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二代:個人資產清零是個大概率事件 現在想出去也來不及了

—內幕:北京紅二代談特權和疫情衝擊

「這次疫情對中國人是滅頂之災,所有的中國人都是禍到臨頭了,沒有出路!經濟上怎麼辦?你就是死路一條。你還跟西方懟?那更是死路一條!所以我們面臨的是生死的問題,但是相信黨媒的中國人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啊!」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患者出現隱形缺氧,血氧在無明顯癥狀的情況下降到危險值。圖為醫生治療病患。

大紀元編者按:肖凡(化名),紅二代,五十多歲,北京一家公司的老闆。這是他的口述整理。雖然他和父母受益於中共,但他認為,在這個歷史的拐點,「你要欣然接受它的滅亡」。)

我們與老百姓的生活,確實差別很大

我從小就有優越感,因為覺得我爸是解放軍,參加過革命,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

高幹子女都吃香的喝辣的,67年,我3歲的時候進高幹的幼兒園時,我們阿姨都是穿軍裝,我們每天早飯就是牛奶了,我還記得那時候小孩都是一碗一碗地zhōu到地上,農村是想像不到的。

軍隊裡頭有明文文件,少將以上幹部子女,犯多大的事也不允許逮捕,他們不受法律約束,所以他們想幹嘛幹嘛。所以才有的聯動紅衛兵,文革時真正在北京打死人的,給人剃陰陽頭的全是聯動,全是高幹子弟,他們天馬行空。

北海旁邊有個叫三座門的地方,是高級幹部的會所,我們叫總參管理局服務處。裏面什麼娛樂都有,每周末將軍元帥們就去玩,一車一車的文工團女孩都被拉去跳舞什麼的。

小時候我覺得我們當家作主了,全體人民就像我這樣過着幸福生活,後來一瞅還有那麼多窮人。那會兒北京衚衕的垃圾堆,天天都有小孩和小腳老太太,拿個耙子扒拉裏面沒燒透的煤球,拿回去燒,穿的可破了。我同學父母還在街道糊糊紙盒呢。長大以後一想,我們的生活,與老百姓的生活,確實差別很大。

六四

是六·四使我的人生發生了變化,我不是黨員,就是因為六·四。

那時我每天都去天安門廣場,我當時特別遺憾後悔,我怎麼早畢業了兩年,要不我肯定也在裡頭。那時包括好些幼兒園的阿姨,都帶着小孩在路邊舉着小旗,搖旗吶喊!特別激動。

那天晚上,我同學拿電話,給我聽外頭的槍聲,就聽見噠噠噠,噠噠噠!響成一片。我爸說:「你今天不能出去啊!通知了,任何家屬都不許出院!今天晚上肯定出事!今天晚上弄不好要開槍!

我說:不可能,怎麼會開槍哪?共產黨不是不向人民開槍嗎?我爸說:「我當兵這麼多年,我能不知道,肯定開槍。」

我受的教育不會相信它會向人民開槍的,絕對不可能啊,你是人民的政黨,對不對?你為人民服務,你怎麼會向人民開槍?

後來我當了單位的團總支書記,兼集團公司團委常委,公司經理就說:「你都是團委書記了,趕緊入黨吧,寫個申請書。」我吭吭哧哧不想寫,他說:「你不寫也行,我寫,你簽個字行嗎?」我說:「不。」

我爸勸過我,你應該入黨,入黨就一切都順了,我沒答應。

後來單位要人人過關,六四這件事都得表態,我就不表態,開會的時候,我不僅不表態,我還反着說。

在中國,你掙再多錢也沒有希望

90年代初,我下海掙了很多錢,當時也一度覺得,89年六四鎮壓學生可能也是對的吧?後來知道這麼想自私啊。

我父母說:「你就是共產黨養大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沒有我們就沒有你。你看你從小生活得那麼好,後來又掙了錢,你為什麼還說共產黨不好?」確實,我智商不高,到了美國還不如在中國混得好呢。但人不能只從個人的利益考慮吧。

我有一個好朋友,意大利留學,入的意大利籍,特別有才。他總說共產黨好,我們爭論,最後他承認:「我的好多資產都在大陸,所以我就說大陸好。」他說:「你受到它的恩惠比我還多啊,你為什麼還整天批評它?」

