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台灣中西醫合作 病人最快8天病毒消失

作者:
今年一月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台灣衛生福利部中醫藥司、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就着手擬定中西醫合併治療武漢肺炎指引。今年四月研究團隊與三軍總醫院、台中榮民總醫院展開中西醫合併治療,西醫主要以支持性療法治療患者,中醫則鎖定病毒清除、穩定身體的免疫調控,14名確診個案經中醫治療,不僅發燒癥狀緩解,心跳、血壓也明顯穩定,有12個人已經出院,另有2人近期才確診,仍在用藥觀察中。

台灣中醫創新突破8-10天內清除武漢肺炎病毒(視頻截圖/公視)

台灣的國家中醫藥研究所由所長蘇奕彰所率領的研究團隊,從4月3日起與兩家醫院合作武漢肺炎病患中西醫合併治療,針對14名確診個案中,短短8到10天就有12人的病毒三次采檢陰性出院。至於台灣的處方與中國中醫藥管理局公布的「清肺排毒湯」有何差異,蘇奕彰提出,台灣處方在臨床治療更有針對性,所以還是採用自己的想法處理。

蘇奕彰指出,今年1月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台灣衛生福利部中醫藥司、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就着手擬定中西醫合併治療武漢肺炎指引。今年4月研究團隊與三軍總醫院、台中榮民總醫院展開中西醫合併治療,西醫主要以支持性療法治療患者,中醫則鎖定病毒清除、穩定身體的免疫調控,14名確診個案經中醫治療,不僅發燒癥狀緩解,心跳、血壓也明顯穩定,有12個人已經出院,另有2人近期才確診,仍在用藥觀察中。

蘇奕彰解釋這次療程,中西藥的比重如何?「西醫有很好的支持性治療,針對病毒的治療,防疫中心有通過一個是在北、中、南地區試驗的新葯瑞德西韋或羥氯奎寧並用,西醫的治療由西醫決定,加上中醫的治療進行觀察。有些病人在奎寧上有不良的反應,醫師會停掉,完全在中西醫很很好的合作下,進行的臨床治療模式。」

台灣的國家中醫藥研究所由所長蘇奕彰公布中藥處方助抗病毒、免疫調控。(記者黃春梅攝)Photo: RFA

蘇奕彰說明,有些病人住院比較長時間,因為還沒有「轉陰」也有一些癥狀,照會中醫、採用標準處方之後,有些狀況改善比較明顯,增加很多會診的案例數,最後資料累積起來。

為了要清楚這些葯的作用是不是只是支持性的治療,研究團隊進行研究所里很多基礎的研究,鎖定對抗病毒的一些機轉經過重複測試,可以確定對病毒的「棘蛋白」跟ACE-2接受器結合有很好的阻斷作用,

這次中醫治療部分,一開始就分為兩部份,一部分是抗病毒、另一部分就是免疫調控。蘇奕彰指,2003年SARS期間,多數病人惡化是因為「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所造成的問題,所以SARS之後他們有些系列的研究,針對「細胞激素風暴」調控讓它能下降,過程找到一些中藥,所以在這次的處方也有調控「細胞激素風暴」的藥物。

蘇奕彰:「這次的處方在兩個醫學中心,病人服用的藥物,我們進到實驗室也重複確認,對這個機制也確認有一些很好的作用存在。可以針對這些『細胞激素』讓它下降,不要去啟動很強的免疫反應。」

台灣中醫創新突破8-10天內清除武漢肺炎病毒(視頻截圖/公視)

中藥「預防性」處方效果近乎疫苗

蘇奕彰也解釋,這項中藥方劑不僅能快速清除體內病毒,還能抑制重症患者體內的「細胞激素風暴」,避免免疫系統失控,更能透過上述效果避免病毒感染,幾乎已發揮到「疫苗」的作用。

蘇奕彰:「疫苗是希望能讓病毒入侵身體時,身體形成抗體可以把病原阻斷掉,我們如果讓中藥在一開始就抓住病毒的『棘蛋白』,讓它不要入侵細胞,產生類似的作用。我們也在想如果早期中醫強調用預防性處方,對高危險或剛感染的個案,可以在前面有很好的處理。」

台灣拒絕採用中國大陸研發藥方

基於擔心民眾會自行找中藥服用,製造不必要的困擾,蘇奕彰並未公布「處方」。今年2月中國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辦公室曾經發出關於推薦在中西醫結合救治新冠病毒感染得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湯」,其中處方的組合包括麻杏石甘湯、射干麻黃湯、小柴胡湯、五苓散等。蘇奕彰比較兩岸處方的差異表示,在2003年兩岸中醫層針對SARS治療,就是採用這種分期治療模式。台灣也特別留意中國大陸一些學者在這次提出的看法,原則上也有些分期治療模式。「清肺排毒湯」大致綜合5個方劑、21個藥物,作用比較廣泛。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出關於推薦在中西醫結合救治新冠病毒感染得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湯」。(截圖自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網站)

蘇奕彰:「一般我們會希望在臨床治療比較有針對性,越廣泛對藥物的調控越困難,我們還是採用我們台灣的想法做處理。」

近日有瑞典媒體報道稱,瑞典對來自中國的「連花清瘟」藥物進行檢測,發現成分僅為薄荷醇,稱對治療新冠肺炎沒有作用,並限制該藥物入境。此前《中國青年報》5月6日說,4日晚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應邀為留學生答「疫」解惑時表示,「進行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地有效。」中國國家葯監局也於4月14日正式批准連花清瘟在藥品「功能主治」中添寫,可用作治療武肺輕症病例。

蘇奕彰分析,「連花清瘟」是傳統的麻杏石甘湯、加上連翹、金銀花、就是清代常用的一些魚腥草藥物,裏面有部分也在台灣研究團隊的處方之中,用到一些類似的藥物,大概可以推測這處分會有部分效應,這可能是大陸幾個學者、院士他們看到有些作用;

蘇奕彰:「我們的處方是更針對COVID-19分階段的特性,做更清楚地釐定。將來整個實驗資料再三確認後,會很清楚用學術論文讓大家了解。」

蘇奕彰稱,他們提出的處方,在台灣4校附屬醫院以及大型醫院討論過,大家都認同。但是作為「國家指引」還要提案送到防疫中心,經過專家確認。未來如果全球擴散再影響台灣,研究團隊會把處方準備好,將來為中西醫合作做最好的準備。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