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最新人證 歐洲運動員去年10月武漢軍人運動會多人懷疑中共病毒染疫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聲稱,中共病毒可能是由美軍在參加世界軍運會期間帶到武漢的,由此引起中美之間的輿論戰。近日,歐洲參加此項比賽的運動員紛紛表示,去年十月前往武漢參賽時就感染了中共病毒,再次把武漢世界軍運會與中共病毒疫情聯繫在一起。

2016年6月14日,在里約奧運會,法國女子現代五項世界冠軍庫威爾(Elodie Clouvel)和她的男友現代五項世界冠軍(Valentin Belaud)。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聲稱,中共病毒可能是由美軍在參加世界軍運會期間帶到武漢的,由此引起中美之間的輿論戰。近日,歐洲參加此項比賽的運動員紛紛表示,去年十月前往武漢參賽時就感染了中共病毒,再次把武漢世界軍運會與中共病毒疫情聯繫在一起。

正當全球對於中共病毒起源爭論不休時,法國女子現代五項世界冠軍庫威爾(Elodie Clouvel)近日出面說,自己和男友貝勞(Valentin Belaud)在去年十月前往武漢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時就感染了中共病毒,時間比中共通報首例的12月31日早了整整兩個月,這使得武漢世界軍運會與疫情的關聯,開始被正視。

庫威爾接受法國當地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法國代表團在中國武漢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時,包括她自己和貝勞在內的不少人都感染了中共病毒。運動會後,她和其他法國運動員就都生病了,而且都有同樣的癥狀,當時以為是得了流感

但是,庫威爾覺得很奇怪,因為她有的癥狀是之前從未有過的,而他們並不知道是中共病毒,因為當時還沒有人談論中共病毒。他們從武漢回來後,中共病毒開始流傳,人們才開始談論這一病毒。她說,「有很多參加這一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運動員事後病得很重。我們最近看了軍醫,他才告訴我們,他認為我們感染了這一個病毒,因為法國代表隊的許多人都曾經生病」。

另一位參加了軍運會的法國運動員也向媒體表示,從武漢回來後,好幾天有中共病毒的癥狀,當時以為是得了流感。不過,另外一位參賽的阿多納茲(Aloïse Atornaz)不認為在武漢軍運會時感染了中共病毒,因為他們被超級保護,法國隨隊的軍醫有二十幾位,身體檢查極為嚴格。

武漢軍運會聚集了100個國家將近一萬名的運動員,這些運動員是否在不知不覺中把中共病毒帶回法國或其他國家?法國國防部最近出面澄清:在參加軍運會的代表團中,沒有收到任何一位參加運動會前後,甚至重返法國後發現感染類似中共病毒癥狀的報告。法國國防部還表示,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參加這一軍運會的國家宣布發現其團員感染了中共病毒。

然而,意大利前奧運擊劍冠軍選手塔利亞里奧爾(Matteo Tagliariol)也有和庫威爾同樣的經驗。他參加武漢軍運會時,曾出現類似中共病毒的癥狀,同住的5名運動員也出現同樣症況,很久才康復。但是最糟糕的是回家一周後,他發高燒,呼吸困難,吃抗生素都沒用,三周後才康復,並且長期處於虛弱的狀態,然後他的兒子和伴侶也生病了,也沒想到幾個月後中共病毒疫情就爆發了。

"有人問我十月份的武漢軍運會之後是否生病。當人們開始談論這個病毒時,我意識到:自己當時是被傳染了。我的這些癥狀同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癥狀是吻合的。我是一名運動員,以我的身體標準來看,我當時的狀態非常差"。

瑞典代表團同樣有多人在參加軍運會後發病,包括游泳運動員史塔克奇歐第(Raphaël Stacchiotti),癥狀主要為高燒,瑞典政府流行病學家對此表示,這很自然地可以假設,去年11月中共病毒就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傳播開來了。

盧森堡一位游泳運動員亨克斯(Julien Henx)也說,同團有兩人在參賽期間就生病了,他特別指出:「20萬名中國志工,每晚都回家,很可能因此將病毒傳播給參賽者。」

5月5日,國際醫學期刊《感染、遺傳學和進化》(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網上發表英國一項新的基因研究指出,從系統進化估計來看,中共病毒大流行開始的時間大概在2019年10月6日至2019年12月11日之間,這也大概是病毒從自然宿主進入人類社會的時間。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