我說我們談的是社會,是人性,是這個體制,為什麼非從個人利益角度去考慮?我們談的是人類的發展,中國向何處去,不是我們個人向何處去,是中國這一群人向何處去,中國這社會怎麼辦?不是你自己怎麼辦?你如果考慮你自己,就不用考慮這些問題了吧。

確實,我父母有的是錢,我爸一月兩萬多離休金,什麼都不用花錢,去301住院,在ICU你住一年都沒事,ICU一天5000,一分錢都不用花,連轉賬報銷都不需要。

它確實也使我受益,但真為這個國家和民族好的話,你首先要放棄個人利益。到了歷史的這個拐點,你要順應它,你不要為個人利益去阻礙它,如果你認為這個方向對,你要欣然接受它的滅亡。

很多人說共產黨好,就是(因為)利益。但這肯定不是一個正確的體制啊,這麼下去,中國是沒有希望的,你掙再多錢也沒有希望。這方向整個都錯了,這種體制是修正不了。

我們從來就沒有「真」過,怎麼敢肯定它這次就是真的?

我不相信它統計武漢肺炎死亡的數字。它(中共)從來就沒有真過,你怎麼敢肯定這次就是真的?

從58年就畝產1萬斤、10萬斤了,那個數字是假的,它敢明着說假話。怎麼能肯定現在的數字是真的?六四天安門死多少人有準確數字嗎?那麼嘎達一點地方,不好統計嗎?往近了說,03年薩斯究竟感染多少人?死了多少人?那個數字都不敢說是真的,這次你怎麼敢相信是真的?撒謊已經成為它的一種本能了。

推特上也很多幫它撒謊的。凡是極左、五毛的帖子和文章,現在瀏覽量都特別大,推特上做五毛節目,收視率和收入遠比那些右派的人多得多。做自媒體的,原來罵共產黨比誰都狠,現在舔的比誰都歡,為什麼?因為它方向調了180度,它的流量多了N倍,收入多了N倍!就是因為利益,中共肯定給他錢了啊,他原來也就幾萬粉絲,現在是幾十萬,那個利益太大了。

當然很多人發自內心地給它洗白,那就更可怕!我就刪了一些好朋友,太五毛了,實在忍受不了了,就拉黑了。

表明上是因為疫情,其實還是對這個體制的態度,我沒法和他們溝通、沒法聊。

在美國的所謂華僑,真正英語特別好、能融入主流社會的極少極少,身在美國,他們還是在華人圈子裡,跟在國內沒有任何的區別,他們掙的錢也是華人的錢,信息也是來自於華人。

唯物的教育,使人特別怕死

就是(中共搞的)這個唯物的教育,使人特別怕死,中國人最怕死,從我父母那一代就是。他們覺得人死了,什麼都沒了,所以他們特別恐懼死亡。

公開報導的武漢這個醫院的病人,沒有一例跟醫生說:「不要救我了,我歲數大了,你們救年輕人吧。」沒有一個這樣的報導。但在外國這很普遍,很多人不去醫院,不去爭醫療資源,死就死了,人家是有宗教信仰的,他們普遍地不像中國人那麼怕死,他們對死並不是那麼恐懼。

台灣這個地方,千萬不能再被玷污了

我原來也是那種民族主義的憤青,認為中國人一定要怎麼樣,中國人受了欺負我接受不了,看到八國聯軍、英法聯軍、日本鬼子侵略,我也義憤填膺,從小就是「我們要解放台灣!」希望統一台灣。

但去了幾次台灣以後,我深深感到,台灣這個地方,千萬、千萬不能再被玷污了,這是華人唯一的一個希望了,這個地方要沒了,中華民族整個就完蛋了,就剩下咱們這些爛人了。我不希望兩岸統一,台灣獨立才好呢,因為那是台灣人民的生活,我們無權干涉。

我非常欣賞蔡英文,以前她對大陸態度堅決,大家還覺得有點過分,現在看,她做的是對的,否則這次台灣早被武漢肺炎給攻陷了。大陸對台灣的滲透越來越可怕,如果不是民進黨,台灣早就被攻陷了,不只是被病毒,是被各種各樣的東西攻陷了。

香港人願意付出生命來去爭取,我們大陸人根本做不到

關於香港反送中)的事,微信上的說法,別信,沒有真話!這麼多年過來,哪件事是真的?如果真像它(中共)宣傳的,怎麼會有一二百萬香港人上街?北京這麼大,六·四的時候都沒有這麼多的人上過街。

