多重標準,它一方面逼迫人們參與政治,另一方面卻又不讓民眾「搞政治」,把其行為與反黨、反政府等同起來;在中共的歪曲宣傳中,人們以為其它民主國家的「政治」也是如此。中共通過「搞政治」敗壞社會道德及普世價值,事實證明,以這樣反人性的政治理念為基礎的體制帶給中國人的只有連綿不斷的災難。

回顧歷史,自建政以來,中共利用國家權力和政府機制,動輒以「搞政治」為名,以階級鬥爭為綱領,實行階級滅絕;以暴力革命作工具,實行恐怖統治。它肆意屠戮,瘋狂殺人,鎮壓共產主義之外的一切信仰,用階級鬥爭理論和暴力革命學說,不斷消滅異己份子。自1949年來,中共「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工商改造、取締會道門、鎮壓宗教、「大饑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等各種政治運動,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自然死亡,如今對法輪功、新疆、香港人的迫害仍在繼續,犯下了漠視生命、濫殺無辜、群體滅絕的重大罪行。種種跡象都表明,中共利用暴力謊言維穩、罔顧人民性命的本性從未改變。

此次瘟疫給了曾經以及仍在受中共迷惑的中國人又一次清醒的機會。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看清中共政權的本質和民眾自身的天賦權利,放棄對中共政權的幻想,去掉對中共政權的恐懼;如果曾經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儘快聲明退出—這不是「搞政治」,而是擺脫中共控制、重獲自由的重要舉措。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