這次香港沒上街的全是老頭、老太太和嬰兒,成人大部分都上街了,這就是民意!你怎麼能說他們沒有道理呢!你共產黨不也宣傳人民是正確的,人民是最偉大的,人民什麼時候出過錯誤?這就是民意所在,如果是民意,你就應該接受,你就應該坐下來跟人家談。

香港人認為自由是一切,人格是一切,你妨礙了我的自由,威脅到我的人格,我是不能接受的,而且香港人願意付出生命來去爭取,這個我們大陸人根本做不到啊。我覺得香港年輕人保持了中國人唯一的或者說是極少的那種血性,我們大部分人沒有血性,大陸人只有獸性。

我常參加一些活動,都是特別有錢人的聚會,打高爾夫的年卡就一百多萬,算是各個階層的精英了,看着都挺聰明的。香港反送中,這幫人搶着說:「咱們就是對香港人太好了,就不該對他們那麼好,對待他們,就應該像對待法輪功那樣,把他們抓到大陸來,讓他們生不如死……」都是這種言論,我聽了觸目驚心啊!

利益可以讓大陸人反對批評香港年輕人,但再壞的人都想不到這一招吧?說把他們抓進來,像對付上訪的人、法輪功一樣,給他們用刑,讓他們生不如死?這是多惡的人才能想出來的?

我一朋友娶的是香港媳婦,拿的是香港的長居,他微信天天罵香港、罵香港年輕人。他信息的來源就有問題,香港所有的報紙都是那麼寫,他不知道香港所有的報紙都淪陷了,國外的BBC也是這麼寫。

其實不完全是(接收到的)信息的問題,主要還是人性,就是人是否善良的問題,沒有別的原因。人和人最大差別是人的良知,有了良知什麼都有。

大陸人實在沒良心啊,每年堅持紀念六·四、堅持點蠟燭都是香港人,他們成功了,對我們大陸是有好處啊!

自由不好嗎?我說的不是行為自由,是思想自由,思想自由了,其它都自由!行為自由那是為所欲為,那在西方民主國家也是不行的,你打了人、侮辱了人,你要受懲罰的,代價是很高的,法律約束對所有人都是嚴格的。但在中國犯了罪,你都可以不受任何制裁!

大陸人其實根本理解不了香港人的想法。豬怎麼能理解人的想法?豬認為你人有飯吃了,還折騰個啥呀!你還要啥思想呀?你有飯吃不就得了嗎?

我們國家是最沒有希望的地方

我們(大陸)更物質,要不怎麼叫唯物主義呢?掙到錢了,這個實惠,以為放棄點自由無所謂。

開始我們很多人都和美國民主黨一樣,認為我們積累到一定程度,有錢了,就會爭取自己的權利、自由。後來我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第一,我們是公有制。汽車是私有的,15年就報廢了;房子不是你自己吧,70年產權,土地不是你的吧?你沒恆產,哪來的恆心?第二,我們這些先富起來的這些所謂的中產階級,所謂掙大錢的人,不是靠正常經營、正常競爭,都是靠資源、靠關係、靠特權,能指望這些人嗎?共產黨是他的大客戶,他的錢是大客戶給他的,他怎麼能損害大客戶的利益?

就是馬雲掙的錢,共產黨要不高興了,分分鐘就收回來!

其實,哪怕有皇上,有所謂的獨裁統治,只要是私有,這個國家都有希望啊;或者說公有制,你這個國家有信仰,也有希望。我們是又沒信仰、又沒私有制,所以我們國家是最沒有希望的地方。

你怎麼能恨美國呢?你應該感謝美國啊

很多中國人沒有感恩的心理,你怎麼能恨美國呢?你應該感謝美國啊,如果沒有美國,我們是不是都得說日語了?你打得過日本人嗎?

改革開放以後,您這些外匯哪來的?一多半都是美國的。沒有美國你改革開放個屁呀,沒有美國允許,那些資本主義國家誰搭理你?你掙的錢哪來的?你的安全哪來的?沒有美國,你早被蘇聯滅了。我們不說(美國用)庚子賠款(在大陸建了)什麼協和醫院、燕京大學,就說1949年以後美國給了你多少東西?沒有美國你根本就活不到現在。

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受人點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凡是罵美國的人都知道這句話。但很多人的思維方式,要麼從自己的利益出發,要麼從黨的利益出發,根本沒有人的修養,沒有民族和國家的這種高度。

很多人叫囂的東西都是違反常識的

很多人叫囂的東西都是違反常識的。其實國民黨在位的時候,可以查查歷史文件,他就沒幹過一件特別不恥的事,他沒有屠殺過一次中國人民。他是搶過錢,據說提建議的那個經濟學家也是個中共地下黨;(中共宣傳的)四大家族怎麼橫徵暴斂的,也沒有事實依據。

如果你相信抗日是共產黨打的,我給你講些常識。共產黨拿什麼打?日本鬼子都是用刀砍死的嗎?你砍得着他們嗎?世界公認日本的肉搏能力,即使是國民黨的士兵,跟日本鬼子拼刺刀,三個人也打不過一個日本鬼子,據說六個共黨也打不過一個日本鬼子,共黨士兵的戰鬥素質不如國民黨軍隊啊。

地道戰都是假的,村裡挖地道是為了躲日本鬼子,沒人用地道打日本鬼子,你跑都跑不贏,還打?拿什麼打?民兵就是那破槍,槍里就五顆子彈,你敢和人家打?咱們都是漢陽造,那子彈出去都是亂飛的,打都打不着人家。所以日本人來了,你只能鑽地道躲。地道有,哪來的戰?不存在地道戰。

五毛天天喊解放台灣,他們連槍聲都沒聽過,槍聲一響,他們就得給嚇尿了。現在(中共)說打台灣,那就是轉移視線,意思你們都別把精力盯在我的醜事上。

(說武統台灣)為了國家利益?你國家就是一個組織,國家是為保證我的個人利益而存在的。對我來說,我兒子利益就是一切,他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沒有任何人可以剝奪他的生存權利。

你看日本年輕人就有這個高度,有人採訪日本的年輕人問:讓你上戰場去犧牲你願意不願意?那小伙想了半天,說:有這樣的國家嗎?如果有的話,還是讓這樣的國家死了算了。

還有,你老覺得共產黨養着你,你沒有工作嗎?你不工作誰養着你?如果說被養着,那還是國民黨養着你更好,國民黨同級別的,他退休了給多少錢?你退休了給多少錢?

你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人民的幸福生活?台灣就一直沒有共產黨,那生活一直就比你好!

再說說中國的財富哪來的,是因為中共把綁着人民的鎖鏈鬆了松,就是所謂的改革開放,那是人民應該擁有的,不是它給的恩惠!那時它就給你解開了一隻手,你現在是一隻手、一條腿在幹活,你都豐衣足食了,如果全放開的話,中國人一定會很好的。

中國是人多,那國土還大呢,人口密度不是最大的,印度、日本人口的密度也比你大得多,人家從來就沒有吃飯的問題。

還有,那個地是你共產黨種的?那個工業品是你共產黨生產的?沒有!都是勞動人民的,他們這些人不產生任何的GDP和糧食、工業品,可是為什麼奪農民的糧食吃?

大饑荒是不能被原諒的。清朝時,江浙都不會餓死人的,那三年也餓死了五萬人。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就別說上千萬人餓死,就是你跪下來,怎麼懲罰你也不為過!

這次疫情對中國人是滅頂之災

這次疫情對中國的影響太大了,很有可能我們之前多少年的這個努力都白費了,所有的財富都將歸零。

個人資產清零是個大概率事件,現在想出去也來不及了。

我兒子在日本,我不讓他回來了,回來幹嘛哪?日本更安全,兩個國家的水平在那兒呢,科技水平、衛生水平、醫療水平,你和日本沒法比,我相信日本,絕對的!日本說了,所有的外國人如果這次染病了,都是免費給你治療,中國你得是確診了才免費,不確診不給你免費的,所以我們確診的少啊。

這次疫情對中國人是滅頂之災,所有的中國人都是禍到臨頭了,沒有出路!經濟上怎麼辦?你就是死路一條。你還跟西方懟?那更是死路一條!所以我們面臨的是生死的問題,但是相信黨媒的中國人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啊!

像我這麼自保的人,都屬於挺激烈的了,我在微博和微信上都是比較小心的,太刺激的話不說。就是那種自我保護的本能吧,現在絕大部分中國人都是這樣,自我審查

這麼多年洗腦,真的把人洗得跟豬一樣的思維,鎮壓太厲害,所以我們這樣的人不敢動,我們不是不敢想,是不敢說、不敢動。但我也準備在推特上講一些故事,講一些簡單的常識,現在有很多奇怪的言論甚囂塵上,就是大家缺乏最簡單的常識。

肖凡(化名)口述,尚雲天整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